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历史系列十三

2018-04-15 12:55:53 张叶平弟兄 人次浏览 来源 字号:T|T

教会历史系列十三

十字军东征


回顾
上次我们提到教会与政府之间的争斗,教会与国家之间为了各自的利益激烈的争斗,教会为了可以自由的选举神职人员想摆脱国家的插手,而国家为了自己的政治意图而控制教会。克吕尼运动带来的持续的影响,先后有六位教皇在希尔得布兰的帮助下进行改革,最后希尔得布兰也成为教皇,最终取得胜利。
今天我们再讨论富有争议的历史事件——十字军东征

教会历史系列十三

 

十字军东征

 

 

回顾

上次我们提到教会与政府之间的争斗,教会与国家之间为了各自的利益激烈的争斗,教会为了可以自由的选举神职人员想摆脱国家的插手,而国家为了自己的政治意图而控制教会。克吕尼运动带来的持续的影响,先后有六位教皇在希尔得布兰的帮助下进行改革,最后希尔得布兰也成为教皇,最终取得胜利。

今天我们再讨论富有争议的历史事件——十字军东征

 

引言

当我们面对基督教信仰时,我们应知道,它是带着两千年的历史所形成的信念和实践的印记。我们可能会忽略教会历史而只注重圣经,但这不是明智之举。教会在过去二千年中一直致力于解读神的话语,我们最好留意看信徒们在过去,尤其是在面临患难和逼迫时是如何运用神话语的,这会使我们意识到,实际上我们对神话语的解读常常会受到我们所处的环境和时代的影响,注重教会历史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了解过去可以使我们避免重蹈覆辙。

对于十字军东征,我们有太多的负面看法,所以我们要重新认识十字军东征的事件,虽然在历史中有许多错误的动机,错误的做法,但是神依然护理了教会。十字军东征的一些做法,使基督教信仰看起来和伊斯兰教一样是靠军事力量传播,事实上还是有差异的。从圣经的角度来看,十字军东征无疑是错误之举,它证明了基督教信仰会被扭曲到何等严重的程度,以至于人们明明是在悖逆神,教会却仍然说他们是在遵行神的旨意。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有必要了解十字军运动。

下面我们要查考一下,十字军东征运动发生的原因以及1096-1291年间的多次十字军东征进行了概述。会重点关注当时的一些文献,从而对他们这种错误的宗教热情有进一步的了解。再解读教皇乌尔班二世鼓动众人为基督的缘故投身战斗的演讲稿两个不同版本。

 

一、十字军东征的背景

之前讲过,公元1054年,教会分裂成东方希腊教会与西方拉丁教会。当希尔得布兰(贵格利七世)1073年即位教皇之时,东西方教会之间的裂痕仍然新鲜,贵格利七世深盼能医治这个创伤。
教会不但内部有分裂,外在也被战争摧毁,成千上万的信徒被敌军征服。回教与基督教一样源自东方,信回教的阿拉伯人夺取了东罗马帝国的叙利亚、巴勒斯坦、埃及与北非,再以旋风之速从北非上来,夺取西班牙,直捣法国。直到公元732年,查理马特尔才将他们截阻在都尔。
数世纪后,阿拉伯人失去了威势,土耳其人取而代之土耳其人也是回教徒。公元1070年,他们从拉伯人手中夺取巴勒斯坦及叙利亚,并且进攻小亚细亚,曾一度严重地威胁到君士坦丁堡、东罗马帝国及东方教会。

1.教皇的动机

这段时期,一连串事件相继发生,公元1054年东西方教会分裂,公元1070年土耳其人威胁君士坦丁堡,公元1073年贵格利就任教皇。贵格利急于弥补东西方之间的裂痕,他深切地关怀正受土耳其人威胁的东罗马帝国与东方教会。

在危急情况下,东罗马帝国向教皇贵格利求救,帮他们抵御土耳其人;因为东罗马皇帝控制东方教会,所以皇帝应允教皇,如果教皇给与援助,他将终止东西方教会的分裂。
东罗马皇帝的请求使教皇大为动心,因为历史上再也找下列这么好的机会了。贵格利以为他可能同时完成三件大事:

1保全东方教会不致落入回教徒手中。

2东西方教会再度合一,医好分裂的创伤。

3建立全球性的教皇统治。

 

