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绵羊和公山羊的异象】8:1-27

2014-06-29 08:06:49 陈达长老 人次浏览 来源 字号:T|T

【公绵羊和公山羊的异象】
&【神的教会在患难中得安慰】
8:1-27

读经:但8:1-27
   林后 1:3-7愿颂赞归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父 神,就是发慈悲的父,赐各样安慰的 神。我们在一切患难中,他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 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我们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我们受患难呢,是为叫你们得安慰,得拯救;我们得安慰呢,也是为叫你们得安慰;这安慰能叫你们忍受我们所受的那样苦楚。我们为你们所存的盼望是确定的,因为知道你们既是同受苦楚,也必同得安慰。
   

公绵羊和公山羊的异象

&【神的教会在患难中得安慰】

8:1-27

 

读经:81-27

林后 1:3-7愿颂赞归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父 神,就是发慈悲的父,赐各样安慰的 神。我们在一切患难中,他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 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我们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我们受患难呢,是为叫你们得安慰,得拯救;我们得安慰呢,也是为叫你们得安慰;这安慰能叫你们忍受我们所受的那样苦楚。我们为你们所存的盼望是确定的,因为知道你们既是同受苦楚,也必同得安慰。

 

引言:

    本卷的第二用“像”、第七章用“兽”论到世界的第一到第四帝国(是代表整个世界的历史),在本章公绵羊(指玛代波斯),和公山羊(指希腊)的异象讨论第二和第三帝国是比较具体的讲论第二和第三帝国。因此本章被称为第七章的扩大篇。要注意的是2:4-7:28是用亚兰语写成的,从但以理书8章再用希伯来文记录。

    本章描述了旧约教会被掳之后的处境。清楚启示了教会3方面的情况。

    首先教会仍被攻击,遭遇试探和内部腐化。

    其次教会不忠招致神的刑罚。

    由于神的怜悯,教会得以存留。

    本章比较偏重于外国与犹太人的关系,而波斯第一个君王居鲁士和希腊第一个君王亚历山大都曾善待犹太人。居鲁士王曾批准被掳的犹太人回国;而亚历山大也十分优待犹太人,相传他带兵抵达耶路撒冷时,大祭司率领人民出来迎接他;他发现大祭司的服装与一位曾在梦中预言他必征服世界的老人完全一样,他于是向大祭司下跪;他后来到处善待以色列人,并且鼓励他们移民往亚历山大城。故此在与教会的关系上,用驯良的公绵羊和公山羊来象征波斯和希腊,比较把他们形容为凶暴的巨兽适切得多。

    查考第8章。神在这里向我们启示了非常重要的信息。章的关键就在19节天使加百列告诉但以理。

    但 8:19说:“我要指示你恼怒临完必有的事,因为这是关乎末后的定期。

    这对我们的救恩很重要,我们要从中学习并将之应用我们的教会生活中去。

 

一;公绵羊的异象(8:1-4)

    但 8:1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有异象现与我但以理,是在先前所见的异象之后。

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对于“伯沙撒王”,参考71的解释。他在位的第三年是主前550年。当时先知但以理的年纪约为70这一年正是波斯王朝的创国者居鲁士合并了玛代,成为玛代波斯国。这位居鲁士不知不觉地完成了神交派给他的历史任务。

赛 45:1我耶和华所膏的居鲁士,我搀扶他的右手,使列国降伏在他面前。我也要放松列王的腰带,使城门在他面前敞开,不得关闭。

    但以理看见这异象的时候正值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巴比伦帝国依然健在。从这时往后14,以色列的被掳流放就会结束。

    “有异象现与我但以理,有关“异象”,参考71的解释。此处并没有提及71),故不是在梦中所见的异象。乃是单纯的异象,证明当时他的精神和意识都很清楚。

    “是在先前所见的异象之后。”表明这异象并非多余的陈述,这异象和前面的异象是有关联的就是第七章所说的四个兽的异象之后。但以理于伯沙撒王在位的元年梦见了先前的异象(在第七章的),过了两年之后,但以理再见到这异象(在第八章的),证明两项事实:

    其一、他是本卷的作者。

    其二、他是神的先知。

 

    但 8:2我见了异象的时候,我[以为]在以拦省书珊城中(“城”或作“宫”)。我见异象又如在乌莱河边。

    “以拦”(Elam)(今伊朗境内于巴比伦东部的高原地带。)古时本一个独立的国家,后被亚述打败成为它的附属国,后再为波斯吞并,成为波斯(Persia)国的一省

    “书珊”(Shushan意百合花,此地盛产百合花)是以拦省的省会,位于巴比伦东部约370公里的地方。(“城”或作“宫”),书珊城的皇宫是一座堡垒,十分坚固。玛代波斯的居鲁士(拉1:1)时代,书珊城风景秀丽,这成为他的冬季的首都(尼1:1,斯1:2。这城又是以斯帖的宣教基地(斯9:11-16)。汉谟拉比法典就在此地被发现

“乌莱河”(the Canal of Ulai)是在书珊城东北部的一条人工运河,运河本身十分宽阔,河幅约300m宽。城的东北,向南在折向西流到底格里斯河,离波斯湾很近

8-2.jpg 

    

    先知说,“我以为在以拦省书珊城中”,又说,“我见异象如在乌莱河边”。这两句的原文意思是,我在以拦省的书珊城,我在乌莱河边。对先知当时的位置,主要有两种看法:第一,伯沙撒王派但以理前往书珊城办事。第一种说法乃基于主后第六世纪的传说,在书珊城有但以理的坟墓,故揣测但以理曾前往该城。

第二,他在异象中被送到书珊城,但以理在异象中看见自己到了370km以外书珊城,观察当地所发生的事。从上下文看来,第二种解释比较合理。正如加尔文(Calvin)说,书珊城属于波斯,当时还是巴比伦敌人的驻防地,而且但以理没有说,我住在书珊城,只说,我在异象中加尔文又说,但以理所说的“伯沙撒在位第三年”(1),充分表示他住在巴比伦,也在伯沙撒王的管辖之下。但以理于异象中在乌莱河边,证明书珊城位于那河岸(Keil)。先知以西结虽然身处巴比伦的迦巴鲁河边,但圣灵把他的灵带到以色列地,也是在异象中发生的事(结8:340:1。先知但以理的情形正与以西结相同。使徒约翰也曾有类似的经验(启17:3)。当时先知但以理的年纪约为70岁(L.Wood),而且书珊城离巴比伦过远,老人到被视为敌人的地区去是及其不方便的。

    正如一般的叙述,1-2节但以理先交代异象的背景:时间和地点。

 

    但 8:3我举目观看,见有双角的公绵羊站在河边,两角都高,这角高过那角,更高的是后长的。

“有双角的公绵羊”双角”:表征玛代和波斯王(20节)。“公羊”在旧约表示压迫人的能力或君王(结34:17,39:18;亚10:3)。公羊虽然威猛,但他对待神的选民温和如绵羊

相传波斯王出征时喜戴上精金造的羊头头盔;考古学家也掘出这些羊头状的冠冕。绵羊是玛代波斯的国徽,曾出现在古钱币及其他古物上。故此,用双角的公绵羊表征玛代波斯是最恰当不过的。

a05.jpg 

 

公绵羊的原文是一只羊(a ram),表示玛代波斯为一国。因此当解释第二章和第七章时,不可把玛代波斯释为两国。

“两角都高”表示这玛代波斯样样都很强,强强联合。“角”象征权柄或势力(王上22:11,摩6:13,亚1:18,诗75:4)。

 早先玛代王古阿洒利曾与巴比伦王拿布普拉撒联盟围攻尼尼微城,灭亚述国,且将其女嫁与尼布甲尼撒王,因此获得巴比伦帝国的保障,玛代于巴比伦帝国早期就兴盛;玛代约于主前550年叛离巴比伦与后来兴起之波斯王居鲁士结盟,因两国之民皆属亚利安种,故并为一国称为玛代波斯。

    “这角高过那角”的这高的角指波斯,那角指玛代。预言波斯(Persia)将要征服玛代(Media)的历史。

    “更高的是后长的”但以理见公绵羊有双角,而其中一角是后长得,继续长高,故比另一角更长。这是象征玛代和波斯势力的不均等,波斯虽比玛代较后才崛起,却在波斯王居鲁士的领导下,变得比玛代更为强大,后来还征服了玛代。

 

    但 8:4我见那公绵羊往西、往北、往南抵触,兽在它面前都站立不住,也没有能救护脱离它手的。但它任意而行,自高自大。

    往西往北往南抵触”:此节预言居鲁士所领导的玛代波斯之进击方向。玛代波斯位于中东的东面,自然先向“西、北、南”进攻。这公绵羊从书珊都城出发,这正如波斯帝国向外采取军事行动一样。

