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历史系列九

2018-03-08 16:20:10 张叶平 弟兄 人次浏览 来源 字号:T|T

教会历史系列九

查理曼对教会的重要性以及西欧社会的发展

教会历史系列九

 

查理曼对教会的重要性以及西欧社会的发展

 

回顾

上次我们讲到伊斯兰的兴起和对教会的威胁,谈到了伊斯兰的核心教导与基督教的差异,以及伊斯兰兴起的各种因素和过程,他们疯狂的扩张在法国被中断了,从此再也没有能力攻入西欧。

 

引言

西罗马帝国被各大蛮族取代后,进入了书中提到最多的黑暗中世纪,而基督教国家的出现也反应出教会与国家之间,特别是教皇与各国国王之间的关系。而这段历史也显出教会的许多罪恶:例如教皇控制土地,犹如属世的统治者;统治者则赠送或出售教会领袖职位视为自己的权力。

这段历史是在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时间和文化背景中发生的,如果考虑到这些方面,就会明白我们很难详述其细节。我们可能会质疑这段历史对今天的教会是否有帮助,因此在描述其细节之前,我们有必要考察一下这段历史与今天的教会是不是有关。

之前说过,教会的扩展如同石子掷入水中激起的涟漪一般。如果我们还记得这一点,就会明白,学习这段教会历史对今天的教会确实会有益处。当福音临到我们时,我们不是涟漪的第一圈,而是最后一圈。只要不遇到障碍物,石子掷入水中所激起的涟漪就会一直扩展下去。但今日的基督教,在其发展过程中一直都面临各种各样的拦阻和障碍,教会的中心从地中海地区转移到西欧就是它遇到的众多障碍之一。

基督教在发展过程中,不仅中心发生了转移,与社会的关系也发生了改变。正是因为教会的中心转移到了西欧,我们才有了基督教社会这一概念,当时尽管东方也有教会,但由于西方教会在宣教方面更为活跃,所以西方教会的形式更为世人所知。

在教会中心向西欧转移以及基督教社会的发展过程中,法兰克人大查理(于768-814年间执政,又名查理曼 Charlemagnemagne 源于拉丁语 magnus,意思是“伟大”)起到了关键作用。

 

一、关键人物查理曼

说到基督教社会的发展,源头可以追溯到君士坦丁大帝成为基督徒之时。然而在西罗马帝国灭亡之前,虽然教会与国家之间一直有关联,但这个国家却不是真正的基督教国家。而发展成为基督教国家的机会,也因着5世纪蛮族入侵占领并成立王国而中断。但奇妙的是,这些蛮族国家后来也都归信了基督。

在蛮族建立的众多国家中,法兰克人在西欧独揽大权。他们于732年的都尔之战中战胜了穆斯林的军队,阻止了伊斯兰教势力的继续推进。这一事件带来的结果是,罗马教皇在各种各样的斗争中,特别是与伦巴底人的斗争中,转而寻求法兰克人的保护。

公元568年,意大利北部被伦巴人占领,结果这些蛮族就成为教皇随时的威胁。君士坦丁堡的罗马皇帝不距离太远,无法保护教皇,自己还要面对拉伯人的入侵,再加上他和教皇之间的摩擦,更不谈保护了。因此,当伦巴人压境的威胁临到时,教皇只得转向法兰克人求救。

都尔之战打胜仗的人叫查理马特尔,他不是法王,而是法王的一位大臣,但是他像曹操一样控制了国王。查理马特尔的儿子矮子丕平获得和父亲一样的高位,但他仍不满足,废了克洛维皇裔的最后一个弱王,将他放进修道院,然后自登皇座。因为是篡位,所以寻求教皇的认同。这时的教皇撒迦利亚(Zach-arias)早已准备同意他的行为,说:有国王之权的人也当拥有国王之名。公元751年,丕平正式被教皇加冕为法兰克王,这件事当时从表面来看很单纯,然而却造成了长远的影响。毕竟,丕平要求教皇的批准总不是件寻常的事。从此,教皇开始有权立王废王,成为帝国在西方重建的第一步。这件事也造成后来教皇与皇帝之间激烈的斗争,这段斗争史占了中世纪历史的大部份,我强调一句,欧洲的中世纪从来就不是政教合一的时代,而是皇权与教权争斗的时代。从某个角度而言,这件事是中世纪史中最重要的事件。

查理曼的父亲矮子丕平于公元768年去世后,他的两个儿子卡勒门及查理同时即位。但卡勒门于公元771年去世,查理便独揽大权,正式开始统治。公元800年的圣诞,当查理正跪在罗马圣彼得教堂中时,教皇突然将一顶皇冠加在他头上,藉此立他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被立为皇帝在当时似乎非常合适,因为他拥有过去罗马帝国的三种特色:法律、文化与基督教。这三件事是世界上最重大的事:法律代表和平,能保障个人生命与财产;文化代表知识,能充实生活,提高灵;基督教代表真实的宗教信仰。

