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以理梦中的异象-四兽】7:1-28

2014-06-12 21:47:46 陈达长老 人次浏览 来源 字号:T|T

【但以理梦中的异象-四兽】
&【地上的四帝国和神的国】
(7:1-28)
读经:7:1-28
   启 14:14我又观看,见有一片白云,云上坐着一位好象人子,头上戴着金冠冕,手里拿着快镰刀。
   
引言:
本卷的内容可分为两部,第一部是历史(1-6章)。第二部是异象(7-12章)描述了但以理领受的异象和预言。
复习:
巴比伦帝国曾经盛极一时,它幅员辽阔,非常强盛。巴比伦的皇帝都是暴君,他们侵略吞并弱小的国家。但是有一天却突然灭亡了。为什么那么大的帝国会灭

但以理梦中的异象-四兽

&【地上的四帝国和神的国】

(7:1-28)

读经:7:1-28   

启 14:14我又观看,见有一片白云,云上坐着一位好象人子,头上戴着金冠冕,手里拿着快镰刀。

引言:

    本卷的内容可分为两部,第一部是历史(1-6)。第二部是异象7-12描述了但以理领受的异象和预言。

    复习:

    巴比伦帝国曾经盛极一时,它幅员辽阔,非常强盛。巴比伦的皇帝都是暴君,他们侵略吞并弱小的国家。但是有一天却突然灭亡了。为什么那么的帝国会灭亡?世俗史书和大学课程里面给出了各种不同的原因。他们所说的都是关于军事或经济实力以及策略等原因。所有的解释都大同小异,不外乎是:适者生存。但这都是对历史错误的解释。糟糕的是这些解释都表明人们从来没有在历史当中从神那里学到任何功课。

    巴比伦为何灭亡?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巴比伦是一个不敬虔,抵挡神的国家,因此神要毁灭它。巴比伦灭亡不是因为居鲁士有更强大的军队和优越的策略。而是因为他是神所膏立的人,被神拣选来承担毁灭巴比伦帝国的重任。

强大残忍的巴比伦帝国想要统治所有人,不但是身体还要统治他们的灵魂。它入侵列国,摧毁神的殿,藐视神的圣名,扼杀教会。这里我们看到其中有极大的争战,神的国和撒旦的国争战,正义与邪恶对决。这场争战的胜者是神,我们可以从巴比伦的灭亡当中学到如下功课:

    神会公开维护自己的圣名。极有权势的尼布甲尼撒王自取其辱,公开承认神的圣名并记入史册。伯沙撒公开被神审判,并且当晚执行判决。这些记载下来的历史教训是留给所有掌权者的,就像神在说,不要骄傲,轻视我,不然我迟早会报应你。

    诗篇2:10-12现在你们君王应当醒悟。你们世上的审判官该受管教。当存畏惧事奉耶和华,又当存战兢而快乐。当以嘴亲子,恐怕他发怒,你们便在道中灭亡,因为他的怒气快要发作。

    神会审判那些反叛抵挡他的人。神激动他的仆人居鲁士和他的军队,代表神摧毁残忍的巴比伦。巴比伦所剩下的只是那些陈列在博物馆中的遗迹,作为人类的教训摆放在那里。论到公义,今天很多人抱怨世界没有公义,所以神不存在。但是巴比伦因自己的罪恶受审判,这就是最大的证据,这就是公义!

    神会将教会从撒旦的攻击中拯救出来。以斯拉记1章就记载居鲁士容许神的百姓重返家园。

    通过信心的眼睛我们才能正确认识历史。神一直在历史当中做工,但以理书7-12章就启示了这种历史观。但以理的预言是出于神对他的启示。当我们查考但以理书7-12章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什么才是正确的历史观。历史就是对神如何维护自己的圣名以及保护教会抵挡攻击的记录。历史就是耶稣基督召聚,保守他所爱的教会直到世界末了的记录。在但以理书7-12章当中耶稣基督要向我们启示神国度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情形。他向我们显明历史上的动荡和战争是由两个国度的冲突造成的.这种对立和冲突是神在起初就设定好的。我们将会看到虽然表面上历史当中充满人类的冲突和争战,但是坐在宝座上的磐石耶稣基督他完全掌控历史事件的发展,并把它们引向终局。

    通过信心的眼睛我们就能领受神藉着历史给我们的教训。这样我们就能知道该如何生活。正是因为基督掌管万有,我们就能够勇敢面对未来,并且得着极大的安慰。

    7章概览

    我们先从整体上了解但以理书7章的内容。虽然本章开始了但以理书的后半部,但是它和前面的内容息息相关(接续2:4,6:28),本章仍然是用亚兰文写的。第七章主要讲述了4方面的内容:

1;四兽代表政治权柄,就是历世历代的君王、独裁者和他们的帝国。

2;教会,神的选民受到这些兽的严酷的攻击和逼迫。

3坐在高天宝座上的神要审判这些兽。

4人子(耶稣基督)以及众圣徒将会得到永远的国度、荣耀和权柄。

    纵观人类历史,这些兽,就是政治权柄带来混乱,暴力,战争,毁灭,死亡。战争不仅发生在强大的国家之间,他们最终抵挡的是神和教会。但是耶稣基督掌管历史。在启示录5章中耶稣基督展开历史的书卷。他得着权柄,智慧和荣耀去统管历史进程。他要用铁杖辖管列国为的是