    往西:往巴比伦、叙利亚、小亚细亚吕彼亚也可单单指波斯王进攻希腊的战事(参6节的诠释)。

    往北:往亚米尼亚、西古提里海(Caspian Sea)岸一带。

    往南:往埃及、埃提阿伯(Ethiopia)。

    东:圣经没有提。直到大流士作王时,波斯帝国才开始进攻国土东的地方,且多数仅是战胜后,便立刻班师回国,没有永久的并合。

    “兽在它面前都站立不住,也没有能救护脱离它手的。”这“兽”的原文是所有的兽(so that all beasts),表示其他的国家。用“兽”象征国家,回应第七章用四兽比喻四大帝国。波斯的军队骁勇善战,西征北伐所向无敌,没有一个国家能挡其锐锋。

    玛代波斯往西往北越过巴别伦城先攻吕底亚(小亚细亚一带),往南攻埃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于主前539年攻巴比伦城,巴比伦帝国,取而代之,建了玛代波斯帝国。当居鲁士率领大军转战各地时,玛代人大流士领兵攻克巴比伦首都,故他就成了第一位王(主前539536年)。主前536居鲁士平定了全部残余势力,回京登基作波斯王(主前536529年;他于主前536年下诏准许犹大人返耶路撒冷建圣殿)。

    “但它任意而行,自高自大。”“任意而行”:这本是独有的特权(2:21,4:25、355:216:26故这句话暗示公绵羊的骄傲,与“自高自大”相应。“自高自大”:描写公绵羊把自己显大,强调它的妄自尊大(本章81125节;耶48:2642)。玛代波斯帝国的版图比先前任何一个古近东历史上的帝国都要辽阔,国力也更强盛。这也是它“自高自大”的资本。

 

二;公山羊的异象(8:5-14)

 

但 8:5我正思想的时候,见有一只公山羊从西而来,遍行全地,[脚]不沾尘。这山羊两眼当中,有一非常的角。

我正思想的时候,思想”:基本意思是“分辨”,也可解作“明白”(27节;12:8);但以理指出把知识赐给那些能够分辨和明白事理的人(2:21,和合本把同一个字译作“聪明人”)。

    国际政治背景

    在这个异象中主启示了旧约教会在被掳归回之后要遭遇的事。教会受到当时国际政治形势的极大影响。

    见有一只公山羊从西而来,”“一只公山羊”指亚历山大王(Alexander the Great,356-323B.C.)所领导的希腊帝国。旧约圣经用“公山羊”比喻能力和国王(赛14:9

    而公山羊多被形容为比公绵羊更有力量(结34:7;亚10:3)。用公山羊来描写希腊的君王是十分适切的,因该国第一位君王亚历山大喜欢用公山羊代表自己,自称是利比安亚扪神的儿子,当时的人用公山羊的头代表该神。其实,希腊的“爱琴城”和“爱琴海”意即山羊城和山羊海。在希腊的古代碑石也刻有山羊的图画。

“从西而来”,表示希腊位于玛代波斯的西方。希腊也是中东的西面。

“遍行全地,”到处进攻和征服,就如玛加比壹书描绘亚历山大的战迹说:“他打遍全地直至地极,征服了无数的国家;全地在他面前寒噤不敢作声”(玛加比壹书1:3)。当亚历山大继承马其顿王位时,他年方20岁。他在位13年(336-323B.C.)之间,所占领的地盘证明他就是7:6所说的豹,也是此节所说的公山羊。对这位飞豹的战绩参考7:6的解释

他的“脚不沾尘”,原文意思是不触地(did not touch the ground),因为他“有鸟的四个翅膀”(7:6)。形容亚历山大进军神速,瞬息间就战胜了无数的敌国正如一位希腊史家所写:“亚历山大的军队每次出征都不是步行,而是飞奔”。

这山羊两眼当中,有一非常的角。非常的角”:指体积庞大(817节称它为“大角”),夺人眼目。这角在公山羊两眼之间长出,并不是生于它的头顶;公山羊头上都有两角,是正常的,但他只有一角,表示他有特殊的战略和特大的野心。这个“非常的角”就是亚历山大王当他兴盛的时候,他想成为各地百姓所崇拜的偶像(神)。

 

但 8:6它往我所看见站在河边有双角的公绵羊那里去,大发忿怒,向它直闯。

images (7).jpg 

    ”:指“角”亚历山大“有双角的公绵羊”指玛代波斯(3)。本节描写亚历山大进攻波斯的缘由

    希腊的亚历山大攻击玛代波斯的主要动机是“大发忿怒”(in the fury of his power)。

    亚历山大怒气膺胸,巴不得立刻取去公绵羊的命,故猛烈地撞击公绵羊。为什么亚历山大大发雷霆呢?理由是波斯曾两次出兵攻打希腊人;

波斯帝国第一次远征希腊是在大流士一世作王时,他于主前490年派将军达忒先占取了伊利特里亚;再挥兵进攻雅典在离希腊雅典城26英里40公里的马拉松(Marathon)地方,发生了历史上有名的马拉松大战役。大约一万多希腊雅典战士,入侵者波斯军队是他们的10倍。雅典军队在外无救兵的情况下,团结一心,运用正确的战术技巧,以少胜多,打败了波斯侵略军,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派谁到雅典城去传递这个胜利喜讯呢?一个身材高挑、面庞黝黑的士兵站了出来。他虽然肩上有伤,还是坚决表示要徒步跑到雅典城去传递这个喜讯。他就是遐迩闻名的当时担任传令兵善跑者菲迪群(Pheidippides)。为了尽快让受难同胞早些分享这胜利的喜悦。他顾不得路途遥远,一口气从马拉松跑到雅典26英里40公里的路程,到达雅典时他已累得精疲力竭,只说一句"我们胜利了"就倒在广场,闭上了双眼。 

为了纪念这个历史事迹,1896年的首次奥林匹克世界运动会决定在希腊的雅典举行,并且专门设立了一个距离为26英里40公里的长跑项目,叫marathon(马拉松长跑)。

波斯国第二次攻打希腊是亚哈随鲁(历史上称为薛西斯Xerxes)执政时,他于主前480年派出精兵六万前往攻打希腊,许多希腊城市都纷纷投降屈服,而雅典城也被焚毁,但最后波斯军在撒罗米(Salamis)海峡败于希腊军。(电影《斯巴达三百勇士》就是描述这次的战争)

 翌年(479 B.C.),波斯军在雅典西北三十哩的普拉提亚又吃一次败仗,之后无力量再出征了。

    虽然波斯军队战败了,亚历山大仍然记恨在心,誓志一雪国人的耻辱。

 

但 8:7我见公山羊就近公绵羊,向它发烈怒,抵触它,折断它的两角。绵羊在它面前站立不住;它将绵羊触倒在地,用脚践踏,没有能救绵羊脱离它手的。

    “我见公山羊就近公绵羊,”但以理看见由东而来的公绵羊,遇到从西而来的公山羊。

“向它发烈怒,抵触它”,亚历山大向公绵羊(指玛代波斯),发烈怒,攻打玛代波斯。

a06.jpg 

“折断他的两角”:主前334年,亚历山大将马其顿希腊本土交给他的爱将安提帕德管理,自己率领三万步兵、五千骑兵进入小亚西亚,攻击拥有大军的玛代波斯的大国,虽然是冒险的举动,但他顺利完成了他父亲腓利征服玛代波斯的遗愿。

这是两军的第一次打仗:334B.C.(5、6月),格拉尼库斯河(Granicus)河边(近于现在的土耳其-马尔马拉海(Marmara )。亚历山大大胜波斯军。亚历山大第一次战胜波斯军是在格拉尼库斯河一带,叫人联想起异象中两次指出“公绵羊站在河边”(3、6节)。

    第二次打仗:333B.C.(秋天),亚历山大在在伊苏斯(Issus位于安提阿的北部)。大败波斯军波斯王大流士三世弃甲而逃,逃跑时无法带走他的家眷。他所有的家眷财宝都落在亚历山大的手中。

    第三次打仗:331B.C.(秋天),亚历山大横渡幼发拉底河,经过尼西北再渡底格里斯,抵达尼尼微城东北的阿贝拉(Arbela;当时,波斯军正在阿贝拉(又称高加米拉Gaugamela会战设防准备作最后的顽抗。两军于十月一日正式交战;结果,希腊军大获全胜,继而长驱直入占领了巴比伦、书珊、波斯波立(当时波斯的首府)。大流士三世在逃亡中被他的一个省长所杀;称霸二百多年的波斯帝国就此殒亡。