查理曼毕生为这几件事而奋斗他制定良好的法律,并认真推行,为国家带来安全与秩序他在全国推广学校,培养文化气息与学习气氛。但以征服者自居的蛮族,轻视有文明的罗马人,而傲慢地认为文化是颓废的东西;查理曼便在自己的住处设立皇宫学院,并以身作则做该校学生。他试着学读书和写字;可惜由于手腕长期挥舞沉重的军斧,过分有力,使手指无法学会握笔。
查理曼几乎一生都在打仗:首先与伦巴人争战,于公元777年灭了伦巴国。接下来,他回教徒手中解救西班牙,将回教势力推到庇里牛斯山直达伊博河。
查理曼也与撒克逊人争战撒克逊人是日耳曼民族的一个强族,占据德国北部地区,极其凶悍野蛮。查理曼经过好几次艰苦的战役,才将他们驯服,并将他们的领土归自己权下,又用剑强迫撒克逊人接受基督教。

从这些生平中可以略知一二:查理曼其人无论是政治手段还是军事方面均有极强的能力,不仅如此,信仰也异常坚定。虽然他与教皇的联盟很可能是出于政治意图,但他却极力维护和提高了罗马教会的权益。不仅如此,在文化与教育上的重视,使得这一时期的文化水准提升很高,这一时期被后来称为“加洛林文艺复兴”,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国王。

 

二、教权的越位

一份名为“君士坦丁赠礼”的文件表明教皇有权加冕国王。从文件的名字来看,它似乎来自君士坦丁统治时期,但最早的记录是在 755-760年左右才出现的。人们经过了好几百年才发现这份文件是假的,这份文件也显出8世纪时人们是如何看待教皇与国王之间的关系的。

在这份文件的一开始,君士坦丁讲述了自己因教皇西尔维斯特的讲道而归信基督以及麻风病得痊愈的经历,其中最为重要的是论到教皇在属世事务上拥有权力的词句。

“为了拓展属世帝国的权势,我们下令,当尊荣神圣罗马教会;圣彼得的至圣座当被荣耀地高举,超过我们属世帝国的王位,我们将帝国的权势、荣耀、威严、生命力和尊荣也归于它。”

这份文件表明,教皇不仅是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在教会中也拥有至高的统治权。

“我们明谕,教皇有权统管安提阿、亚历山大、君士坦丁堡和耶路撒冷四个教会,并世上一切教会。任职圣罗马教会的教皇,地位高于世上其他一切神职人员,拥有最高权力;并且,服侍神所需用的一切以及维持基督徒信仰稳定性所需的一切都当在教皇的管理之下。”

这份文件还指出,君士坦丁大帝赐送给教皇宫殿,又将帝国政府内的职位送给他。这样,教皇虽然应当是属灵的管理者,但他也穿上了属世统治者的外衣,并享有属世统治者所享的尊荣。

“我们将高于世上其他一切宫殿的拉特兰宫赠予教皇;又赠予他王冠,就是我们头上的冠冕和头饰;另赠送肩带,即围在帝王颈项上的围领;又赠送紫色披风、深红色祭司袍及皇室的一切华服,使之与皇家骑兵指挥官享有同等地位;又赠送帝国权杖,并配备武器;赠送旗帜、各样皇家饰物、位高者所拥有的一切权益并权力带来的尊荣。

“我们谕令,服侍同一圣罗马教会的神职人员,不论其级别如何,当与那些最赫赫有名的议员享有同样的利益、荣誉、权力及光环;就是说,他们当成为我们的权贵阶层。”

最后,这份文件还指出,罗马城不能同时容纳教皇和皇帝,因此,皇帝应当搬到东罗马,在那里建新都城。

 “因此我们认为,将帝国及其权贵迁往东部地区是合宜之举,就是要在拜占庭省找寻一最佳位置,以我们的名义建都,好重建我们的帝国。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教会的神甫和元首的至高权柄来自天上的君王,这种权势一旦建立,属世的统治者再执掌权柄就不合时宜了。”

可见,“君士坦丁赠礼”使我们对当时的人们在西罗马帝国灭亡后300年间形成的思维模式一览无余,它表明入侵的蛮族部落不仅归信了基督教,而且这一信仰也开始影响他们对生活方方面面的观点。9世纪时,欧洲会再次面临其他民族特别是诺曼人(维京人)的侵略,但这些入侵的民族最终也接受了基督教。西欧人逐渐形成了这样的思想:他们不仅是罗马帝国的后代,更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子民,就是说,他们生活的国家乃是教会与国家交织在一起的基督教国家,即使当时已经出现了多个不同的基督教国家,他们仍然这样认为。

在这一模式当中,教皇的权力高于国王的权力,教皇有时会因国王犯罪而开除其教籍,国王则自视为教会的护卫者。从此,西欧成为基督教社会,政治、学界、社会组织、艺术、音乐、经济学和法律都受到了基督教的影响,基督教缓慢却稳扎稳打地渗入到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西欧虽然受到了 18 世纪末期的启蒙思想的影响,但其社会结构和法律系统仍然保留着基督教的痕迹。