   *维护神的圣名

   *召聚,护卫和保守他的教会直到世界末了

   *警告,审判那些抵挡他,妄图摧毁神教会的邪恶势力。

    在历史终结的时候,神会在他的宝座前审判这世上所有执政掌权的。他会将永恒的国度归给耶稣基督和那些真信徒。因此但以理7章贯穿从但以理的时代到最终审判期间的所有历史。

    接下来我们来看7章的具体内容。

一;四个兽的异象(7:1-8)。

1;但以理见异象的时候(1)。

    但 7:1巴比伦王伯沙撒元年,但以理在床上作梦,见了脑中的异象,就记录这梦,述说其中的大意。

    巴比伦王伯沙撒元年伯沙撒是从拿伯尼杜斯(主前556-主前539)在位第三年开始负责巴比伦国的行政。因为代替他父王掌权,所以我们称他为摄政王。他父亲的第三年,就是主前553年,是他的元年。对两位王的关系,参考5:1的解释。

但以理在床上作梦,见了脑中的异象,但以理”这表明这书的人类作者就是他自己,但以理他得到神的启示。

“梦”和“异象”有何不同呢?看原文,梦是单数,异象则是复数,表示作一次的梦,看见几项异象。“见脑中的异象”的意思是,但以理的异象不是心理作用,乃是超自然的启示,强调他见异象时神志清醒的。加尔文(Calvin)说,当先知们接受神奥秘的时候,不是用肉体的眼睛,乃是藉着圣灵的光照和智慧。他说,这次但以理的异象是神把他的奥秘启示给但以理,叫他用安静的心来接受的。

就记录这梦,述说其中的大意。按照圣灵的带领,他把异象记录下来了。

u=1876598036,221816575&fm=21&gp=0.jpg

“其中的大意”,也可作“以下是此异象的开首”,与28节的“那事至此完毕”首尾相应;根据这句话,我们说,这第一节是本章的序言。第二至廿八节乃是但以理所见的异象。

   2;四个兽的异象(2-8)

    但 7:2但以理说:我夜里见异象,看见天的四风陡起,刮在大海之上。

但以理说:”又用第一人称“我”,来强调本卷的作者,和看见异象的事实。“夜里见异象”这里的情景和撒加利亚书1:8相似。“见”字原文意思是观看(I was looking),在本章出现九次(2、4、6、7、9、11、12、13、21)。每次看见新异象或新的进展,他就用此字来介绍其情况。

“看见天的四风陡起,刮在大海之上。”“天的四风”是启示文学常用的表现(启7:1,结37:9,亚2:6,6:5),“四”根据上下文应当是全地,“天的四风”来自东南西北四方的大风,表示支配世界各国的天上的权柄。

“大海”平常是指地中海(民34:6,书1:4),但以理看到的是个无尽的海,不像是地中海,指无底的深渊(创7:11,赛51:10)。对希伯来人而言,大海既危险且神秘,不得平静(赛57:20),列邦就像这海一样,天使解释(17)海为世界。

    但 7:3有四个大兽从海中上来,[形状]各有不同:

.“四个大兽”:圣经常用野兽或怪兽比喻外邦列国(结29:368:3074:13,:80:13;赛27:1)。这四个是“大兽”,体积惊人,凶猛残暴。象征四个大帝国。正如,现代的人用动物代表一个地方或国家一样,苏格兰用狮子,威尔斯用龙,俄罗斯称为北极熊,美国用鹰。

6597538158609835316.jpg

“从海中上来”:描述它们从海中走上陆地(启13:1),它们是一个接踵一个地上来,而不是同时一起上岸;它们可能是被汹涌的海浪上陆地。“海”指世界。世界的兴亡盛衰正象大海起浪平静一样。

四个大帝国可代表全世界的列国。在本卷的第2章,尼布甲尼撒所看的一个人体大像有四个不同的构造。大像的启示和四个兽的启示有相同的内容。这次神用四个兽的异象来更详细启示预言世界历史的终末。

2010060578884089.jpg

人像和四兽的比较:

人像

四兽

象征

兴亡年代

参考

金头

狮子

巴比伦

625-539B.C.

539B.C.年陷落,统一国,强国

银胸

玛代波斯

539-331B.C.

居鲁士开始,分裂,残酷的强国

铜腹

希腊

331-31 B.C.

指亚历山大,快速的侵略和分裂

铁腿

第四兽

罗马

31B.C.-A.D.?

铁腿铁牙的最后强国,分裂灭亡

    神用金属来象征刚硬的世人,用动物来象征凶恶的世人以下论四兽的详情。在此我们要强调的是,神用动物来象征世上的国,其目的乃是叫世人羡慕人子基督的国度(7:13、14)。

① 第一个兽(4)

    但 7:4头一个象狮子,有鹰的翅膀;我正观看的时候,兽的翅膀被拔去,兽从地上得立起来,用两脚站立,象人一样,又得了人心。

头一个像狮子,有鹰的翅膀”:“狮子”是百兽之王,而“鹰”是禽鸟之首,“狮鹰”揉合强调第一兽的威武,是凌驾一切飞禽走兽之上。

11dd6d5279dg214.jpg

    “狮子”象征尼布甲尼撒本人和巴比伦(耶4:7,49:19,50:17、44),狮子为兽王,就是最可怕的。神用狮子来启示尼布甲尼撒是象狮子一样的凶恶。世人称他为暴君,他的继承人也不例外。

“有鹰的翅膀”象征巴比伦的军队(4:19耶49:22,结17:3,哈1:8)。神用鹰的翅膀来启示巴比伦强大的军队。“翅膀”为复数,应该是两个翅膀。狮子已经是可怕的,又加上大鹰的两个翅膀,表示巴比伦强大的力量。巴比伦征服了许多地方,包括遥远的以色列地。