“绵羊在他面前站立不住,他将绵羊触倒在地,用脚践踏,没有能救绵羊脱离他手的”,这就是主前331年,亚历山大消灭波斯帝国的经过

th.jpg 

于330年,他进了波斯堡(Persepolis),焚烧了当地的王宫,为的是纪念结束希腊人统一运动的报仇战争。

打仗一般胜负靠军势。但看希、波之间的战斗,希军军力每次都是绝对弱势,希军仍能每战必胜,其原因不是因为亚历山大伟大,乃是因为神话语的预言。神奇妙的启示是绝对的真理。真理才能成就(约17:17,罗2:2)。神动员希腊人来颠覆波斯帝国,都是神建立他国度的过程而已(2:44)。

 

    但 8:8这山羊极其自高自大,正强盛的时候,那大角折断了,又在角根上向天的四方长出四个非常的角来(“方”原文作“风”)。

    “这山羊极其自高自大,“这山羊”的原文是公山羊,就是指亚历山大。“极其自高自大”(became very great),有两种解法:第一,像第四节形容亚历山大的骄傲狂妄;第二,指山羊正在扩大自己的势力(吕本),与下一句“正强盛的时候”同义。两种解法都与上下文吻合

“正强盛的时候”,强盛是他自高自大的原因。于327B.C.他往印度进军,甚至渡过印度河。此事充分证明他“强盛”的势力。亚历山大如何渡过印度河呢?就要经过现在的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再来是印度。从马其顿起步的希腊王,在短短的9年内,能走到印度河边,充分证明他是个卓越的战略家。而且亚历山大就在帝国境内推广希腊文化和多神崇拜的宗教。希腊文化在新帝国里非常流行,有很大的影响力。例如,希腊语那时成为通用的语言。希腊哲学也成为现代西方文化的一部分。

那大角折断了指当亚历山大的权力和成就达到巅峰的时候,竟患上热病死了。他从印度重返巴比伦之后生病,于323B.C.6月13日,就结束了他豹类的蛮行死时仅33岁。他用马兵败亡他人,他本身却被病虫败亡(徒12:23)。骄傲狂心,都是败坏的征兆(箴16:18)。公义的神折断了那大角。

“又在角根上向天的四方长出四个非常的角来(‘方’原文作‘风’)。”“角根”指大角原处;“向天的四方”记述四角向四个不同的方向长出来。

“四个非常的角来”“非常”与第五节同一个字,描写四角忽然代替大角长出来的过程叫人惊讶,且引人注目。四角代替了大角。表示亚历山大死了之后,他的部下四个将军起来,把他的帝国瓜分了(参7:6的注释

东方:西流古(Seleucus I)所占的叙利亚及东面一大片土地(包括巴比伦);建立亚洲的叙利亚王朝在但以理书十一章,此地方相对埃及(南国)称为北国

    西方:卡山大(Cassander),所占的希腊和马其顿本土。

南方:多利买(Ptolemy)所占的埃及及北非的一带。在但以理书十一章,称为南国。

北方:吕西马古(Lysimachus)所占的大部份的小亚西亚(庇推尼)及特拉西

    世人的国家是四分五裂的,基督的国度才是合一的也是永远的(2:44)。

 

但 8:9四角之中,有一角长出一个小角,向南、向东、向荣美之[地],渐渐成为强大。

    “四角”就是上述的亚历山大的四个部下。

    有一角长出一个小角,“有一角”指四角中的西流古一世(Seleucus I)建立的叙利亚王朝

    “长出一个小角”指叙利亚王朝的第八王安提阿古.伊皮法尼(Antiochus Epiphanes,统治期间为175-164B.C.)也称为安提阿古四世他又自称为“伊皮法尼”,即神明(希腊丢斯)的显现。一般人却因他为人卑鄙可憎而称他为“伊皮”,即狂人的意思。

    他生于主前215年,于主前175163年作王。他是安提阿古三世的次子,当他父亲于主前190年败给罗马军时,被逼与罗马缔结和约,规定安提阿古三世交出部份领土,赔款一万五千他连得银子(可分十二年摊还,但要交付人质二十名作抵押,其中一位必须是王子)。安提阿古四世就在这条约下,以王子的身份被送到罗马为人质,约有十四年;他哥哥西流古四世作王后一段日子,于主前175年打发自己的儿子底米丢Demetrius Soter去罗马代替安提阿古四世为人质,安提阿古四世获释返国途中却在雅典停留了二年之久出任地方官。安提阿四世外表十分谦恭和民主,且慷慨大方很快就获得人的信任和拥戴(所以雅典人也赐他为“荣誉市民”的头衔,立他为地方官)。

    当他在雅典获悉哥哥西流古四世被大臣希略多路谋杀,立刻踹返叙利亚,杀掉希略多路。按当时的习俗,他应把王位交给西流古四世的儿子(在罗马作人质的底米丢);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反而用卑鄙的手段夺取了王位(11:21)。

    “小角”原文直译是“从一小处生出一角”,强调安提阿古四世本来没有资格成为皇帝,而且起初力量微小,却渐渐握大权(“成为强大”)。安提阿古四世是“小角”,与亚历山大的“大角”成强烈对比。

    要注意的是此处的“小角”和第7章的“小角”(7:8)不同的。本章的小角是在希腊帝国的四角之后,是发生在希腊帝国时期,在主前。第7章的小角是在10角之后,是在罗马帝国的时期及一直到末,在主后。

    “向南、向东、向荣美之[地],渐渐成为强大。”

    “向南”指埃及。安提阿古四世曾远征埃及(11:25-30;玛加比壹书1:16-19)。

    “向东”是位于东面的帕提亚(166 B.C.他曾攻打该地)和亚美尼亚(玛加比壹书3:31,6:1-4),即米所波大米一带(包括巴比伦波斯帝国以前的领土)。

    “荣美之地”指圣地耶路撒冷,是代表犹太全地。这是赐给以色列人的应许之地,对于选民(特别是那些被掳去巴比伦的犹太人)来说,迦南地是最荣美最上好的佳地(那地的荣美,看结5:5,20:6,38:12,亚7:14)。安提阿古四世于主前170年侵略埃及大获全胜,回国途中经过迦南地,大肆抢掠圣殿的宝物(包括金香坛、金灯台、陈设饼的桌子、一切贵重的器皿)。

    他对圣地所行的恶行可代表世界末日的敌基督。所以把“小角”解释为敌基督安提阿古四世是正确的。

 

但 8:10它渐渐强大,高及天象,将些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用脚践踏。

    “它渐渐强大,高及天象,”“渐渐成为强大”(上一节)和“渐渐强大”(本节)。这里指出这个小角本来是及其卑微的,后来渐渐强大的。作者在此很有技巧地表达了他的轻蔑。

“天象”和“星宿”在此处是相等的。(耶32:22)它们象征些什么呢?这有两种可能:第一,“天象”乃指天上的日月星辰(创2:1),常被人当作神明敬拜(耶8:2;番1:5),暗示安提阿古四世命令人把他当作神明一样的尊崇敬拜,他要成为名副其实的“以比反尼”(神明的显现)。他这样做法,重蹈明亮之星的覆辙;明亮之星曾说:“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众星以上”(赛14:13)。安提阿古四世要高及天象,与平等;他更要代替星辰成为人敬拜的对像(“把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用脚践踏”)。

    第二,“天象”乃指选民(创15:5,22:17;出12:41;但12:3;太13:43),故“将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用脚践踏”乃描写安提阿古四世迫害杀戮犹太人(玛加比壹书1:24、30);据说,他曾一下子杀了约十万的犹太人。下两节(11-12)详论他的罪状。

两种解释都合理;第一种强调安提阿古四世的狂傲,与第11节的“自高自大,以为高及天象之君”吻合;第二种解释偏重于他迫害犹太人,与11节下半部至12节的描写首尾呼应。

 

    但 8:11并且它自高自大,以为高及天象之君。除掉常献给君的[燔祭],毁坏君的圣所。

    “自高自大”(11,11:36),自称为神(11:36)。他的名字爱比发尼斯(Epiphanes)是希腊文,意思是显现(manifest)。他说,自己是宙斯(Zeus)神的显现。在他末期的硬币上说,Theos Epimanes(god manifest),意思是神显现。不过当时他的政敌称他为Epimanes(改了两个字),意思是狂人。