 

三、中世纪的封建制度形成与发展

1.混乱的西欧

公元843年,查理曼帝国被他的三个孙子瓜分:一位得到莱茵河(Rhine)东之地,在历史上称为东法兰克王国,这是后来德国的起始;一位得到缪士河(Meuse)及隆河(Rhone)以西之地,即西法兰克王国,国土包括今日的法国、比利时及荷兰;第三位得到这两国中间一条狭长地带,包括意大利,称为中间王国。
查理曼在混乱中建立了秩序,但他的继承人却不能像他一样抵御新来的敌人。从东边,有斯拉夫人和匈牙利人骑马入侵;从北边,有野蛮的斯干地那维亚人乘船进攻,他们沿河而下,在荷兰及法国上岸。来的敌人全是异教徒,每到一处即大肆劫掠,烧毁教堂、修道院,并杀害无数居民。三百年之久,基督教欧陆流传着一句祷告文:主啊,救我们脱离斯干地那维亚人!
欧洲再度进入混乱局面,就在这混乱中,兴起了封建制度。

 

2.封建制度形成的其它因素

当西罗马被蛮族侵占之后,并没有完全毁灭罗马文明,而是为了方便统治继承了这些文明,但这种情况等到7世纪伊斯兰兴起之后,就发生了变化。罗马帝国的商业是很发达的,做为现代人我们很清楚,一个地区的经济活跃,商品流通量就特别大,使得这一地区变得非常富裕,相反那些商业薄弱的地区,普遍非常的贫穷。在伊斯兰兴起之前,商品大部分是依靠地中海的货船流通,但阿拉伯人占领了埃及、小亚细亚,和中东地区后,地中海滋生了大量海盗。这些阿拉伯海盗疯狂的打劫各路商队,不仅把船和货物抢了,连人都当奴隶卖掉。使西欧的商业急剧萎缩,社会退化到了农耕文明。另一方面,各大蛮族的王国时有战争,也导致商业越发衰退。海路走不了,陆路也走不了,商业没落是注定的,在这样的背景下封建制度不得不发展起来。在往后的几百年,当时穷到一个地步,教皇连写字的纸都没有几张,西班牙在几百年里没见过香料,这也是西班牙无敌舰队兴起的时候,在北美殖民地疯狂抢夺香料的原因。

 

3.封建制度

“封建制度”到底是哪种形态,而教会在这一制度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西欧的封建制度是指:当时的西欧各国发现自己无能保卫国家免于蛮族,而发展出来的一种土地管理制度。国王把国土分给他手下的主要战士,条件是:在需要时,提供国王军事援助。而这些新兴的封建王侯,也依同法再把他所得的土地分给下面的贵族们,贵族又把土地再分给更低的佃户,依此类推。

在封建制度中,以保卫为条件而得土地的人称为家臣;一名家臣可能又会以同样的条件把部份土地给别人;这种土地称为封土(或采邑)。立于封建制度最顶端的,是不作任何人的家臣,只作领主的人;而最底层的是纯为家臣,没有领主身份的人;在这中间的人,都有领主家臣双重身份——对居其下者为领主,对在其上者为家臣。领主必须保护家臣,家臣必须提供服务,尤其是要为领主作战封建制度其实是一种互助制度。

而封建制度的本身就是一种契约关系,这是教会对世俗社会的影响之一,这使得封建的领主和家臣互相制约,形成一种平衡,防止其中一方势力过大而造成的社会动荡。另一方面,一些虔诚的基督徒会把土地捐给教会或修道院于是主教、大主教及修道院院长渐渐成为地主这样他们也进入了封建制度最后全欧洲每一个人都在封建系统之中。而皇帝视教皇如同诸侯,为后来教会带来严重的问题。

 

总结

各国国王和各位教皇在查理曼执政期间的所作所为,表明当时教会的中心已经转移到了西欧,基督教社会在西欧发展起来,因此我们说,查理曼在教会历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当时,教会与国家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人们普遍认为,教会的权力高于君王。

教皇同时享有宗教权力和属世权力这一做法留下了很多隐患,也为教会倚仗国王来执行教会纪律大开门户。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西方教会在这一时期发展成型。

我们从这段时期中学到,福音虽然缓慢但却能稳扎稳打地影响社会。原则上,统治者确实有责任保护教会,并要给予教会自由,但他们这样做的时候绝不可干预教会的自由。教会在社会当中也有一定的地位,但却不可统治社会。这段时期内发生了很多滥用职权的事,因此我们应当警醒,教会和国家都应当为拓展神的国度做工,但双方都不可越过自己职责的界限。这些问题在 16 世纪的宗教改革中还会再次出现。

总之,查理曼的统治以及他被教皇加冕一事都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基督教在西欧的发展,也能帮助我们在各种不同的宣教处境中准确地传递信仰的真谛。

 

 

 

资料来源:

教会历史——改革宗圣经学院课程

历史的轨迹——二千年教会史——祁伯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