【约瑟用计试验哥哥们】44:1-34

2013-10-09 10:29:43 陈达长老 人次浏览 来源 字号:T|T

【约瑟用计试验哥哥们】
44:1-34
读经:创44:1-34
提前 2:5因为只有一位 神,在 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
来 7:22既是起誓立的,耶稣就作了更美之约的中保。
约壹 2:1我小子们哪,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要叫你们不犯罪。若有人犯罪,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

引言:
本章开始于43章的筵席欢乐过后。约瑟的兄弟们离开他要动身回迦南了。约瑟吩咐他的家宰把粮食装满这些人的布袋,又秘密地把他们的银子放还各

【约瑟用计试验哥哥们】

44:1-34

读经:创44:1-34

    提前 2:5因为只有一位 神,在 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

    来 7:22既是起誓立的,耶稣就作了更美之约的中保。

    约壹 2:1我小子们哪,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要叫你们不犯罪。若有人犯罪,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

 

引言:

章开始于43章的筵席欢乐过后。约瑟的兄弟们离开他要动身回迦南了。约瑟吩咐他的家宰把粮食装满这些人的布袋,秘密地把他们的银子放还各人的袋中,并将约瑟特别的银杯放在便雅悯的袋中。又以谁偷了银杯谁就要留下做约瑟的奴仆。结果在便雅悯的袋中找出银杯,哥哥们无言以对。但是哥哥们没有放弃便雅悯,他们甚至以自己的性命来代替最小的弟弟,犹大作了中保的事情

犹大那出于肺腑心肠的代求,这是一篇从未有人如此坦率、最诚实的话。于感情的深度和真挚的上尤其的令人动容。不过最令人希奇的,这话竟出自一个昔时如何无情以致使他父亲忧伤的人口。

约瑟的试验是成功的,他的哥哥们真的改变了。他们对父亲的偏爱便雅悯不嫉妒了,对便雅悯在宰相面前蒙恩也不眼红了。不但如此,他们甚至爱护他们的小弟。生命的改变是于神。

 

一;暗放银杯在便雅悯的口袋里,以试验哥哥们的反应(1-13节)

 

    创 44:1约瑟吩咐家宰说:“把粮食装满这些人的口袋,尽着他们的驴所能驮的,又把各人的银子放在各人的口袋里。

约瑟曾吩咐家宰装满这些人的布袋。此举含有超过商业交易的慷慨。这些人自然留意到这样的款待并感到满意。“尽着他们的驴所能驮的,”原文并无字,故本句可以译作:“尽着他们所能驮的”(as much as they are able to carry),中文和合本的译法,可能是考虑到第3节,而有意使之前后一贯。

“又把各人的银子放在各人的口袋里”。银子是故意的放在袋中,像上次一样,要在弟兄们心中引起神秘的意识,并导引他们想到其中乃神的手所运行。也看到约瑟供应他们免费的粮食。

我们的主也是白白供应我们属天和属地的粮食。主的供应总是绰绰有余,装满我们

 

    创 44:2并将我的银杯和那少年人籴粮的银子,一同装在他的口袋里。”家宰就照约瑟所说的话行了。

    “那少年人,”指便雅悯。约瑟特别的银杯是放置在便雅悯的袋中,自然会使便雅悯铸成偷窃的罪。这就试验这些哥哥们如何在一个危急的关头对待便雅悯的一次好机会。试验他哥哥们的反应,是否关心幼弟便雅悯的安危。

    便雅悯口袋里的杯,是约瑟给的;我们所有的遭遇,都是主所量给的。神对我们的试验是他智慧的安排,直至我们得着成全为止。

 

    创 44:3天一亮就打发那些人带着驴走了。

    由本节可见,约瑟的家宰是在晚间,趁着他们在睡梦中的时候,偷偷地把银子和银杯放在口袋里,一大早就叫他们走,使他们没有机会查看自己的口袋。带着驴走了:

    “天一亮”的原意是at the morning light,表示清晨,是11位兄弟之喜乐的清晨。昨天便雅悯没有事,西缅也被释放了,与一国的宰相一同宴乐过后籴粮成功就住了一夜。喜乐的清晨,10个哥哥带着便雅悯,和装满的免费粮食,得意地离开了那么紧张的埃及地,

 

    创 44:4他们出城走了不远,约瑟对家宰说:“起来!追那些人去,追上了就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以恶报善呢?