6598252841168835383.jpg

    但以理在第二章指出尼布甲尼撒就是大像的金头(2:38),与此处的“狮鹰”吻合。巴比伦皇宫的大门也置有鹰翅膀的狮子雕刻,作为守门神;而且,有翅膀的狮子是巴比伦的国徽。其实,用“狮鹰”象征尼布甲尼撒和他所代表的巴比伦国是最恰当不过的。

    我正观看的时候我继续凝神观看。“正观看”的原文和第二节的“见”字是相同的。

兽的翅膀被拔去,意思是神控制巴比伦,不叫它继续的扩大(Calvin)。尼布甲尼撒因狂妄被罚,赶到田野,在青草中,与野兽同居同吃,一举一动仿若野兽;有如翅膀被拔去的狮子一样,因受创伤而不能像往日一样威风凛凛,统治百兽。这是巴比伦的暴君被至高的神控制,是翅膀被拔去的好例子(4:24)。

兽从地上得立起来,用两脚站立,象人一样,又得了人心。

描写尼布甲尼撒谦卑后,兽心变回人心(4:1634);另一方面,这几句话也描写巴比伦国早期君王残狠暴戾,与野兽无异,被神教训之后,好象降为卑(4:37)。后来的统治者却较有人性,不像以前的君王那样大肆杀戮;“得人心”也可指巴比伦现要成为人,恢复人的尊贵。

②第二个兽(5)。

    但 7:5又有一兽如熊,就是第二兽,旁跨而坐,口齿内衔着三根肋骨。有吩咐这兽的说:“起来吞吃多肉。”

又有一兽如熊,就是第二兽,“熊”的力量和形状都不及狮子威猛正如白银次于黄金一样(2:39),熊虽然不及狮子,但他也是凶恶的猛兽。在圣经里面,狮子和熊常常是一起出现的,表示这两种动物都是可怕的(撒上17:34,箴28:15,何13:8,摩5:19)。

images (2).jpg

第二兽“熊”象征玛代波斯。在第2章的四个帝国中,第二个部分(银部),象征玛代波斯,在此四个帝国中,第二个兽解释为玛代波斯是合乎历史的事实。

“旁跨而坐”的原文意思是举起一边(it was raised up on one side),表示他要攻击目标的行动此句启示玛代波斯将要征服敌人的备战状态。居鲁士王25年来的征服活动是凶恶的。

在第二章的人体大像中,“膀臂”(arms)有两个,在此“旁跨而坐”的意思表示一边(one side),那他还有一边。玛代是一边,波斯是另一边。在8:3的“公绵羊”象征玛代波斯(8:20)。他有“双角”,一角是玛代,另一角就是波斯。在8:3又说,“更高的是后长的”,表示波斯是在玛代之后兴起的,但比玛代强。

images (4).jpg

“口齿内衔着三根肋骨。”这“三根”是玛代波斯要征服的巴比伦、埃及、底亚(Lydia)三国后来这三国被玛代波斯吞吃是事实。“三”是一个象征性的数字,也可当作一个约数用,加尔文(Calvin)说,这“三根肋骨”启示玛代波斯征服邻国的贪心,因为他所征服的国家不仅是三个而已。

另一方面,“三根肋骨”可代表圣经提过的三个巴比伦王,就是尼布甲尼撒,以未米罗达,伯沙撒。这熊和头一个狮子一样势不可挡。他一口中就有“三根肋骨”,是更清楚地象征玛代波斯的征服能力。

“有吩咐这兽的,说,起来吞吃多肉”,是谁说的呢?加尔文说,此句启示神自己的护理,神当然不是劝人当暴君,但是神能动用尼布甲尼撒、居鲁士等人来执行他的审判(参耶25:9,27:6,43:10,赛44:28)。神宣布叫这熊起来吞吃(devour)多肉(much flesh)。熊体积大且食量惊人,三根肋骨不能满足它的胃口。

“起来吞吃多肉”,玛代波斯侵占许多国。玛代波斯算是军国主义的军事大国。当时他军事动员的小规模为30-100万人左右。居鲁士的军队有70万,600艘船,12万海军。这第5节启示的重点,乃是玛代波斯国继续征服敌人的军事活动。

③ 第三个兽(6)。

但 7:6此后我观看,又有一兽如豹,背上有鸟的四个翅膀;这兽有四个头,又得了权柄。

“豹”象征亚历山大的希腊帝国“豹”以行动迅速和聪明驰名(耶5:6,何13:7,哈1:8,启13:2)。

6597900997448168309.jpg

   “背上有鸟的四个翅膀;”豹原来是时速约100公里的快速动物,再加有鸟的四个翅膀”,加强形容此豹的速度惊人,其跑速如四翼齐飞。头一个兽只有一对翅膀(第4节),而豹却有两对,可见希腊征服敌人的速度远比第一国快速。神用豹来启示亚历山大政权快速凶恶的征服世界(2:39)

2036189981525312524.jpg

       “又得了权柄”的“得了”之原文(yehib was given)为被动词“他又被赋予权柄”和上面的两兽一样,豹归于更高的能力管辖,它并非靠自己的本事得到权柄所有的权柄都在至高神的掌管之下。神准许君王,使他“掌管天下”(2:39,4:17、25、5:21)。神如此护理世界各国的历史,是为要建立人子基督的国度(6:26)。神护理的目的,乃是叫世人知道世上的国都是要过去的,神的国却是永远的(启21:1)。

 