教皇贵格利七世,这位中世纪的拿破仑,计划亲自带领五万军人,前去与神的敌人争战,直到耶稣基督的坟墓所在地。然而这个计划却因他卷进与亨利四世授礼之争而无法实现。无论如何,贵格利是第一个想到十字军东征的人,虽然没有一位教皇真正亲自带过十字军东征,但后来所有发动十字军的教皇都是受到贵格利的启发。

2.土耳其人仇视朝圣者
从君士坦丁归主直到中世纪,基督教演变成非常形式化的宗教。信仰内容除了学习使徒信经、十诫、主祷文之外,又信圣礼具有神奇能力;此外,并实行禁欲、敬拜圣徒、崇拜圣徒遗物及朝圣。
到圣地朝拜更加流行自从东西方教会分裂后,大部份西欧基督徒并不关心回教徒怎样对待东方教会,但他们一想到基督教的圣地被不信者侵占,便感到这耻辱不可容忍。
过去阿拉伯人占据圣地时,基督徒去朝圣并未遭到困难,因为阿拉伯人朝圣者,就像今天名胜区对观光客的态度,朝圣者的钱和回教的钱一样好,他们从朝圣客身上赚取了不少财富。
然而,当塞尔柱土耳其人(Seljuk Turks)阿拉伯人手中夺走圣地后,情况就改变了。土耳其人在宗教信仰上非常狂热,他们憎恨基督徒,只因为他们是基督徒。他们不要和朝圣者打交道,不要这些人的钱,导致朝圣没有办法进行。朝圣者回去后,向大家报告如何遭受土耳其人的恶待,这些报告煽起了西欧信徒心中原有的怀恨,造成一股忿怒的烈焰。群情激动的情况,为教皇乌尔班二世(UrbanH)打开了发动第一次东征之路。

3.教皇乌尔班二世发动第一次东征
教皇乌尔班二世在位时间10881099乌尔班出身贵族善于演讲;他不是一个率领军队的将军,却是一个善于控制群众心理的人。
公元1095年秋,他前往法国克勒门城之前,先让大家晓得他此行要去公开讲到圣地与土耳其人”的事。因此当他走上讲台时,展现在眼前的是人山人海、迫切等待的听众。他有力的声调、流利的言辞,迷住了全体听众;他提到耶稣的降生、成长、受洗、在圣地的游行、教导与行善:他使他们看到耶稣的被捉、被钉、死亡与埋葬。他充满感情地描述每一个救主所到过而成为神圣的地方,然后,他严厉的指责异教徒对圣地的亵渎,以及对朝圣者的虐侍。于是,广大的群众开始激动。
他继续演讲,煽起了群众的暴怒。接着,他号召他们一同前往圣地去,从土耳其人手中夺回耶路撒冷与耶稣之墓;他应许所有参加的人可以减少在炼狱中受苦的时间。因为当时的教会教导说人死后,如果没有为罪及时补赎,会使灵魂在进天堂前,先到炼狱为那些罪去受苦、炼净又应许为此圣战而丧生的人可以得着永生。
于是群情激昂,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克勒门城,狂热地喊着说:愿神旨成全!愿神旨成全!教皇把红布剪成小布条,将它们缝成十字形,每一个愿意参加的人,在袖子上缝一个红十字,于是形成了这支「十字军」。 因此,十字军是西欧基督徒为将圣地自回教徒手中夺回的远征军。 回教徒为传教而打的仗叫圣战,现在,西欧基督教组成了十字军,也掀起了圣战,因为这是为宗教目的,由教会发起的战争。

4.十字军东征的结果
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于1096年出发,结果夺回了耶路撒冷,并设立了耶路撒冷王国,由十字军武士们统管。然而,过不久他们之间起了纷争,甚至与被征服的回教徒订立和约。虽然这第一次东征所建立的王国,维持了八十年之久(直到公元1187),但却是一个衰弱无能的政府。
接下来的东征:公元1147年第二次十字军东征是为援助摇摇欲坠的耶路撒冷王国;到公元1187年耶路撒冷落入埃及与叙利亚、苏丹、撒拉丁手中,于是英王狮心理查、法王腓力及德皇腓得力巴巴若沙组织了第三次十字军东征;德皇在途中不幸淹死,法王半途而回,唯有英王狮心理查到达,但也只与撒拉丁订立协约,准许基督徒朝拜圣墓,即耶稣之墓。
大多数史学家认为十字军东征一共有八次,只有一次儿童十字军,前后共持续二百年之久。没有一次东征达到目的,长久下来,教皇越来越不易激起东征的热情。因此,到公元1200中期,它默默自历史上消失,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英国人才自土耳其人手中夺得巴勒斯坦。