约瑟对他的家宰所交代的话。约瑟叫家宰赶紧追赶他们的原因是:(a)若他们走了太远,他们的回城有所不便。(b)立刻追赶表示他们犯了大罪。“以恶报善”的“善”是指约瑟释放西缅,并招待他们饮宴(参43:23,34)。“恶”指他们偷了约瑟的银杯。

 

    创 44:5这不是我主人饮酒的杯吗?岂不是他占卜用的吗?你们这样行是作恶了!

“这不是我主人饮酒的杯吗?”指主人所喜爱之物。“岂不是他占卜用的么?”占卜的杯是埃及人求神问卜的道具;“占卜”的原形动词(nachashto hiss,to whisper)意思是发嘶嘶声,原来是从蛇类爬行的声音而衍生出来的字。它的名词意为蛇或龙(31)。有人(Jamblichus)说,当代埃及人用银杯占卜是事实。其方法是,把水装在杯里,然后把金属片丢在水里,观察水面的现象来断定事物的吉凶。这习俗现今仍有(Lange)。

约瑟只是藉以凸显那只杯的贵重性,因为偷窃宗教仪式所使用的物件,乃是极严重的罪。亦有解经家认为此句可译为:他已经将它占卜出来了,意即他已经查出它的藏处了

约瑟是敬畏神的人(参41:16),必不行占卜;他在此乃是故摆姿态,装作会占卜的埃及人来试验他的兄弟们。

 

    创 44:6家宰追上他们,将这些话对他们说了。

弟兄们还没有走多远就被约瑟打发来的家宰追上。就把他们当成以恶报善的恶人。并告知他们这银杯是约瑟用来占卜的。他们突然变成小偷的身份。

 

    创 44:7他们回答说:“我主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呢?你仆人断不能作这样的事。

约瑟的兄弟听了家宰的话,就立刻惊慌失色。觉得每样事情都甚为神秘。“断不能作这样的事,”按原文所用的字,含有若作这样的事,便会招致咒诅,成为不洁,或被除灭的意思。

 

    创 44:8你看,我们从前在口袋里所见的银子,尚且从迦南地带来还你,我们怎能从你主人家里偷窃金银呢?

弟兄们拒绝这难以解释的罪责,而提述他们前次在布袋里所见的银子尚且带回埃及来。以此增强支持他们所声言清白的事实。这样诚实的兄弟怎会有偷窃的事呢?

他们又说怎能从大官的家里偷窃金银呢。他们拿出一项实例来证实他们是诚实人。

    创 44:9你仆人中,无论在谁那里搜出来,就叫他死,我们也作我主的奴仆。”

    最后,兄弟们严肃地说,倘若在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布袋中搜出那杯来,那人就是犯了偷窃,就叫他死,其余的也愿作我主的奴仆他们所提出来的两个方案的内容非常严重,是为要表明他们的绝对清白。

弟兄们就如此完全相信那杯不会发现在他们任何一人的布袋中。他们问心无愧,因此敢于说出愿受极严重的处罚。这些雅各的孩子们真像他的父亲当年的行为。

创 31:32至于你的神像,你在谁那里搜出来,就不容谁存活;当着我们的众弟兄你认一认,在我这里有什么东西是你的,就拿去。”原来雅各不知道拉结偷了那些神像。

 

    创 44:10家宰说:“现在就照你们的话行吧!在谁那里搜出来,谁就作我的奴仆,其余的都没有罪。”

家宰虽然按照他们的话去搜查,但他没有叫当事者死因为他清楚知道主人的银杯在便雅悯的口袋里,是他亲自所放进去的(2节)。

“在谁那里搜出来,谁就作我的奴仆,其余的都没有罪。”所以他只说,那当事者作我的奴仆。家宰乃是照着约瑟的意思,只要将便雅悯一个人罗织入罪,以查看他哥哥们的反应如何。