    “以为高及天象之君。”以为高及表示一厢情愿的提高自己。“天象之君”天军之主宰(the ruler of the host),就是“万君之君”(the Ruler of rulers)(8:25)。安提阿古四世自诩为神明,与平等。安提阿古四世向神挑战(Calvin)。他“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11:36),就是攻击以色列的神。

亵渎神是敌基督习惯性的大罪(帖后2:4,启13:5)。当主耶稣基督审判的时候,敌基督就是被擒拿的第一个对象(启19:20)。

除掉常献给君的[燔祭],“除掉”的原文(heraim,was removed)意思是收起来。“常”字的原文(hatamid,the regular)意思是规定的、正常的、依法的、连续的。常献”:指以色列人早晚要献上的祭性(出29:38-42),此处可象征选民所有献祭敬拜神的礼仪。“君”是指8:25所说的至高神。

象征敌基督的安提阿古四世强迫犹太人除掉敬拜神的礼拜,是要施行他的希腊化的政策。安提阿古四世敕令的重点乃是叫犹太人弃神拜己,这是敌基督之人的自灭行为。于168B.C.12月15日,他所发布的敕令引起了许多犹太人的反感。可惜,当时许多的犹太人弃神崇他,逼迫乃是信仰生活的试金石(11:32,12:10)。

“毁坏君的圣所。”“毁坏”的原文(hushlak,was cast down)意思是摔倒。“君的圣所”的原文意思是the place of His Sanctuary,就是为敬拜神分别为圣的圣殿。于170B.C.暴君安提阿古四世侵略耶路撒冷,进入圣所,甚至进入至圣所,掠夺黄金圣物包括贵重的宝石类。安提阿古四世虽然没有销毁圣殿,但他过分地亵渎神的圣殿。

安提阿古四世曾下令:“凡在圣殿内所行的全燔祭、和平祭及奠祭,都应废止。安息日和节日一律禁止遵守。”(玛加比壹书1:45)既然没有人前往圣殿献祭,圣殿就因而荒凉。不但如此,他还变本加厉在圣殿建立希腊丢斯神像和敬拜丢斯的祭坛,以猪肉为祭。他名副其实“毁坏了圣所”,污秽了圣殿。亵渎圣职人员和圣所。行淫来污秽己身。他又禁止犹太人的儿童行割礼,放弃律法,改变所有规则。强迫犹太人吃猪肉,又到处兴建外邦偶像的祭坛,命令犹太人参予拜偶像的仪式(玛加比贰书6:18-31)。若人不随从此令,就要处死。

1112节异象就接近尾声,并且以除掉常献给君的燔祭,毁坏君的圣所结束。换句话说,神殿的敬拜停止了。(这一异象对应的是将来神殿的恢复。)

 

    但 8:12因罪过的缘故,有军旅和常献的[燔祭]交付它。它将真理抛在地上,[任意]而行,无不顺利。

“因罪过的缘故,”根据19节我们知道是因为犹太人的罪过,神将他们交出去。以前由于以色列对神不忠,以前导致耶路撒冷和圣殿被毁,人们被掳到外邦。现在以色列人再次堕落不信,就是12节所说的过犯。神容许安提阿古四世实施他邪恶的意图。

“有军旅和常献的[燔祭]交付它。”“军旅”的原文(tseba,host)意思是天使(10)。也可释为百姓指犹太人(13)。这些犹太人也就是旧约神得教会已经从被掳中回归的,但却成为皇帝仇视的对象。“常献的[燔祭]”指犹太人的信仰敬拜方面的,特别是献祭方面。

“它”指那暴君安提阿古四世。

因为被掳回归的犹太人继续犯罪,神就将他们交付安提阿古四世。

当安提阿古四世来到耶路撒冷的时候看见圣殿以及对以色列神的敬拜。安提阿古四世自以为神,因此就视以色列的神为威胁,要摧毁以色列的信仰。他污秽并亵渎圣殿,除去常献的燔祭,他禁止一切献祭和相关礼仪。实际上对神的敬拜都停止了。

安提阿古四世在常献燔祭的地方(圣殿)安驻军队,阻止人献祭。他在常献燔祭的地方安放了希腊的丢斯神像(13节)。他用残忍的暴力,毁坏了犹太人的生命和信仰生活。污染圣殿。安提阿古四世曾纵容军兵屠杀犹太人,抢劫和毁坏耶路撒冷,连城墙也拆毁了(玛加比贰书1:20-50)。尤其对不服从他的虔诚人所行的刑法是无法形容的。

虔诚的犹太人,为律法不怕死,给他们的孩子行了割礼。因为他们不服从暴君的敕令,所以暴君把他们勒死在十字架上。当他执行绞刑时,把他们的孩子挂在父母的颈项上一起杀死。因为情形非常恶劣,许多人逃到旷野的洞穴里去。有的洞被暴君的人发现,有一次他们迫使洞里约1,000人因窒息而死。当时被掳的妇女和孩童共有10,000人以上”(犹太古代史12册5:4)。

    它将真理抛在地上,[任意]而行,无不顺利。“真理”指神的话,就是律法(玛2:6。摩西的律法是暴君希腊化政策的最大障碍。律法书和先知书都被烧毁,不允许人抄写,保存任何抄本。如果被发现,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安提阿古四世派官员赴各城各乡搜集律法书,然后把律法书付之一炬。他折磨犹太人,改变他们的信仰,并且强迫他们接受希腊的宗教;他这样做,目的是要统一犹太人,强迫他们希腊化。敬虔的信徒很多被逼迫杀害。在这场争战中,神的教会似乎不能幸免。

“任意而行”的原文(ashtah,it worked)意思是行完了,完成了。“无不顺利”的原文意思是成功了,亨通了,繁荣了。12节告诉我们安提阿古四世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以色列人的罪。神将他们交出去,神许可这恶人在圣地无不顺利,不是因为他的伟大(他的别名为一个小角);乃是因为全能者神的预言,神暂时任凭他任意而行。

对于当时教会情况更糟糕的是:在圣殿中侍奉的犹太祭司在安提阿古四世亵渎圣殿的时候与他合作。

安提阿古四世到来之前,希腊文化已经传遍整个帝国,希腊文化同样也来到耶路撒冷。腐败的希腊文化和生活方式也在犹太人当中盛行起来。从11:32以及圣经其他经文当中我们知道教会陷入到宗教混合主义当中。混合主义思想就是各种信仰当中都有真理,真理不是唯一的。结果犹太人就开始多神崇拜而不单单敬拜独一真神耶和华。这些内容我们会在11章中详细查考。教会也受到希腊不敬虔的娱乐方式的影响。

耶路撒冷的大祭司成为安提阿古四世的仆人,帮助他推行希腊文化。大祭司耶孙建造一间希腊风格的体育馆,他还引入希腊的教育方式教导耶路撒冷的年轻人。

结果教会信徒开始远离违背神的律法和先知。当安提阿古四世到来的时候,以色列人已经做好迎接的准备。以色列人从属灵的角度上说已经预备好迎接他。

暴君用暴力政策来威吓犹太人,结果弃神背道,崇拜他谄媚他的人陆续增加。趁着机会,他把希腊人的异教公布出来代替了神的律法。

问题很严重。又会有谁希望神再次停止指向耶稣基督的敬拜和献祭呢?但神的确如此行了。神许可安提阿古四世摧毁耶路撒冷的一切。这段圣经教导我们只有建立在神真理之上的信仰才能蒙神悦纳。因为神在他的圣言中教导我们不要按照人的想法来敬拜他。

 

    但 8:13我听见有一位圣者说话,又有一位圣者问那说话的圣者说:“这[除掉]常献的[燔祭]和施行毁坏的罪过,将圣所与军旅(或作“以色列的军”)践踏的异象,要到几时才[应验]呢?”