亚历山大13-16岁时,是亚里斯多德(Aristotle,384-322B.C.)的学生,他年方20岁时,就继承他父亲腓力(Philip)完成了统一希腊的大业希腊国征服世界是从亚历山大展开的特别是主前333年的秋季,在伊苏斯(Issus , 位于安提阿北方约80公里)击败了波斯大军。当时波斯王大流士三世放弃了他的军队逃走了。后来亚历山大以破竹之势侵占叙利亚、巴勒斯坦、埃及等地,主前332年11月,亚历山大到了埃及,当地民众欢迎他为解放者。于主前331年,他到了米所波大米平原,主前330年他被称为亚西亚王(Lord of Asia)。主前327年入侵印度,终于主前323年6月13日,结束了他12年8个月的豹类生涯。他的将军(后来的埃及王多利买(Ptolemy , 323-284B.C.)把他的尸体运到亚历山大港,纳入黄金棺中。

这兽有四个头” 第一,指地球的四角,描写希腊帝国所向无敌,征服各处(相传亚历山大甚至远征印度)。第二,指亚历山大死后国家分裂为四,每一部份由一位将领管治;“四头”就是四个将领这四个头乃是预表四个将领所管辖的四区。这国的版图广大。

    “头”象征王,是启示录的说法(启12:3,13:1,17:3、、7、9、10)。亚历山大流了人血,占了地土,“掌管天下”(2:39),但他也是空手走了。结果他的家庭,他的国就开始分裂了。“他的母亲当年80岁,遭受暴力死亡,他的妻(罗散拿,Roxana,是居鲁士的女儿)被勒死,他的儿子悲惨地灭亡了,他的弟兄被杀,说实在,他的全家族都遭受横死。(Calvin的注释第13册19页)。按照此句的预言,只有四个头分配管理亚历山大以豹性行为所夺取的领土。第一个头为西流古(Seleucus I),是得了叙利亚和近东诸国,建立亚洲的西流基帝国。第二个头为吕西马古(Lysimachus),是得了小亚西亚一带。第三个头为多利买(Ptolemy),是得了埃及和北非的一部分。第四个头为卡山(Cassander),是得了希腊和马其顿本土。加尔文说,上述的分割是亚历山大过世之后,他的部下4个将军立刻进行的。神以四个翅膀,和四个头来启示希腊国的结局。

④ 第四个兽(7)。

但 7:7其后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第四兽甚是可怕,极其强壮,大有力量,有大铁牙,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脚践踏。这兽与前三兽大不相同,头有十角。

“其后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是对第四个异象的序言。这个序言不但和在前面的三个异象的序言不同,而且和7:2的总序言(对四个异象的)很相似,证明先知要公布一项异常的事。

“第四兽”象征罗马帝国。这第四兽没有兽名,因为在世界从来没有象他的动物(Calvin)。它的形状令人难以描述,在前面用狮子象征巴比伦,熊象征玛代波斯,豹象征希腊,前面的三个兽是人类所知的最有力最凶猛的,那么更可怕的在后面。现在没有动物能象征罗马帝国。

6598248443122324363.jpg

    “甚是可怕的”(frightful)意思是无法形容他的形状。就像启示录象征敌基督的野兽一样可怕(启13:2)。

    “极其强壮”(terrifying)。比前面的三个兽更强壮,更凶猛。

    “大有力量”(exceedingly strong)。它有可怕的力量,恐怖的力量,征服的力量。古代罗马军队有百战百胜的力量。当他们侵攻英国时,他们的海军队伍到了英国海岸,他们首先下船,然后把他们的船全部烧掉,表示他们非战胜不可。当时在海岸埋伏的英国军,看见这种战术,他们已经魂飞魄散了。结果英国变成罗马的国土。这只是一个例子而已。

    “有大铁牙”。征服的武器。表示罗马是铁国(2:40第四国,必坚壮如铁,铁能打碎克制百物,又能压碎一切,那国也必打碎压制[列国]。)他的军队是铁军。他们所戴的全副军装是齐齐全全的,连一点缝隙也没有。

    “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脚践踏。征服的方法。“吞吃”(devoured)表示把敌人完全消灭(诗79:7,耶10:25,但2:40)。“嚼碎”(crushed)表示把敌人破坏。“所剩下的用脚践踏”表示除了消灭、破坏以外,对所剩下的余民施加压力,不叫他们再起来。有人(Leupold)说,“罗马的征服是不断的,在罗马军面前,迦太基(Carthage)也无法存留。罗马对于被征服的国家施加压力,不叫它发展”。这就是用脚践踏的恶行。

    这兽与前三兽大不相同,的“不相同”原文(me shane yah,was different)是分词,表示继续的不同,长久不同之意思。其不同的情形如下:没有兽名、甚是可怕极其强壮大有力量、有大铁牙、吞吃嚼碎、用脚践踏、头有十角。

第四兽的形状与前三兽当然不同。他征服的领域和手段都是可怕的,又是恐怖的。他的统治方法更不同。前三兽对占领地的行政管理不强,但第四兽就不大相同。为统治占领地,设立君王,组织机构,结合殖民,强制支配,统治许久,就是大不相同。罗马的分裂更是大不相同。神用这种怪物来启示罗马帝国为凶恶的政权。其目的乃是叫圣徒警戒

    “头有十角”。他们的“头有十角”,角象征王。“至于那十角,就是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7:24)。那么从罗马国出来的十王究竟是谁呢?这十王是难确定的。把“十”当作象征性的数是合理的(Lange),那么这十角(十王)就是罗马帝国征服各地的重要君王。

    从更后面来讲,“十角”和人体大像的“脚指头”(2:41、42)启示同一个真理,是指分裂。先知但以理清楚说,“那国将来也必分开”(2:41),“不能彼此相合,正如铁与泥不能相合一样”(2:43)。本卷说,第四国就是世界最后的国,再来是人子耶稣基督的国(2:44)。那么罗马国也可代表全世界。如此看来“十角”就是指从罗马(世界)出来的许多王,都是属于敌基督的众王。“十王”(7:24)和“列王”(2:44),同样是指世界末了的分裂情形。现代就是分裂时代,谁也不能收拾这混乱的世界。