二、教皇乌尔班二世的演讲

一个叫菲尔谢(Fulcher)的人对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描写有幸被保存了下来。菲尔谢来自法国小镇沙特尔,他似乎全程跟随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去了耶路撒冷。最值得一提的是,他记载了乌尔班二世1095年在法国进行的那次鼓动大众进行十字军东征的证道。从证道的第一部分我们可以看出当时的教会领袖在引导百姓过更敬虔的生活方面所面临的挑战。菲尔谢的叙述如下:

 

“我至爱的弟兄们:我,蒙神恩准作普世教会之教宗的乌尔班,迫于时局的紧迫性,如今要以天上使者的身份,用忠言来到你们这些作神仆人的中间。我切望看到你们如我所期望的那样忠诚而热心地服侍神。但你们中间若有任何违背神律法的丑恶乖僻,我将靠着神的帮助竭力铲除,因为神使你们做他的管家,管理他家中的一切。你若被看为是忠心尽职的管家,就当欢喜。你们被称为牧人,因而不可像雇工那样行事,而是要做真牧人,时刻手握牧杖。不要打盹,乃要从四面保守所托付给你们的羊群。你们若因疏忽大意而使狼叼走了你羊群中的任何一只,就必要失去神所预备的奖赏。此后,你们就只能为自己所犯的错误追悔莫及,心受煎熬,只能在死亡之地——地狱里备受熬炼。福音书说,你们是世上的盐(太 5:13)。但是如果你们没有尽忠职守,那么试问,世人怎么可能不被罪所腐蚀呢?我们作盐,使世人不在罪中死是多么重要啊!你们必须用盐的智慧去指正沉溺于世间宴乐的愚昧人,免得神在有意向他们说话时却发现他们在罪中败坏,失了味、发了馊。他若发现他们因你们玩忽职守而犯罪,就会看他们为可弃之物,把他们扔进装满不洁之物的深渊中。由于你们无法弥补他的大损失,他也必定会定你们的罪,使你们与他的慈爱无份。一个人要想有“盐”的特质,就当勤俭节约、谦虚博学、爱好和平、谨慎自守、虔诚公义、正直纯全。愚昧之人岂能教导他人呢?淫乱之人岂能使他人谦卑虚己呢?不洁之人岂能使他人纯全无瑕疵呢?有人若憎恶和平,他岂能叫他人热爱和平呢?有人若手染污秽,他岂能洁净他人的污秽呢?圣经也说,若是瞎子领瞎子,两个人都要掉在坑里(太 15:14)。所以你们要先审察自己,好叫你们无可指摘,便可以指正服在你们权柄之下的人。你们若想与神为友,就当乐意做蒙他悦纳之事,特别要让一切与教会相关之事服在教会的律法之下。当谨防圣职买卖之行为在你们中间生根,免得买、卖圣职的人遭到主的鞭打,经过狭街窄巷,又被逐到毁灭迷惑人之地。教会和各级圣职人员都应完全免于世俗的影响。当保证将地里所有出产的十分之一全然奉献给神,不得藏匿或私售。若有人强夺主教的份,就当被放逐。若有人强夺修士、神甫、修女或其仆人、朝圣者或是商人的份,就当受咒诅。一切强夺的、纵火的及其同谋都当被革除教籍,并受咒诅。倘若拒绝以自己的部分财物救济他人的会遭受地狱的刑罚,那么强夺他人财物的当遭受什么样的刑罚呢?福音书刚好记载了这样一位财主(路 16:19),他并没有因偷窃他人的财物而受罚,而是因没有好好使用自己的财物而受罚。

 

“这些罪行在世上造成的混乱,你们已经司空见惯了。我听闻你们的一些省份形势尤其恶劣。你们疏于以公义进行管理,以至于不论白昼黑夜,人在路上行走必会被强盗掠夺;不论在家还是在外,时刻都处在被抢劫或被诈骗的危险之中。因此,我们有必要重新施行我们神圣的父辈许久之前所达成的“上帝的休战”协议。我敦促并命令你们每一位,竭力维护你们教区内的休战局面。任何人若因其贪欲或骄傲而打破这一协议,将由上帝的权威与教廷予以制裁。”

 

这篇证道一开始就表明,教皇把自己看作是世上所有教会的头。听了证道的第一部分,我们认同其呼召教会领袖忠于其位的观点。有趣的是,教皇在证道中敦促教会及圣职人员远离世俗的影响。菲尔谢概述了听众的回应,接下来又记述了本次证道的正题:

“此后,教皇又谈到了一些其他事宜。所有在场之人,不论是圣职人员还是普通大众,都感谢神,并认同教皇的提议。他们都真诚地允诺遵行这些命令。之后教皇说到,世上另外一个地区的基督教正处于比他刚刚提到的境况更水深火热的处境之中。他继续说道:

 

“上帝的子民哪,尽管你们比以往更坚定地承诺要维护和平并捍卫教会的权利,但还有一件大事等待你们去做。你们已经被神救活、更新,就必须把公义的力量用于另一件既关乎你们自己、也关乎神的事情上。因为你们东方的弟兄迫切需要你们的帮助,你们要履行自己的承诺,快快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 。正如大家所知,突厥人和阿拉伯人已经侵占了希腊帝国的土地这些人占领了那里的基督徒的大片土地,又七次打败基督徒。他们大肆掳杀,毁坏教堂,蹂躏帝国。如果你们仍然无动于衷,神更多忠信的信徒就会遭受攻击。因此我,或者说是主亲自恳求你们,基督的先遣队员们,将这一信息传遍各地,督促所有社会等级,不管是骑士还是步兵、富人还是穷人,迅速予以东方基督徒援助,把那些凶恶的民族赶出我们朋友的领土。我的吩咐不仅是给在座各位的,也是给那些缺席没有来的。这不仅是我对你们的吩咐,也是基督对你们的吩咐。

 

“我本着神所赐的权柄郑重宣布:凡动身前往的人,假如在途中,不论在陆地还是海上,或是在与异教徒的战争中失去生命的,他们的罪立刻会得到赦免。如果我们信全能神并因基督之名而得荣耀的民族反被拜鬼魔的低劣民族所胜,那该是多大的耻辱啊!如果你们不帮助那些与我们一样接受基督教信仰的人,主怎会不责备你们哪!让那些惯于以不义的私战反对信徒的人,现在去与异教徒争战吧!这场战争早就应该进行了。让那些当惯了强盗的人,现在去做基督的骑士吧!让那些长期与自己的亲朋兄弟争斗不休的人,现在正大光明地同那些野蛮人战斗吧!让那些为了微薄薪水而拼命劳动的人,现在去赚取永恒的报酬吧!让那些身心交瘁的人为双倍的荣誉而劳作吧!凡在这里悲惨穷困的人,到了那里将富裕快乐。凡现在是主敌人的,到了那里将成为主的朋友。凡是要去的人都不要再拖延了,赶紧回去料理好事务,筹备足经费,置办好行装,于冬末春初之际,在神的指引下,奋勇地踏上征程吧!”

 

有一点非常值得注意:教皇乌尔班二世开始时号召教会弃绝世俗的影响,但后来却号召教会领袖动员民众,起来与那些侵占了地中海东岸地区的穆斯林战斗,并宣称这是神的命令;他还指出,这是那些曾犯下以暴力反对其同胞之罪的人的自我救赎之法。

 

三、修士罗伯特的叙述

另一份文献来自一位名为罗伯特的修士,他似乎是在大约25年以后才写了自己的叙述,其所述主题与前者非常类似,但侧重点有所不同。根据他的叙述,乌尔班二世利用法兰克人的种族优越感来呼吁他们参加十字军东征:

 

“法兰克人啊,你们是穿越群山而来的族类,是蒙神拣选、为神所爱的族类,你们国内的形势、你们的大公信仰以及圣教会的尊荣,都与其他各国不同,因而发出别样的光芒!这些话是我们对你们说的,也是对你们的劝勉。愿你们知道,我们来到你们国家,肩负着多重的使命,面临着多大的危险。我们希望你们知道,是什么原因使我们来到了你们的国家,希望你们知道,你们以及所有交托给我们牧养的信徒正面临着怎样巨大的危险因此,对抗这些恶行、收复这些教区的担子若不是落在了你们身上,还能落在谁身上呢?神使你们在武力、胆量和体能方面都得享非比寻常的荣耀,也赐给你们力量去降服那抵挡你们的人。

“愿你们先祖的事迹感动你们,激励你们完成大业;查理曼国王是何等荣耀伟大,他的儿子路易斯何等荣耀伟大,你们其他的君王何等荣耀伟大,他们拆毁异教徒的国度,在其土地上扩展圣教会。”

 