我们要注意不是但以理而是一位天使第一个发问。但以理听见这两位天使的交谈。

这“一位圣者”是第一位圣者。“那说话的圣者”也是第一位圣者。“那说话的圣者”的原文(palimoni,that one)意思是那位。这字的原动词是pala(to be made wonderful),意思是奇妙。加尔文(Calvin)把palimoni释为Wonderful One,就是基督。他引用以赛亚所说的耶稣的别名“奇妙”(pele,wonderful)(9:6)来强调这位圣者为基督。Pele是pala的名词。加尔文说,被造的天使不知道神的这些奥秘(弗3:9-10)。

“我听见有一位圣者说话,又有一位圣者问那说话的圣者”发问的是第二位天使。他问“那说话的圣者”基督:“这[除掉]常献的[燔祭]和施行毁坏的罪过,将圣所与军旅(或作“以色列的军”)践踏的异象,要到几时才[应验]呢?”“除掉常献的燔祭”指被安提阿古四世除掉的犹太人敬拜神的礼拜。“施行毁坏的罪过”表示安提阿古四世在圣城的一切恶行(12)。“毁坏”可暗示一个人因疯狂做出的破坏行为,用此影射安提阿古四世的别号(“伊皮马尼”──“狂人”)。“圣所”是敬拜神的圣殿。“军旅”为百姓。“践踏”指安提阿古四世残忍的逼迫。“异象”是记在9-12节小角残害犹太人的启示。

“要到几时应验呢”应作“要到何时呢”,选民受迫害和圣殿被污秽要多久呢?天使用他的理性知道神预期将会制止这恶人的行为。

这是天使问基督有关安提阿古四世结束逼迫犹太人的时期,和安提阿古四世灭亡的时期。

流放之后,犹太人回到巴勒斯坦,被掳回归的犹太人要重建圣殿,居住在耶路撒冷。教会将会重建,恢复对神的敬拜。因此又有了“常献的燔祭”。但是他们要面对新的威胁,外有撒旦的引诱,内有腐败堕落。结果神又允许仇敌逼迫教会,甚至停止了圣殿的敬拜。他得了权柄和能力在特定的时间去做这毁坏的工作。最后神会怜悯他的百姓,除去他们的仇敌。

这里我们看到天使非常关心神的荣耀和教会的福祉!(彼前1:12)这值得我们效法和学习!如果天使都急切地想知道神的工作,我们若不如此的话就连冰冷的石头都不如。弟兄姐妹们,我们要密切的关注耶稣基督招聚教会的工作中,积极参与并为之祷告。这些天使是激励我们的榜样。

 

但 8:14他对我说:“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

既然如此,“他对我说”的“他”就是主基督。(先知可能也问这样的问题,至少也在想这样的问题),基督把洁净圣所的奥秘告诉他的先知,到2300日“圣所就必洁净”

    对于2300日,有许多不同的看法。第一,“二千三百日”:原文直译为“二千三百个晚上和早晨”,如果是回应第11节早晚的献祭,由于每天献祭两次(早晚各一次),二千三百次的献祭就是1150日,等于3多一点。按照基督的启示,于主前165年12月25日,战胜希腊军的马加比(率领犹太阵营的领袖)洁净了神的殿。自从安提阿古四世发布他敕令之后,满了三年,神的话就应验了

    第二,“二千三百日”乃由安提阿古四世于主前171发生许多事件中的一件迫害犹太人起计算,直至他死于主前16512月25日圣殿被洁净,共2300天,大概6年零3个月,不够7年(完全的数目),故同样象征一段短时间。

只是我不明白2300日是具体从何时开始算起的,只能参考上面的两种计算法然而神要审判安提阿古四世是确定的,是我们确定知道的。当安提阿古四世还在侵略波斯的领土(在波斯地区)时,他听到马加比军战胜的消息时,他就生病了。对于他的病,有人说,是腹痛,有人说,是精神错乱。无论如何,“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来10:31)。当他临死时,告诉他的亲友们说,“我的病是不能治的。我遭遇此病的原因,是因我侵略犹太时,掠夺圣殿,亵渎他们神的缘故”(犹太古代史12册9:1)。他留下了这句话,于主前164年春天,就结束了亵渎神的一生。

    其实,无论是那一种说法(11502300日)都象征选民受迫害是有一个限期,不会永无止境地继续下去。撒旦敌基督有能力,但主耶稣基督仍然是永远的王。他能胜过教会一切的仇敌(诗25:2、3、代下14:11、伯14:20,启17:14)。

圣所就必洁净狭义来说,指圣殿必会恢复原状(参玛加比壹书4:43f)。安提阿古四世迫害选民一段时期,玛加比的革命就暴发了,祭司马他提亚的儿子犹大(别号“玛加比”,就是大锤的意思)成功地反抗安提阿古四世,带领革命军攻入耶路撒冷,于主前1651225日进行清洁圣殿的工作,一年后举行了圣殿奉献礼。“圣所得洁净”,恢复原来的光荣。

    林后 1:3-7愿颂赞归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父 神,就是发慈悲的父,赐各样安慰的 神。我们在一切患难中,他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 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我们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我们受患难呢,是为叫你们得安慰,得拯救;我们得安慰呢,也是为叫你们得安慰;这安慰能叫你们忍受我们所受的那样苦楚。我们为你们所存的盼望是确定的,因为知道你们既是同受苦楚,也必同得安慰。

 

三;公绵羊,公山羊异象的解释(8:15-27)

 

    但 8:15我但以理见了这异象,愿意明白其中的意思。忽有一位形状象人的,站在我面前。

    但以理所见的异象就是关于公绵羊(8:3-4)和公山羊(8:5-14)的异象。先知想知道两异象的意思。又有一个异象马上出现了。

“忽有一位形状象人的”,是基督(Calvin)16节称他为加百列。虽然基督还没有道成肉身,但他象人(7:13)显现,都是要预告他道成肉身的奥秘(提前3:16)。目前是为安慰他的先知,站在他面前,告诉他异象的解答

但以理在本节以后,他也再次看到天上的使者,再次听到了他们的声音。启示文学的特色也表现于天上神秘的存在,向特殊的世人揭露将来世事的变化。但以理要明白异象的意义,正是但以理要让当代的人明白他藉异象所要传达的信息。

 

但 8:16我又听见乌莱河[两岸]中有人声呼叫说:“加百列啊!要使此人明白这异象。”

有一个神秘的声音,耶柔米却认为是米迦勒的声音,因为犹太人传统认为第13节那两位天使是米迦勒和加百列,一般学者认为说话者是基督。根据15节有一位形状象人的,现在发出人的声音很自然这位一位形状象人的。“加百列啊,要使这人明白这异象”。此句话证明这位说话的人就是基督(Calvin)。除了基督以外,谁能命令加百列,说这样的话呢?

加百列这是圣经第一次提到天使的名字。从以诺壹书9章和20章,犹太人认为加百列是天上天使长之一。他和米迦勒是的使者,也是以色列的守护天使。最高级的有七位天使长(另一种传统说共有四位),他们的名字是:乌利尔(Uriel),拉斐耳(Raphael),拉吉尔(Raguel),米迦勒(Michael)(犹9)沙拉奇(Saraqel),加百利(Gabriel),和拉米尔(Remiel)。其中米迦勒(10:13)和加百列是重要的天使长。在这个异象中,加百列是异象的解释者。

“加百列”:意即“神的勇士”,除了在本章解释公绵羊和公山羊的异象,他在第9章也用七十个七的预言向但以理解释被掳七十年的意思。在新约加百列显现给撒迦利亚预报施洗约翰的诞生(路1:11-20),后又显现给马利亚预报基督降生。(路1:26-38)

“这人”是但以理。基督命令他的使者加百列,叫他把这异象的意思,传达给但以理,使他明白其意思。

 

但 8:17他便来到我所站的地方。他一来,我就惊慌俯伏在地,他对我说:“人子啊!你要明白,因为这是关乎末后的异象。”

“他便来到我所站的地方。”但以理还在异象中站在乌莱河的地方(16),加百列来到这地方。

    “他一来,我就惊慌俯伏在地,”当加百列走近但以理,但以理惊惶害怕,立刻俯伏在地这是人遇到神圣使者常有的反应(士6:22;伯42:5;赛6:1-5)。这种因惧怕而伏在地上的反应可能是表示人对神圣存在的敬畏和仰慕。而且人在这种情况下也会觉得自己的有限,污浊不洁,不配面对神圣的感觉。

    以西结见异象也因惊慌而俯伏在地(结1:28,3:23,44:4)。“俯伏在地”包括尊敬的意思(启1:17,22:8)。

    他对我说:人子啊“人子”在本卷只出现两次7:13,和8:17。前者指基督,后者指先知。这里天上的使者对人类的称呼(参结2:13:180:17)。这种称呼表示人类为受造物的尊贵地位8:4-5加百列以这样的称呼安慰但以理的称呼。人人都会惧怕圣者。主耶稣基督是至圣的神,又是荣光充满的神。人人都要敬畏他。

    “你要明白”,是命令词(Discern),意思是辨识。

    因为这是关乎末后的异象。关乎末后的异象 加百列的话表示这个异象的重要性,因为这个异象所要传达的信息是犹太人极其关心的事情。

    此句预言三个重要的意思:

    ①恶人的灭亡。

    把“末后”视为犹太人被安提阿古四世迫害的末期预言敌基督安提阿古四世灭亡的时间。按照先知的预言,神藉着马加比(是虔诚的祭司Mattathias的五位儿子中第三个儿子)军队,击败了安提阿古四世的大军,而解放了以色列人,使他们的独立运动成功。神的话初步这样成就了。