“谁就作我的奴仆,其余的都没有罪,”这与第9节的就叫他死,我们也作我主的奴仆相较,受罚的程度减轻许多,因为搜查银杯的目的不在于惩罚他们,乃在于试验他们的存心。

    创 44:11于是他们各人急忙把口袋卸在地下,各人打开口袋。

    创 44:12家宰就搜查,从年长的起,到年幼的为止,那杯竟在便雅悯的口袋里搜出来。

他们急忙打开口袋,表示他们是清白的。家宰从年长者流便的口袋开始搜查到年幼的为止,家宰特意从年长的开始搜查,以消除他们可能认为他故意栽赃的疑虑。

十六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画家Francesco Bacchiacca作品 约瑟的侍从们要搜查酒杯.jpg 

十六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画家Francesco Bacchiacca作品 约瑟的侍从们要搜查酒杯。”

 

这里没有提到装在各人口袋里的银子(参1节),因为第5节的指控只提及银杯。在每个人的口袋查出银子,会使他们诧异万分。更出人意料之外的是“那杯竟在便雅悯的口袋里搜出来。”

11在粮食中找到银杯.jpg 

 

    创 44:13他们就撕裂衣服,各人把驮子抬在驴上,回城去了。

那杯终于在便雅悯的布袋中发现了。弟兄们现在还能说什么呢?他们无话可说。“他们就撕裂衣服,”“撕裂衣服,”是古时中东人表达悲伤、哀痛的方式。注意他们并没有质问、埋怨、责备便雅悯。

1249917127aCUQWqCo.jpg 

“回城去了,”表明他们并没有丢下便雅悯不管。证明他们对便雅悯有正常的兄弟之情。

当他们回城去的路上,便雅悯对哥哥们说了什么?他为他的清白抗议么?他的哥哥们真的相信他犯了偷那杯的罪?抑或他们猜想这是整个神秘事件中更神秘的事实?他们是否怀疑那杯是确实有意计划被置放在袋中的?他们是否想过回到迦南后他们的老父亲听闻便雅悯在埃及因偷窃被处死会有怎样的反应?这些可怕的思虑无疑地曾在他们的心中起伏。

约瑟这次试验他们的目的,就是要知道他们对便雅悯有没有从前恶待约瑟的恶心。上述的两项证明他们不但没有恶心,倒有与便雅悯同受苦难的爱心。这一点会使约瑟满足,更会使喜悦(王上847-50,赛557,耶3121422)。

在教会生活中,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肢体之间是同甘共苦的。

林前 12:26-27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你们就是基督的身子,并且各自作肢体。

 

二;犹大代表兄弟们认罪(13-34节)

此段证明哥哥们爱自己最小弟弟。当时约瑟就明白了哥哥们的行为有所改变。

1;犹大代表兄弟们认罪(14-17)

 

    创 44:14犹大和他弟兄们来到约瑟的屋中,约瑟还在那里,他们就在他面前俯伏于地。

“犹大和他弟兄们来到约瑟的屋中”。昨天的宴乐场变成今天的受审场,昨天的商人变成今天的罪人,犹大是第二次卖粮的领队(4338),因此他的名在前面。从此到第34节,犹大作他们的代表来负责悔改的事。

    “约瑟还在那里,他们就在他面前俯伏于地。”约瑟还在他的家里,因为他想知道他试验的结果如何。结果,他的哥哥们和那被抓的弟弟一同回来俯伏于地拜他,这是第三次应验约瑟所作的梦(参37:5-10;42:6;43:26)。

    约瑟如他的梦境一样,是他们的王,称约瑟为王的原因如下:其一,他是解梦王。其二,他是王的王(458)。其三,他是哥哥的王(378)。其四,他是雅各家的王(35113611)。上节所说的“俯伏于地”充分证明哥哥们看约瑟为王(参18节)。

 

    创 44:15约瑟对他们说:“你们作的是什么事呢?你们岂不知象我这样的人必能占卜吗?”