根据罗伯特的版本,教皇不但从种族优越感,也从属灵的角度进行鼓动:“不洁之民侵占了我们救主之圣墓,他们满了污秽,亵渎,污染着我们的圣地。愿你们因此被激起。英勇大能的士兵们哪!你们的祖先向来战无不胜,因此不要颓靡,乃要重振你们先祖的雄风。”

 

 

接着,教皇乌尔班二世又通过几段说到委身基督及跟随基督需付代价的经文,进一步呼召民众拿起武器:

 

“你们若因爱儿女、父母或妻子而不愿前往,请记得主在福音书中所说的话:‘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凡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亲、母亲、儿女、田地的,必要得着百倍,并且承受永生。’”

 

在这之后的劝勉中,教皇突出强调了主耶稣曾经居住、特别是被埋葬之地的极大价值:

 

“走上通向圣墓之路,从邪恶的族类那里夺下那片土地,使之服从你们的管理吧。那块地是圣经所说的‘流奶与蜜’之地,是神赐给以色列人的儿女为基业的,而耶路撒冷则是世界的中心。那块地比其他任何地方的出产都丰富,如同当初的伊甸园一样。这地因着人类的救赎主的到来闻名于世,因其居住于此变得美好,因其受苦而成圣,因其死亡而得赎,又因其埋葬而得荣耀。但这座位于世界中心的大城,如今却为神的敌人所侵占”

 

根据罗伯特的叙述,这一次的讲道是以基于种族优越感及神的恩典的应许来呼召人们参战而结束的:

“那片土地正期待着你们去解放,因为正如我们所说的,神使你们在武力上大得尊荣,胜过万国。据此,你们当为了罪得赦免的缘故,满怀对天国永恒荣耀的确信走上征程。”

 

罗伯特也记录说,百姓以大呼“这是神的旨意!这是神的旨意!”来回应这次讲道。在详细指出了各项注意事项后,乌尔班二世总结说,任何人若未能参加十字军东征,就不配作基督的门徒。

 

“所以,凡立志加入这圣战的,就当向神起誓,把自己作圣洁的、蒙神悦纳的活祭献给神,并在额头或胸前披戴十字架的标记。人若在做到自己所起之誓之后意欲回乡,就当将十字架之标记戴在后背。这样,藉着这双重举动来成就主在福音书中所吩咐我们的箴言:‘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

 

 

三、菲尔谢的耶路撒冷攻陷记

菲尔谢详细地描述了十字军夺取耶路撒冷后对敌人的大肆屠杀,许多人靠强夺王宫、民宅内的财物而致富。讲述完屠杀毁坏之事以后,他接着写道:

 “随后,所有神职人员和平信徒都去到主的坟墓瞻仰,并进到荣耀的圣殿中唱颂格列高利圣咏第9曲。他们到了期盼已久的圣处,就在其中谦卑地、不停地祈祷、献祭”

 

从历史来看,乌尔班二世的策略无疑是非常成功的,无论是各国君主、贵族、平民、骑士、罪犯还有地痞流氓都被他鼓动起来,参加十字军东征。也是因为人员的混杂,才导致抢劫和屠杀的发生。甚至到了一个地步,当时的耶路撒冷居民,愿意被穆斯林统治过于西欧的统治。

 

而这些记述让我们看到,当时的基督教已经远远偏离了圣经的教导,人们忘记了:我们最终不是要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要与管辖幽暗世界的属灵势力争战,教会的武器是神的圣言。

 

我个人对十字军东征怀有复杂的感受,一方面当时的动机、做法是不合乎圣经的,但我还是看见神在历史中护理。今天的新教普遍对十字军东征有一致负面的看法(因为我们的历史书是一面倒描写),完全忘记了伊斯兰从第7世纪开始,一直在攻打西欧的背景。也因为宗教改革的缘故,为了与天主教撇清关系而抹黑十字军东征,认为这是天主教犯下的恶行,完全忘记了这也是我们的教会历史。我们做为后来人回顾历史,如果当时没有十字军东征(西欧自卫反击战),很可能西欧已经被伊斯兰占领,也就没有后面宗教改革什么事了。

而这个世纪,我们又再一次面临中世纪基督徒曾经面临过的问题:伊斯兰要绿化各国,这次要绿化全球。最近这些年,学术界也在反思,开始重新评价西欧的十字军东征和中世纪历史,愿神也帮助我们,可以胜过伊斯兰,使我们的后代不致于成为穆斯林。

 

 

资料来源:

改革宗圣经学院课程——教会历史 第13

历史的轨迹——祁伯尔 第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