    上述的四个兽异象启示几项重要的共通点:

    一来,世上的国正象猛兽一样的凶恶,没有一个是例外的。

    二来,世上国唯一的骄傲就是征服,彼此相侵,彼此相咬。

    三来,分裂而消灭。神如此护理全世界,为的是叫世人羡慕人子耶稣基督的国(7:26-27)。

⑤ 一个小角(8)。

    但 7:8我正观看这些角,见其中又长起一个小角;先前的角中,有三角在这角前,连根被它拔出来。这角有眼,象人的眼,有口说夸大的话。

    “这些角”是第7节的“十角”。“其中”(among them)是在十角之后的意思。“又长起一个小角”的“一个小角”指谁,是一个难定的人物。小角”:有不少圣经学者认为这是指“敌基督”(启13:5-817:11-14)。加尔文(Calvin)说,“一个小角”是该撒(Julius Caesar)和继承他的其他该撒就是亚古士督(Augustus),提庇留(Tibeius),卡利古拉(Caligula),革老丢(Claudiu

s),尼禄(Nero)等人。

     “先前的角中,有三角在这角前,连根被它拔出来”,它虽称为“小角”,力量却最大,消灭了其他三个“角”。“小”表示轻蔑之意。

b69dd5b9cbef76097a0d0a372edda3cc7dd99e96.png

    这角有眼,象人的眼,有口说夸大的话。”:暗示这“小角”是人,有人的“眼”(8:23)和“口”,表示小角有智慧,可以像人一样说话;“说夸大的话”是攻击亵渎神的话7:25,11:36)。玛加比壹书用此词句描述安提阿哥四世(玛加比壹书1:24,可比较11:36。(这样的话,必须解释第一兽是巴别伦,第二兽是马代,第三兽是波斯,第四兽是希腊,对照整个经文还是不妥)

这小角不是超自然灵界的权势,乃是一个骄傲狂妄的人。在大而可畏的神面前,人实在是渺小的。

这些兽为何如此可怕?

    为什么但以理在异象当中看到的这些政权都是很可怕、残忍、丑陋、暴力的兽呢?因为但以理看到的正是这些政权的本质。撕下伟大繁荣文明的面具就显出他们本来的面目。他们的本来面目是什么样的呢?

    这些帝国是由魔鬼所驱使。这世上一切的暴力和战争说到底都是由10章提到的魔鬼所激起的。主要有三件事。

1)魔鬼挑起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以巴比伦王为例,他想要控制所有人的身体和灵魂。他向各国宣战,使大地战抖,使列国震动,使世界如同荒野,使城邑倾覆,不释放被掳的人归家(赛14:16-17。他是残暴冷血的杀手,就像一头凶猛的狮子。他不满足统治人的身体,还要统治人的灵魂。他将自己的神和国家看作是拯救者,迫使所有人向他的金像下拜。如果他们不从,就会死,我们可以回想但以理3个朋友的遭遇。所有人都要接受巴比伦的异教文化。巴比伦受邪灵驱使,因为撒旦想要得到人的身体和灵魂。他威逼(3个朋友在火窑中)利诱(但以理和他的朋友接受巴比伦的食物和教育)。撒旦使用所谓文明或落后这剂毒药来吞噬成千上万的人。这就是为什么神要用危险的猛兽来启示这些帝国。他们不过是魔鬼的工具。我们会这样来看待那些所谓的文明,还有我们自己的基督教文化么?

2)魔鬼挑动列国抵挡神。邪恶的国家以及他们的领导人向神挑战。他们想要取代神的位置。例如,尼布甲尼撒想要与神同等(赛14)。像他这样的政治领袖想要拥有神的权柄和荣耀。他们要统治人们的身体,思想,生活,道德,就是他们的一切。他们想要夺取神的荣耀,想要像神一样受称颂和敬拜。

3)魔鬼怂恿列国攻击教会。但以理看到这些邪恶的野兽,尤其是第四兽和它头上的角与至高者和圣徒争战。21节说那小角与与圣民争战,胜了他们。直到亘古常在者来给至高者的圣民伸冤。这令但以理甚是不安,因为教会就是这些可怕的兽和权柄的攻击对象。这兽甚至胜过圣民。在其他章节当中我们回来查考这是如何发生的。

说到底这场争战是神的国与撒旦的国的冲突。这种冲突从创世记3:15就已经开始了。我们从启示录12章中也能看到这场争战。撒旦竭尽所能想要摧毁神的国度。哪里有对神的敬拜和顺服,那里就是神的国度,因此撒旦就要阻止对神的敬拜和顺服。这些兽和帝国所从事的各样活动都是为了这个邪恶的目的。

   

二;审判四个兽亘古常在者(7:9-12)。

1;神是审判主(9-10)。

    但 7:9我观看,见有宝座设立,上头坐着亘古常在者。他的衣服洁白如雪,头发如纯净的羊毛。宝座乃火焰,其轮乃烈火。

    突然之间,但以理进入到审判的场景当中。但以理现在看到全能的神自己的一个异象,是一位君王的威严可畏的形像,祂坐在自己的宝座上,准备审判世上的列国(上面的四个兽)

“见有宝座设立”“宝座”原文是复数,有学者认为这“复数”并不是描写有多个的宝座,只是强调上帝的宝座荣美和崇高但更可能的是,基督与上帝一同施行审判,故不是只有一个宝座。“宝座设立”暗示天上法庭一切准备就绪,快要开庭审判。