    ②世界的末了。

    “末后”有被解作末世,即主耶稣第降生后和再来前那段日期(就是新约时期)作敌基督的要陆续地出现。神能审判安提阿古四世,照样,在世界的末了,也能审判一切的敌基督,因为神所设立的审判主是从死里复活的基督(徒17:31)。

    永恒的国度。

    末后是指时间和历史的终局。现世的一切都将结束,永恒的国度将打开历史的新纪元,根据但以理的预言,这世界有四个帝国: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罗马(2:38-43)。“当那列王在位的时候,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国,永不败坏,也不归别国的人,却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这国必存到永远”(2:45)。神审判列国,是设立基督永恒国度的过程。

   

    但 8:18他与我说话的时候,我面伏在地沉睡;他就摸我,扶我站起来,

    基督的使者与但以理说话,他就“面伏在地沉睡”,表示他紧张。“沉睡”应释为晕倒,像一个沉睡的人一般失去了知觉(创2:2115:12);启示文学常有指出人因得知的计划而惊慌昏迷(但10:9;启1:17)。

    “他就摸我,扶我站起来”:加百列摸但以理(赛6:7;耶1:9),使他苏醒,重新有力,加百列把他扶持站起来。“站起来”正是一个人觐见君王的礼仪(斯5:2),也表明但以理不但要听见的启示,更要准备根据所得的启示采取行动。

    主耶稣基督医治病人,常用手摸他们(太8:159:20、21、29,14:36,17:7,20:34)。

    

但 8:19说:“我要指示你恼怒临完必有的事,因为这是关乎末后的定期。

    “恼怒临完必有的事”:指因选民犯罪不守和祂所立的约而导致祂“恼怒”;恼怒指的是神对以色列的忿怒,“恼怒”的原文(Zaam,indignation)意思是神的义怒,就是神对人的罪所行的审判(赛10:5,26:20,耶10:10,结21:31,22:31)。被掳之前以色列人顽梗悖逆,拒绝悔改。虽然神不断差遣先知警告他们,但是以色列人继续犯罪,轻视神的律法。最终神向圣约的子民发怒。起先神兴起亚述王掳走北国10个支派,这发生在主前721年。120多年后,神又差遣巴比伦王掳走犹大。在这两个事件之间,政权已从亚述帝国转移到巴比伦帝国。被掳流放对神的百姓而言是极可怕的。更糟的是,只有那些人数很少的忠信余民在巴比伦唱着哀歌,希望回到耶路撒冷。

“临完”的意思是结束之后(in the last end)。首先是耶利米书29:10-14节应许在犹大被掳满70年后,神的忿怒就会止息。当但以理看见8章所记载的异象,就是犹大两个支派以及以色列十个支派的少数余民回归耶路撒冷之时,这就加百列所说“恼怒临完”的含义,神的忿怒止息了。神通过先知耶利米应许教会将要复兴。现在重要的问题就是:被掳回归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微小,脆弱的教会返回应许之地后会遭遇什么?教会之前在亚述和巴比伦帝国时期经历苦难。还会有更野蛮,危险的帝国来逼迫回归后的教会么?当然,被掳前的以色列顽梗悖逆,回归之后他们会重蹈覆辙么?神会再次忿怒么?这章内容将会解答我们的疑问

神的子民会遭遇什么,教会还会受到新的掌权者的逼迫么?教会会受不敬虔文化的影响么?神向但以理启示了答案。神启示神子民的光景将会很惨淡。

    安提阿古四世对选民的迫害是“恼怒”的最后阶段;因为的“忿怒就要完毕”(赛10:24),“忿怒过去”后(赛26:20),选民的历史揭开新的一页;那就是旧约过去,新约要来临。而这最后阶段的迫害是有“定期”的,不会无止境地延长(11:36)。

    “关乎末后的定期”,(参17节的注释)此句表示神对恶人安提阿古四世的审判,神审判敌基督安提阿古四世的事,是以色列人在巴比伦受神恼怒之后(临完之后),必有的事。作者认为安提阿古四世的统治是最后的危机,是罪孽和邪恶的极致。在不久的将来会显出祂公义的审判。

    主前550年,但以理见第8章的异象(8:1)。

    主前536年,神对以色列人的恼怒临完(拉1:1)。

    主前164年,神审判安提阿古四世预表世界末日的定期。

    神的大审判临完之后,他永远的国度必被完成,是神话语的终极应验。

 

    但 8:20你所看见双角的公绵羊,就是玛代和波斯王。

加百列开始解释但以理所看见的两个异象。此节的“王”是复数,表示玛代和波斯的列王。对于“双角的公绵羊”,参考8:3、4的解释。

公绵羊代表将要来的帝国玛代波斯帝国。这个帝国在但以理书2章尼布甲尼撒的梦中就是巨像的银胸,在但以理书7章就是熊。两角的公绵羊代表玛代波斯帝国。这是极其强大的帝国。第4节说“公绵羊往西、往北、往南骶触,兽在它面前都站立不住,也没有能救护脱离它手的,但它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这对于但以理来说是立时的安慰。这意味着巴比伦这个金头,第一只兽,以色列的仇敌将会被玛代波斯毁灭。

 

    但 8:21那公山羊,就是希腊(原文作“雅完”,下同)王;两眼当中的大角,就是头一王。

那公山羊,就是希腊(原文作雅完,下同)王;”这个帝国在但以理书2章尼布甲尼撒的梦中就是巨像的铜腹,在但以理书7章就是豹。“公山羊”是亚历山大王代表的希腊帝国。

“希腊”的原文(Yawan,Greece)字音是雅完(Javan),是圣经对希腊所用的名称(创10:2、4,赛66:19,结27:13)。

“两眼当中的大角,就是头一王。”就是亚历山大王。关于大角亚历山大王,参考8:5-8节的解释。

公绵羊和公山羊明确的身份,使得但以理了解未来事件发生的先后顺序。他知道即将到来的玛代波斯帝国,之后就是有一个(大角)大能的王建立的希腊帝国。

玛代波斯帝国正式建立从主前539-331年,延续了200来年,之后它遭遇强大的敌人就是有着大角的公山羊亚历山大大帝。这位伟大的将领和他的军队来自希腊的马其顿。亚历山大行动迅速,遍行全地,脚不沾尘(5)。亚历山大带领他的大军向东扩张,打败一切抵挡的力量。他们遭遇玛代波斯的大军,发生激烈的战斗,最终亚历山大获胜。他继续征战,在短短不到13年的时间里他将自己的帝国从希腊扩张到印度。

由于玛代波斯帝国的攻击,尼布甲尼撒梦中巨像的金头被毁灭了。现在希腊的大军摧毁了像的银胸。非人手所凿的石头耶稣基督摧毁了抵挡他的巴比伦和玛代波斯帝国。我们从实际发生的历史就可以知道这预言应验了。我们的神多么伟大!

 

    但 8:22至于那折断了的角,在其根上又长出四角,这四角就是四国,必从这国里兴起来,只是权势都不及他。

    “至于那折断了的角,”,是于主前323年过世的亚历山大王。好战的亚历山大年仅33岁就死了。

“在其根上又长出四角,这四角就是四国必从这国里兴起来,”的意思指四角是从大角亚历山大那里分裂出来的。这四角是亚历山大的四个部下所占的四周。帝国被四个将军:西流古(Seleucus I)吕西马古(Lysimachus),多利买(Ptolemy),卡山大(Cassander),瓜分,帝国一分为四(参7:6注释)。

    “只是权势都不及他。”表示他们四个人的权势都不及亚历山大的意思。有关四角,参考第8节的解释。

 

    但 8:23这四国末时,犯法的人罪恶满盈,必有一王兴起,面貌凶恶,能用双关的诈语。

    这四国末时,犯法的人罪恶满盈,更好的解法是译作:“这四国末时,就是当罪恶满盈的时候”。“犯法的人罪恶满盈”:指那些愿意被希腊文化所同化的犹太人,他们丢弃了祖传的信仰(玛加比壹书1:11-1543:52),也骗及鼓励同胞与他们看齐,学效希腊的生活方式;当他们离经叛道的罪恶到达高峰时,安提阿古四世就兴起。是公义的,祂等到一个人或一个国家恶满盈贯,才加以刑罚(创15:16;帖前2:16)。神为要教训他们,把他们交给面貌凶恶的敌基督