    他断然地指责他们犯罪,并说:“你们岂不知像我这样的人必能占卜么?”“必能占卜么”,只不过是装作埃及人的表现而已,因为敬拜神的约瑟绝不会随从外邦人的迷信(42:18)。

joseph-re-union.jpg 

    

    创 44:16犹大说:“我们对我主说什么呢?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们怎能自己表白出来呢? 神已经查出仆人的罪孽了,我们与那在他手中搜出杯来的都是我主的奴仆。”

    犹大充当了这群人的发言人。“我们对我主说什么呢?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们怎能自己表白出来呢?”犹大在此并没有试图为自己辨白,“本身显明出来的事否认也是无用的”而是谦卑地伏在神的光中。“表白”的意思是证明(justify)。

    “犹大说…神已经查出仆人的罪孽了”。犹大是敬拜神的人。犹大不管约瑟能不能占卜,犹大所相信的是,无所不知的神知道他们的罪孽。“仆人”的原文是复数词,表示他代表众弟兄认罪。此节的“神”的原文(ha-Elohim;)带着冠词,指活着的神。“罪孽”的原文(et-aon;the iniquity,sin,crime)意思是邪恶、罪恶等。犹大讲这话的意思:其一,神在处罚他们以前所犯的罪孽(37:18-28)。其二,犹大认为便雅悯实在偷了主人的杯。

    以犹大为代表的哥哥们在严格的审判官(约瑟)面前如此透露过去的罪恶表示他们有悔改的心。约瑟试验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叫他们知罪而悔改。主耶稣基督的教训也是如此(太4:17)。若今天不悔改,有一天在大审判官耶稣基督的白宝座前告罪受审,是来不及悔改的灭亡时刻(启20:11-15)。

“我们与那在他手中搜出杯来的都是我主的奴仆。”犹大代表他们不但承认有罪,且有负责任的请愿。被抓的虽是便雅悯,但十兄情愿与他一同受苦,表示他们不再恨或排斥约瑟的弟弟。他们都愿意与便雅悯一同作约瑟的奴仆。

无论如何,他们不能让便雅悯单独地在埃及为奴或被囚,他们愿意都留下作我主的奴仆

 

神察验人的心肠肺腑(诗7:9;启2:23),我们的心思和行为,在祂面前都是赤露敞开的(参来4:13)。即或是别人错待了我们,仍要承认凡我们所遭遇的事,都是出于神的手。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罗12:19)。

神藉着圣灵,使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参约16:8)。

 

    创 44:17约瑟说:“我断不能这样行,在谁的手中搜出杯来,谁就作我的奴仆;至于你们,可以平平安安地上你们父亲那里去。”

不过约瑟否决他们都该受罚的意见。“我断不能这样行,在谁的手中搜出杯来,谁就作我的奴仆;”惟独犯偷窃的个人必须受罚。表示他只要留下便雅悯,哥哥们可以平平安安的(leshalom;in peace)回家去。这是约瑟最后的考验(test)。约瑟的目的,并不是真的要留下便雅悯,而是要藉此查看兄长们是否抛下小兄弟不顾而去。

“至于你们,可以平平安安地上你们父亲那里去。”现在哥哥们面临了进退两难的时刻。约瑟宣判让他们回去,但不能带着便雅悯回去,怎能向他的父亲交待呢?若不回去,家族饥寒的情形又如何解决呢?作别人的奴仆不如死呢?这样重叠的苦难不是偶然的(箴29:15)。如何脱离面临的苦难呢?

约瑟当然知道,如果便雅悯未曾一同回到迦南去,就不会有“平安”。但他在这里深刻地试验这些哥哥们对雅各和对便雅悯的态度。

 

2;犹大愿做便雅悯的中保代替他(18-34)。

 

    此段是犹大代表他的兄弟而说出来的悔改文,是希伯来文中的希伯来文,文学中的文学。他的表现何等优雅,何等恳切,终于通过了约瑟严格的考验。

    

    创 44:18犹大挨近他说:“我主啊!求你容仆人说一句话给我主听,不要向仆人发烈怒,因为你如同法老一样。

    “接近”(came)表示犹大为众弟兄的代表。

    “我主”表示犹大的谦卑。悔改者基本的态度就是谦卑。在此段(18-34),犹大称约瑟我主”(my lord)为七次(18181920222433),称自己为仆人(原文为你的仆人)三次(183233),称自己和哥哥们为仆人四次(19212331),称自己的父亲为约瑟的仆人四次(24273031),都表示他谦卑的态度。犹大为何这样谦卑呢?因为他认为约瑟是“如同法老一样”。此句的意思是约瑟是可以定罪的,也可赦罪的人(Keil)。