    “宝座”为复数,但“坐着”为单数,神本身是审判者。

    “亘古常在者”(the Ancient of Days),神的永存和永在(诗9:8,29:10,90:2)。

    “洁白如雪”象征神的圣洁而高贵(诗:51:7,启3:5,4:4)。

    “纯净的羊毛”象征神的圣结(启1:14),暗示神满有智慧,令人肃然起敬。

    “宝座乃火焰”象征神的审判。此处的“火焰”一方面表明上帝作为审判官所具有的刑罚能力,可以消灭恶人(诗56:9;结13:9;玛4:1),另一方面也是威武庄严的记号

“其轮乃烈火”的“轮”表示到处有神的审判。

这里用对偶的诗歌表达了神宝座四周的秩序和美丽(借此与大海及兽的混乱作对比)。

    令人想起有几处经文所提到的在天上的议会,神坐在宝座上,主持天上法庭的审判,侍立的天军执行祂所吩咐的话(请看:王上22:19以下;伯1:6以下;赛6:6以下)。祂乃是在圣者之中大有威严的上神(诗89:7),祂在诸神之中行审判(诗82:1),这里所描述的神,正如旧约的其他地方一样,是一位坐在宝座上的(结1:26;43:6以下;赛6:1)。宝座有发火的轮子,这使我们想起以西结所见的,有车辇的宝座,从那里发出火来(请看:结1:4,13,15以下;10:2,6以下)。把火的审判和神的审判相提并论,又是很熟悉的一项(例如,诗50:3),这是旧约之中神的显现的一个特色(例如:诗97:3以下)。

把神形容为审判全地的仲裁的画面,在旧约中非常普遍(请看:创18:25;诗7:8;50:4;82:8;94:2;96:10;赛2:4;32:22),并且也见之于新约(请看:罗3:6;来10:30;12:33,雅4:12等)。

在马太福音启示录也说到这一位人子,要坐在祂荣耀的宝座上,审判以色列的十二个支派(太19:28;25:311:13以下;10:5以下)。这些经文描述耶稣是与人人皆有关联的:祂要作审判活人死人的主(彼前4:5;参照:徒10:42;雅5:9)。祂在地上为人的时候,就宣称祂要与父神一同审判世人(约8:16);将来得国降临的时候,要作审判全地的主(提后4:1)。在别处的经文中,主耶稣亲自向祂的门徒保证,跟从祂的十二个门徒,将来也要坐在十二个宝座上,审判以色列十二个支派(太19:28;参照路22:30)。

按照保罗所说,主耶稣要与祂的圣徒一同负起审判这个世界‘审判天使’的责任(林前6:2以下);

    但 7:10从他面前有火河发出。事奉他的有千千,在他面前侍立的有万万。他坐着要行审判,案卷都展开了。

从他面前有火河发出。前节说,神的宝座象火,此节说,那火象河发出,象征上帝的刑罚必然临到,敌人不能逃避,定遭焚毙(11“扔在火中焚烧”)。“有火像河”从上帝宝座前流出,与“新天新地”的“生命河”成强烈的对比(启22:1

从燃烧的荆棘(出3:3)到玛拉基书中火的审判(玛4:1,火经常被形容是神的显现,或被描述为在神之前出现以预备神的显现(诗50:3,97:3)。

“事奉他的有千千,在他面前侍立的有万万。”圣经常强调上帝有无数的使者侍候祂,任祂差遣(王上22:19,启5:11)。“千千”和“万万”都是象征性的数字,比喻“无数”。

他坐着要行审判,案卷都展开了。”法官已经入席,案卷已经预备妥当。“案卷”(books)是世人的行为录(出32:32,诗69:28,139:16,赛65:6,耶17:1,玛3:16,路10:20)。圣经用案卷来表示神审判的正确性。波斯王常派遣臣仆往各省窥探,详细记下所见的罪行,这记录了犯人的一切行为;以便作呈堂证供。在启示录提到案卷和生命册,说,“死了的人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启20:12)。此处的“案卷”记录了四兽和小角的罪行。

2;神的审判(11-12)。

    但 7:11那时我观看,见那兽因小角说夸大话的声音被杀,身体损坏,扔在火中焚烧。

“我观看”(I was looking),是我正在看的时候。

当但以理看那小角说夸大话的声音之时,那第四兽被杀了,身体损坏,扔在火中焚烧。这被杀的兽就是罗马帝国。

“身体损坏”表示把他切成块子。

“火中”是地狱(启19:20-21)此节启示所谓的罗马帝国完全的灭亡。第四兽被神攻击的主要原因是,“因小角说夸大话的声音”,意思是罗马成为敌基督来亵渎神的大罪。

    但 7:12其余的兽,权柄都被夺去;生命却仍存留,直到所定的时候和日期。

“其余的兽”,是在前面的三个兽(7:4-6)。“权柄都被夺去”,表示那三个兽所指的国权都被神夺去,灭亡了。按照历史而言,前三兽先灭亡之后,第四兽才灭亡了。在此神为何先审判第四兽,然后提到三兽灭亡之事呢?因为第四兽的灭亡是重大的事,所以没有按年代而排列,是希伯来人的习惯(Calvin)。

“生命却仍存留”,表示三兽(帝国)虽然已经灭亡了,但他们的民族仍然存留。

“直到所定的时候和日期”,是神所定的审判日子。神有他的时间表,是谁也不能更改的。神已经预定了各国各民的结局(徒17:31)。直至大像“半铁半泥”的脚被砸碎,整座大像才瓦解粉碎。

3;人子得着国度(7:13-14)。

但 7:13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有一位象人子的,驾着天云而来,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

随后,场景又发生转换。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表示但以理又有重大的事情要发布,但以理所见的异象,是在圣经的救赎史上非常重要的部分。