    必有一王兴起,亚历山大的帝国分裂之后末期,必有一王兴起,是安提阿古.伊皮法尼(Antiochus iv Epiphanes)(215-163B.C.)。安提阿古四世是叙利亚王朝的第8任国王,他在位11年(175-164BC)。他是在但以理看到异象之后375年出现的。安提阿古四世是个残忍的人。

面貌凶恶,能用双关的诈语”:“面貌凶恶”原指他为人厚颜无耻;他是一个面孔傲慢之人,是属于厚颜无耻的妓女之一类(箴7:13)。

“双关的诈语”形容他诡谲多端;这君王智力极高,精于政治上的权术欺骗别人,有极大的能力作恶。只要达成他的目的,他可随时易口,背弃诺言(参玛加比贰书4:7-26)。

    他生性暴躁,狡诈多疑。他不是像其他伟大君王一样光明正大获得王位。相反,他靠着诡诈的方法窃取王位。这也是他人生的写照。他拥有很大的权力,毫无疑问神许可这个残暴之人毁灭多人。

 

    但 8:24他的权柄必大,却不是因自己的能力,他必行非常的毁灭。事情顺利,[任意]而行;又必毁灭有能力的和圣民。

    “他的权柄必大,”安提阿古四世大半生东征西讨,直到建立起大的国家,得到极大的权柄。

    “却不是因自己的能力”让他暂时掌权,他不过是怒气的工具(19节);但以理书强调一切王权都是源于,是祂把国度、能力、尊荣赐给君王(二37),也是祂废王立王(二21)。有一些学者认为安提阿古四世的权威“不是自己的能力”,乃是源于鬼魔的权能,是因撒旦的帮助(启13:2),这也是在神的许可掌管之下。

“他必行非常的毁灭。”

“事情顺利,[任意]而行;”参考8:11,12节的解释。神暂时任凭他,是神奇妙的旨意。

    “又必毁灭有能力的和圣民。”“有能力的”指被安提阿古四世征服的国家的掌权者或他的政敌;也有学者认为此词和“圣民”都指那些遭受安提阿古四世迫害却仍然忠于的选民。

 

但 8:25他用权术成就手中的诡计,心里自高自大,在人坦然无备的时候,毁灭多人。又要站起来攻击万君之君,至终却非因人手而灭亡。

    “他用权术成就手中的诡计,”“权术”是技术(skill)。为成就手中的诡计,他不择手段。他机智过人,以致诡计得逞。

“心里自高自大,在人坦然无备的时候,毁灭多人。”他心高气傲,他的名字伊皮发尼(Epiphanes,Manifest)意为显现,表示他是宙斯(Zeus)神的化身。这名字充分证明他是自高自大的暴君。他以为自己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能用权术成就心中的诡计。

 

在人坦然无备的时候,毁灭多人他事先没有发丝毫的警告,就阴谋对待以色列民,当他派总税务司亚波罗牛斯抵达耶路撒冷的时候,他假意说些甜言蜜语,以致大家都不怀疑,他忽然用全力积极攻城,杀死了以色列许多人(请参看:玛喀比比传上卷129节以下;下卷52326节)。

“多人”从本节开始常在但以理书出现(9:27,11:14、33、34、39、44,12:2、3),这词在死海古卷可指“蒙拣选的团体”,在但以理书则描写那些在患难中仍然忠于的圣民。我们一定要透过这小角攻击以色列和圣殿的现象看到本质。它不但是撒旦用来摧毁教会的工具,同时也妄图中断诞生耶稣基督的谱系。撒旦想要阻止耶稣基督的到来。(启12)这就是安提阿古四世杀死如此多犹太人的原因。这会摧毁神拯救罪人的计划。

   “又要站起来攻击万君之君,”“万君之君”:指(11节称祂为“天象之君”)。安提阿古四世迫害的选民和污秽的圣殿;他所做的是明目张胆地攻击,根本不把放在眼内。在他胆大妄为的极致便是他灭亡之时。那些高抬自己,亵渎神,杀害圣徒,破坏教会,就是历代敌基督的共同罪行(3:14,7:8、25、8:11,25、11:28、30、31、36,赛37:23,帖后2:4,启13:5,6)

    至终却非因人手而灭亡。表示神亲自审判敌基督。“非人手”回应234-35节那“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尼布甲尼撒所看见的大像(2:31),也被非人手飞来的石头打碎了(2:34、35、45)。当希律不归荣耀给神时,“主的使者立刻罚他,他被虫所咬,气就绝了”(徒12:23)。

    “而灭亡。”这个陈述简短又确定。安提阿古四世的灭亡也是来自;他不是被人杀死的,乃是他在波斯战败,受刺激而忧郁而死(玛加比壹书6:6-16;玛加比贰书9:5-29)。

 

但 8:26所说二千三百日的异象是真的。但你要将这异象封住,因为关乎[后来]许多的日子。”

    “所说二千三百日的异象是真的。”我们可以说这个异象是“早晚的异象”。这里的早晚指的是早晚的献祭。出埃及记29:38-39神吩咐以色列人每天必须要献早祭和晚祭。这成为敬拜神的重要的一部分。现在我们知道安提阿古四世针对的焦点就是圣殿当中的敬拜服侍。他的目标就是要摧毁对神的敬拜和教会。我们再次看见神为何在7章用凶残的兽来代表这些帝国参考8:12-13的注释)

但以理书8:14节说“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25节我们读到安提阿古四世“至终却非因人手而灭亡。”神会在6年零3个月后除去安提阿古四世的统治,并确保恢复早晚的献祭。救赎的福音要重新在圣殿中宣讲。感谢神,撒旦诡计没能得逞。不仅圣殿的敬拜得以恢复,神圣的血脉也得以保存。应许的弥赛亚必定降生。神子民的罪债被偿清,他们就得着永生。

在此加百列强调说,这2300日的异象是真的

“但你要将这异象封住,因为关乎[后来]许多的日子。”封住”的意思是鉴定或证实某东西,或者封存或确保某东西得以保持机密和妥善保存。但以理被告知要封住这异象。这不是说他要对此保密,而是说他必须要仔细保存这从神来的异象。因为那成就的时候还有“许多的日子”。洁净圣所的日子是主前165年12月25日,所以对于但以理那时来说还要等385年(550-165B.C.)以上。若要等世界的末了,还有更多的日子。

本章的异象的解释部分(15-26节)主要记述

第一,解释异象者(15-18节);天使加百列显现,跟乌莱河边传来或米迦勒的声音叫加百列向但以理解释异象,指出这异象是有关安提阿古四世迫害选民的最后阶段。

第二,异象的解释(19-25节);由于异象的焦点是安提阿古四世的迫害,故加百列只是轻描淡写提过波斯、希腊、和由希腊分裂出来的四国,却集中描写安提阿古四世;他有几个特点:(a)他厚颜无耻;(b)他为人诡诈,善用手段;(c)他势力越来越大,但不是靠自己的力量得来的;(d)他成功地消灭多人(尤其是犹太人);(e)他骄傲自大,攻击;(f)他被毁灭却非经人手。

第三,异象的处理;加百列吩咐但以理保存异象,因为在遥远的将来才应验。

 

   但 8:27于是我但以理昏迷不醒,病了数日,然后起来办理王的事务。我因这异象惊奇,却无人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于是我但以理昏迷不醒,病了数日,”原是描写但以理“晕倒”;因为异象的意义深远,对选民影响又是这么大,但以理如遭晴天霹雳,昏迷不省人事。另一方面,他可能因极度难过痛心而病倒,因为得知同胞因犯罪而受严厉的刑罚。

    因此,他好像被异象“打倒了”,人筋疲力倦至卧病在床,生病数日。

    “然后起来办理王的事务。”几日后才有力量从床榻起来,办理伯沙撒王的事务。此事证明当但以理见异象时,他的身不在书珊城,乃在巴比伦(8:1、2)。

“却无人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但以理可能与当时的好友或其他敬虔的人分享看到的异象,却无人明白但以理所见的异象内容。加尔文解释说当但以理谈论这异象的时候,没有人愿意听他,反而嘲笑他。(27)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的犹太人不愿意回归。但是但以理却不沮丧,他要好好保存这些启示。

神做事都是有意义的,他既然让先知得知这异象,又保存下来。多年之后,古时的人们和现今的我们就能清楚的看到神是如何计划和运作万事的。历史的的确确是按照神对但以理的启示发生了。

但以理的异象会让历世历代的教会准备好在这个抵挡神的世界当中鼓励安慰忠心的信徒。

 

总结

    本章重点记录了安提阿古四世的兴起和他对选民的残酷迫害,他不但折磨选民,更是自高自大攻击(侵犯祂的子民和污秽祂的圣殿)。但是,仍然坐为王,掌管一切,安提阿古四世终必灭亡(非人手所毁灭)。