    “不要向仆人发烈怒,”“你就像法老一样,我们恭敬地将苦衷陈诉在你面前,恳请息怒,因为我们惧怕你的愤怒,如同惧怕法老。”

    箴 15:1回答柔和,使怒消退;言语暴戾(li),触动怒气。

    西 4:6你们的言语要常常带着和气,[好象]用盐调和,就可知道该怎样回答各人。

    犹大向约瑟谦卑认罪悔改。难道罪人向主耶稣基督不谦卑,也不悔改呢?(腓29-11)。

   

 

    创 44:19我主曾问仆人们说:你们有父亲有兄弟没有?

    创 44:20我们对我主说:我们有父亲,已经年老,还有他老年所生的一个小孩子,他哥哥死了,他母亲只撇下他一人,他父亲疼爱他。

犹大率直的说出22前所发生的事来,使约瑟才知道他哥哥们把约瑟卖掉之后,怎样欺骗他们父亲的内幕。(参28

“一个小孩子”指便雅悯,“他哥哥”是约瑟。当时他们说,约瑟“死了”

犹大在此强调:(1)父亲已经年老;(2)便雅悯是父亲老年所生的孩子;(3)同母兄弟只剩下他一个;(4)父亲疼爱他。

 

    创 44:21你对仆人说:把他带到我这里来,叫我亲眼看看他。

第21至26节,一面述说约瑟务必要亲眼见到便雅悯,一面述说老父不肯与他离开,最后为了籴粮以求存活,不得不答允让便雅悯与他们一同下来。犹大据实陈诉,情节非常感人。

 

    创 44:22我们对我主说:童子不能离开他父亲,若是离开,他父亲必死。

    创 44:23你对仆人说:你们的小兄弟若不与你们一同下来,你们就不得再见我的面。

    创 44:24“我们上到你仆人我们父亲那里,就把我主的话告诉了他。

    节说,便雅悯原来不能离开他父亲,可是因为主(约瑟)的话,不得不离开了他的父亲。在此犹大表示他对主的话,或命令,都有忠心的意思。

    主耶稣说,“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爱我的必蒙我父爱他,我也要爱他,并且要向他显现”(约1421)。

 

    创 44:25我们的父亲说:你们再去给我籴些粮来。

    创 44:26我们就说:我们不能下去,我们的小兄弟若和我们同往,我们就可以下去;因为小兄弟若不与我们同往,我们必不得见那人的面。

    便雅悯就是约瑟唯一的同腹弟弟,犹大用小孩子(child,20)童子(the youth,2230303132333334,共八次)我们的小兄弟(our youmgest brother,2626)等的爱称来表示他何等爱护便雅悯,爱惜他的生命。

甚至他愿意代替弟弟作约瑟的仆人。犹大如此证明目前没有彼此相恨的兄弟。这一点乃是约瑟最重视的问题。弟兄姐妹要彼此相爱,是我们的救主耶稣的教训(约131415

 

    创 44:27你仆人我父亲对我们说:你们知道我的妻子给我生了两个儿子。

第27至31节,是说明便雅悯若不回去,老父亲便无活命的希望。

“我的妻子”指拉结(4619),是他挚爱的妻子。她已经死了(4519)。拉结给雅各生了2个儿子。

 

    创 44:28一个离开我出去了,我说:他必是被撕碎了,直到如今我也没有见他。

此节清楚告白过去他们欺骗雅各的真相。按照他们的恶行而言,拉结的长子也死了。“他必是被撕碎了,”这话说出雅各如何受骗,以为约瑟是被野兽撕碎了(参37:31-33)。

 

    创 44:29现在你们又要把这个带去离开我,倘若他遭害,那便是你们使我白发苍苍、悲悲惨惨地下阴间去了。

    拉结的次子又要离开雅各,若他遭害雅各会死了。

“使我白发苍苍,悲悲惨惨的下阴间去,”表示死不瞑目。阴间的意义,请参阅37:35注解。

 