见有一位人子的,“人子”(the Son of Man)有特殊意义,就是指弥赛亚耶稣基督。“人子”此名称是耶稣的自称(太16:13;26:64),是他专用的别名。在四福音书,这称呼出现81次,是启示耶稣本身的名称。

那么先知为何使用“像”(ke,like)字来表达耶稣的身份呢?他岂不是真人吗?他确实是真人,但是先知但以理说了“像”,因为那时他还没有穿上人体(Calvin)。后来,当他降临时,使徒说,他“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约1:14)。

“像人子”另一个合理的解释乃是,但以理强调他与世人的君王和国度截然不同,祂“像人子”,后者都像“兽”。头三兽像“狮子、熊、豹”,第四个也是兽。这位从天而来的却像“人子”;“人子”即是“人”,有人的形像。从第二至第七章,神每次干预和插手,都是藉从天上打发来的代表,在这六次的差遣中,其中三次的代表与人的形状有关(3:255:57:13)。

驾着天云而来,”或作“随天云而来”。 此句的英文是with the clouds of the heavens  was coming。“驾着”应该是带着(with),或同着。旧约通常都用此句话描写神自己的显现和来临(参出16:10,19:9);犹太人也称弥赛亚为“天云之子”;“天云”的天和云都是复数,表示弥赛亚荣耀的显现。基督在世时多次指出“你们必看见人子,坐在那权能者右边,驾天上的云降临(太26:64;可13:2614:62),使徒约翰在拔摩岛看见祂也是“驾云降临”(启1:7),云上的基督降临施行审判

启 14:14我又观看,见有一片白云,云上坐着一位好象人子,头上戴着金冠冕,手里拿着快镰刀。

与但以理书此处的描述吻合

世上的国都是“从海中上来”(7:3),神的国却从天上而来,是何等大的对照呢?还有兽与人子的差别简直是天壤之别。

“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亘古常在者”(the Ancient of Days)表示神永远的属性。世人(包括那四兽)正如睡一觉,早晨发芽生长,晚上割下枯干一般(诗90:6),神却是世世代代作我们的居所,从亘古到永远,他是神(诗90:1-2)。除了弥赛亚以外,谁能被领到这位亘古常在者的面前呢?因为人子是弥赛亚,所以他在门徒面前说,“我到父那里去,就必喜乐,因为父是比我大的”约14:28)。先知这里看到的正是基督升高到父神右边的情景。

    但 7:14得了权柄、荣耀、国度,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事奉他。他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他的国必不败坏。

“得了权柄、荣耀、国度,”人子耶稣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的目的,乃是要得到权柄、荣耀、国度。

人子得着的国度就是神的国。神的国就在神的话被传讲和信靠的地方,也在那些真信徒敬拜神顺服神话语的地方。在旧约时代,这个国度只限于以色列。神住在他的百姓当中。其他的国家和民族在撒旦的权势之下。撒旦用异教和偶像崇拜统治他们。

    但是当耶稣基督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他击败了撒旦,摧毁他对列国的控制权。当耶稣基督升天后,神迹发生了,神的国度开始向列国扩展。

    “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事奉他。”我们清楚的看到,当耶稣基督打败撒旦,使徒开始向外邦国家传福音的时候,这一预言正逐渐应验。人们从撒旦的国度转向耶稣基督的国度。

启示录5:9-13也告诉我们相同的信息。子耶稣将是各方、各国、各族的人所要敬拜的弥赛亚(3:4、7、29)。这位弥赛亚原来是全宇宙的君王,因而不可与世上的那些王相比。人类有史以来,尤其是新约时代的全教会都起来事奉这位弥赛亚,因为他是神所差来的唯一救主。

“事奉”的原文(palach , to worship)也有敬拜的意思。此句在旧约圣经里面只出现五次(3:12、14、17,7:14,拉7:19)。它是对敬拜神方面专用的话(Young,Keil)。据此字意思,也可说人子乃是神。

    “他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他的国必不败坏。”耶稣基督的国度不像这世界的国度根基不稳。世上的国很脆弱,一个衰落,一个兴起。但是耶稣基督的国度建立在牢不可破的根基之上,永不衰落,存到永远。在末了的时候,这世界的强人领袖将会失去他们的权势和国度。耶稣基督的国度会在永生中开始。今天耶稣基督的权柄不是显而易见的,但却是很真实的。在末了的时候,这个国度就会显明出来。

“他的权柄是永远的”原文有两次的权柄,说明他的权柄是永远的权柄。“永远的”原文(alam , vevy long , indefinite duration to come)表示无限的长时间。弥赛亚国度的特色是,“不能废去的,shall not pass away”,“必不败坏,shall not be destroyed”。

以上是但以理在本书里所见的第一个异象,这异象描绘了人类历史的四个时期。

第一个时期是“前三个大兽”的时期,这头兽所代表的个国家是:巴比伦(狮子)、玛代波斯(熊)、希腊(豹)。巴比伦的特点是威武,玛代波斯是不对称的联盟,希腊是迅速的征服各国,

第二个时期乃是罗马(无名的巨兽)的时期(7节),罗马却是残暴凶狠。“十角”包括了古罗马整个帝国或者以后

第三个时期的重点人物是“小角”时期8节),它是末世那与神作对的敌基督。这时期包括罗马至末世所有的国度直到末日。

    第四个时期(新天新地)紧接第三个时期,口出狂言的敌基督被坐在天上的大法官(就是那亘古常在者)审判和惩罚,而那代表圣民的“像人子”却被领到大法官的面前,得了权柄、荣耀和国度,受全世界的人所事奉;“像人子”的国度是永远的,永不能废去(比较2:44)。