    本章继续发挥前七章的主题,一个狂妄的君王(就如尼布甲尼撒、伯沙撒、安提阿古四世)终必遭受刑罚,因为整个世界都是在的控制中,任何人(包括最有权力的君王)如果骄傲自恃与作对,都不能逃出祂的手,必受祂的惩罚。

    既然万物都在祂的掌管之下,选民受迫害自然也是祂所准许的(因为他们背弃圣约),这迫害也会在祂指定的时间内完结(“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这些“圣民”乃指在逼迫中仍然忠心于的选民,他们不像那些“犯法的人”(23节)不但接受希腊的文化,还放弃自己的信仰;“圣民”就像但以理和三个朋友一样,他们不肯让外邦的事物(第一章是“王的食物”)玷污他们对的信心和忠心。

    故此,本章再次提醒被掳到巴比伦的犹太人:不要忘记一切都是在的掌管之中,他们要洁身自爱,不让任何事物影响他们的信仰;在任何环境下仍然要忠心于,就算为此遭受逼迫,也会按祂的时候插手干预。

 

但以理书8章对于现今我们的教导

教会仇敌的凶残

    这章内容揭示出教会仇敌的本质和目标,就是要摧毁教会。政治和文化被用来当作毁灭真敬拜和信仰的工具。这要引起我们警惕,也促使我们在自己所生活的社会中自己学会分辨哪些事情会威胁到教会。使徒约翰在约翰壹书4:1告诫我们要分辨诸灵。

世界历史就是教会史

    帝国的兴衰本质上都为神通过耶稣基督召聚教会而服务。神使用这些来成就他的旨意。在这个过程当中,神使用管教,试验来炼净他的子民。有时候神会让他的教会经历死荫的幽谷,为的是让我们更多信靠他。就像一个智慧的父亲管教他的儿女,使他们回到圣约当中。

教会历世历代的境况

    但以理书8章向我们显明教会总会面临极大的艰难。我们需要随时儆醒,为要临到的内忧外患做好准备。

安慰,确信,忍耐

    在这个动荡不安的世界当中,耶稣基督的教会却有安慰。耶稣基督的死平息了神的忿怒。神继续安慰他的百姓。“你们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赛40:1)这意味着神会在他子民遭遇困境的时候安慰他们。这令我们安心,同时也让我们在困难的时候要学会忍耐。

圣经的可靠性和权威性

    但以理领受预言,玛代波斯帝国的兴起,亚历山大希腊帝国会兴起,以及他的国会一分为四。在异象之后多年,这些预言都应验了。后来有关安提阿古四世的预言也准确应验了。加尔文说:从 这个预言的应验就可以知道圣经是准确无误的权威。先知但以理详细预言了将要发生的事,没有人能这样做。我们要清楚知道并且完全确信圣经是真实无误的。

 

 

改革宗长老会温州教会

陈达长老

2014.6.12-28于温州利府花苑

 

 

资料来源:

绝大部分是以韩国刘焕俊牧师的但以理书注释为大纲(经他本人书面授权了);

澳大利亚约翰长老对但以理书的讲课内容。

    圣经研读版新译本

另外

丁道尔旧约圣经注释《但以理书》包德雯 著  校园(2003)初版 p178-187

天道圣经注释《但以理书》邝炳剑 著 天道书楼 (1996.12三版) p232-258

 

 

 

 

附录1

玛代波斯往西攻巴比伦,往北攻吕底亚(小亚细亚一带),往南攻埃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于主前539年灭巴比伦帝国,取而代之,建了玛代波斯帝国。当居鲁士率领大军转战各地时,玛代人大流士领兵攻克巴比伦首都,故他就成了第一位王(主前539至五三六年)。主前五三六年居鲁士平定了全部残余势力,回京登基作波斯王(主前五三六至五二九年;他于主前五三六年下诏准许犹大人返耶路撒冷建圣殿)。其后历代的王乃是亚达薛西(主前五二九至五二二年;他受犹大人敌人的上本控告,失察下令停止建殿)大流士一世(主前五二一至四八五年;他考察记录,找到居鲁士王下诏的记载,准许继续建殿);亚哈随鲁(主前四八五至四六五年;他娶以斯帖作王后,重用末底改,善待犹大人);亚达薛西一世(主前四六五至四二五年;他下诏准许修建耶路撒冷城),亚哈随鲁二世(主前四二四年)大流士二世(主前四二三至四五年);亚达薛西二世(主前四五至三五八年);亚达薛西三世(主前三五八至三三八年);亚撒斯(主前三三八至三三五年)大流士三世(主前三三五至三三一年)大流士三世就是第八章中与公山羊相斗的公绵羊;他于主前三三一年在尼尼微附近之亚比拉战役中败于希腊的亚历山大帝,玛代波斯帝国至此灭亡。

 

 

 

附录2

玛代

玛代皇朝于公元前550年被波斯吞并后,玛代与波斯便成了一政治混合体。玛代人仍被波斯所器重,在波斯朝內担任要职,但后来落入敘利亚人(西流基人)手中,玛代人便成了以游牧生活方式散居在苏联南部的民族,即伊朗、伊拉克、敘利亚和土耳其等国边界上的库尔德人。他们曾多次发动叛乱要求独立,因而成为执政者的威胁,同样他们要求独立的行动又成了流血事件的记录。

玛代 - 简介

玛代 (前728–前550年)(又称玛代(Madai Empire)王国、米底亚王国(Median Empire))是一个古伊朗王国,领土面积最大时西起小亚细亚以东,东至波斯湾北部。他们隶属印欧语系,是第一批在伊朗高原地区定落的民族。亚述帝国曾入侵伊朗高原试图征服。亚述的入侵促使米底各部落走向联合,从而形成了玛代 国家。 
玛代 - 历史

根据希罗多德文本记载,玛代 王国的创建者是迪奥塞斯。因他善良忠诚、常为人民解决争端,在公元公元前700年左右被推举为国王,并建造了埃克巴坦那。然而,由于这个记载与亚述的一些文献相违,因此历史学家一般以弗拉欧尔特斯(即迪奥塞斯的儿子)作为玛代 的开国君主。弗拉欧尔特斯领导玛代 人征服波斯,但相传在一次对亚述的战争中丧生。在这段时间,斯基泰人从高加索地区进入伊朗西部,并统治了玛代 王国一段时间。其后,弗拉欧尔特斯的儿子基亚克萨雷斯于公元前675年成为玛代 王国的君主。他组织了玛代 军队,将其分为持矛士兵、持弓士兵和骑兵;将埃克巴坦那定为玛代 的首都。公元前615年,基亚克萨雷斯卒众攻打亚述的阿拉普哈(Arrapkha,即现今的基尔库克),又于次年包围尼尼微,惜未将其攻克。其间,基亚克萨雷斯的孙女与新巴比伦的尼布甲尼撒二世结婚,两国正式联合。公元前612年,基亚克萨雷斯联合新巴比伦再攻打尼尼微,并于8月将其攻陷。公元前609年,吞并了强盛一时的亚述。在此之后,基亚克萨雷斯继续向西进兵,吞并了乌拉尔图王国,并与小亚细亚的吕底亚发生冲突。公元前582年,由于日蚀关系,玛代 与吕底亚结束战斗;并在希腊数学家泰勒斯协助下,两国结为友邦。 
玛代 - 结局

公元前585年,玛代 最后的国王阿斯提阿格斯继位,他把女儿下嫁给了玛代 附庸地区波斯的贵族阿契美尼德(Achaemenid)家族的冈比西斯一世,后来生下王子居鲁士(Cyrus the Great);前550年,居鲁士起兵反叛玛代 ,最后打败阿斯提阿格斯,建立了波斯帝国,玛代 王国结束。[1]

玛代 - 后裔现状

玛代皇朝与公元前550年被波斯吞并后,玛代与波斯便成了一政治混合体。玛代人便成了以游牧生活方式散居在苏联南部的民族,即伊朗、伊拉克、敘利亚和土耳其等国边界上的库尔德人。他们曾多次发动叛乱要求独立,因而成为执政者的威胁,同样他们要求独立的行动又成了流血事件的记录。有些激进的库尔德人,如奥贾兰所领导的库尔德工人党,为要得回自己的土地和政权,他们不惜在各处发动恐怖袭击行动,到处放置炸弹或放火破坏,酿成无数平民和游客的伤亡。1999年二月,奥贾兰土耳其政府诱捕,激进的库尔德工人党份子更誓言以自杀式攻击进行报复。[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