    创 44:30“我父亲的命与这童子的命相连,如今我回到你仆人我父亲那里,若没有童子与我们同在,

    创 44:31我们的父亲见没有童子,他就必死。这便是我们使你仆人我们的父亲白发苍苍、悲悲惨惨地下阴间去了。

    这两节是犹大最在的哀求。他父亲的爱妻(actual wife)死了,他的长子也死了(因为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所剩的小孩子是那老人家唯一的喜乐。这两位(雅各和便雅悯)的命是相连的。若约瑟不释放这童子,依照犹大的看法,雅各的家庭是悲惨的。

 

    创 44:32因为仆人曾向我父亲为这童子作保,说:我若不带他回来交给父亲,我便在父亲面前永远担罪。

    此节证明犹大实在爱他父亲的家。便雅悯原来是不能来到埃及的,可是因为犹大为小兄弟作保,雅各才让便雅离开他(439-15)。

犹大为小弟兄在他父亲面前作保,而我们的主是从犹大出来的,祂为我们作了更美之约的中保(来7:14,22)。

    提前 2:5因为只有一位 神,在 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

    来 7:22既是起誓立的,耶稣就作了更美之约的中保。

    约壹 2:1我小子们哪,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要叫你们不犯罪。若有人犯罪,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

主耶稣在父亲面前永远担当了我们的罪。

 

    创 44:33现在求你容仆人住下,替这童子作我主的奴仆,叫童子和他哥哥们一同上去。

犹大也说出为便雅悯的平安回去,他个人担负了完全的责任。最后,他恳求允许他留在埃及代替便雅悯作奴仆,和让便雅悯同他的哥哥们回家去见他年迈的父亲。犹大自愿代替便雅悯受罚,显示他:(1)信守他对父亲所作的诺言;(2)十分体恤老父亲的心境;(3)不再手足相残(参37:26-27),而有弟兄相爱的情怀。因为犹大有牺牲自己的爱心,所以快要通过约瑟一切的考验。若没有爱心,呜的罗一般(林前131)。若没有行为,他的爱心是死的(雅214-17)。从犹大的话和行为中,我们清楚看到众弟兄生命的改变。

注意:后来以色列众支派与犹大支派对抗时,只有便雅悯支派站在犹大支派这一边(参王上12:20-24),始终不离不弃

主耶稣更是代替我们这些小弟兄受苦受难。我们有没有感恩的心来服侍主耶稣,对他不离不弃呢。

我们要是爱我们的主耶稣,必定爱我们的小弟兄。是在地上爱我们主里最小的弟兄。我们爱最小的弟兄就是爱我们的主耶稣。

    太 25:31-40“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万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们分别出来,好象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于是王要向那右边的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义人就回答说: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渴了,给你喝?什么时候见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体,给你穿?又什么时候见你病了,或是在监里,来看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

    太 25:41-46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诅咒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因为我饿了,你们不给我吃;渴了,你们不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不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不给我穿;我病了,我在监里,你们不来看顾我。他们也要回答说: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或渴了,或作客旅,或赤身露体,或病了,或在监里,不伺候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不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不作在我身上了。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

 

    创 44:34若童子不和我同去,我怎能上去见我父亲呢?恐怕我看见灾祸临到我父亲身上。”

犹大就在这个时候再说话。用最礼貌和有和解趋势的话,解释这情势。他们年迈的父亲,他深深疼爱便雅悯,便雅悯独一的哥哥已经“死”了,显出极感人的恳求。犹大说明假若便雅悯不能平安地回到老年的父亲那里,他们年迈的父亲就会伤心而死。

犹大的话确已表现出和从前判若两人,且其爱父护弟之情,溢于言表,难怪令约瑟隐忍不住,与众兄弟泣拥相认(参45:1-15)。

 

结论:

亲爱的弟兄姊妹,约瑟用计谋试出哥哥们的真行为。使他们悔改过去的恶行。

现今神把我们放在世界这个埃及的环境中,也是试验我们有真的爱神和爱人没有。我们要是嘴上说爱神,却不爱我们的弟兄,不算为真正的爱。

神要求我们在地上要彼此相爱。

约 13:34-35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

神也要我们新约以色列的每个信徒彻底的悔改而预备迎接主耶稣基督。

彼后 3:9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

愿神加我们力量,是我们更加爱神爱人。

阿门!                                 

 

改革宗长老会温州教会

陈达长老

2013.9.20于温州利府花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