三;解释四兽的异象(7:15-22)。

1;天使解释四兽异象(15-17)。

     但 7:15至于我但以理,我的灵在我里面愁烦,我脑中的异象使我惊惶。

“我但以理”表示强调的第一人称。先知如此强调的目的就是叫世人知道他所见的异象(7:1-12)是非常重要的。

“我的灵在我里面愁烦”,“我脑中的异象使我惊惶”,多么戏剧性的异象,就像一场噩梦!难怪但以理说自己灵里愁烦,甚是惊惶。但以理心里满是烦忧,一方面是因为他不明白异象的意思另一方面是因他异象中看见自己的同胞被第四兽的小角所战胜(21节);还有所要施行的审判(7:9-12)是可怕的。

    但 7:16我就近一位侍立者,问他这一切的真情。他就告诉我,将那事的讲解给我说明:

“一位侍立者”指天使(Calvin)。但以理问那千千万万侍立在面前而待命天使中的一位问他这一切的真情。真情”:原指“肯定”,就是必定发生的事情真相。

他就告诉我,将那事的讲解给我说明”:可作“他就对我说,他必会叫我知道那事的讲解”。那天使将异象的真情讲给但以理。但以理与天使讲话,是奇妙的灵交。新约圣经启示完毕之后,神不用异象来与我们说话,为的是使我们以律法和福音(旧约新约整本圣经)为满足(Calvin)。

天使的讲解简短又令人着急。

    但 7:17这四个大兽就是四王将要在世上兴起。

在第二章的人体象启示四王国,在第七章的四个大兽启示四个王。但下文却指出“第四兽就是第四国(23节),表明“王”与“国”可互相替代,“王”就是“国”的代表,有王必有国,有国必有王。

将要在世上兴起”:“将”不是指“将来”,乃是“必”的意思这四个王“在世上兴起”,表示那“海”(7:3)就是指世上,海代表地上的列国。世上的国就像海一样,列国总是充满不安和动荡,到处是革命、战争和灾难。在这充满风暴的列国当中,由兽所代表的强权兴起。这些兽代表一系列的君王和他们的帝国。

狮子代表巴比伦。尼布甲尼撒的翅膀被拔去,代表他的权柄被夺去。熊代表不断扩张吞噬的玛代波斯帝国。长翅膀的豹就是希腊(马其顿)帝国。四个头就是这个帝国将会分裂成四国。第四个也是最可怕的兽就是罗马帝国。

这些王和帝国在世上兴起或是海里上来的,表明他们都是属地的。这些地上的王和天上来的“人子”(13),是完全不可比的。

 2;天使说明神国的特点(18)。

   但 7:18然而,至高者的圣民,必要得国享受,直到永永远远。

在前面(3:26,4:2、17、24)的“至高者”原文(ilaia)为单数,在本章(18、22、25、27)的“至高者”原文(Eleionim)为复数。这复数乃是表示神尊严的复数,上帝是超然至尊的,以及祂的全能(诗18:13;哀3:38)。单数的和复数这两个称呼都指神。

在此,先知用“然而”来证明神国的王和世上国的四王大不相同之事实。看以下大不相同的情形。

 

2.jpg

至高者的圣民“圣民”直译是“圣者”,虽然这里圣者”很多解经家认为指忠于上帝的子民(参21节我认为指基督更是恰当,但以理将17节的4王和本节至高者的圣者基督做比较。他们的国和基督的国也做对比是通顺的。

当然“圣者基督”是圣的代表。这圣民是神藉着他的独生子耶稣基督的宝血买来的(启5:9、10)。

    以色列民族归给上帝作“祭司的国度、圣洁的的选民”(出19:6)。除本章与8:24节,有诗篇16:3节和34:9节用“圣民”称呼以色列人。新旧约圣经喜欢称基督徒为“圣徒”,暗示基督徒是以色列民的延续(罗1:7;林前1:2;腓1:1)。无论是旧约和新约,“圣洁”一词都强调分别出来归上帝。

    那四王本身是兽类,同时他们的国民都是事奉那兽敌基督的恶民(启13:3、8、12),因而四王的国民当然不配作至高者的国民,除非信耶稣而成圣。若不是圣民,总不得进那至高者的国(启21:27,赛35:8、9)。

    基督得国享受无限的尊荣,“享受”的原文(casan,possess)意思是所有。基督从神所得到的国是基督所有的。基督也将这国给他的圣民永远的基业。

    路 23:42(一个强盗)就说:“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彼前 1:4可以得着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为你们存留在天上的基业。

    那四王的国被人子弥赛亚打得粉碎(2:34、35),所以恶民不但没有王,也没有国。相反地圣民不但有王,也有国。是何等大的享受呢?

   “直到永永远远”的原文意思是 unto the eternity"(参考赛45:17,提前1:17,弗3:21)(Lange)。代表世界的四兽国即是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罗马都被消灭了。至高者和基督的国是“永不败坏、也不归别国的人,却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这国必存到永远”(2:44)。

现代人正处于地震时代,各地的地震消息越来越大。看看现今的社会,各国各地时时有恐怖袭击发生,世人的心,何等恐慌?藉着耶稣的拯救,人能得到没有震动的永远的国度,是极大的享受(来12:28)。

3;但以理愿意知道第四兽的真情(19-22)。

但 7:19那时我愿知道第四兽的真情,它为何与那三兽的真情大不相同,甚是可怕,有铁牙铜爪,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脚践踏。

     但以理似乎不满意天使对于四兽简单的解释,故继续向天使询问。因为第四兽的真情,与那三兽的真情大不相同,甚是可怕,他所见的异象大部分与第四兽有关,而且第四兽的小角战胜了圣民(21节),他有兴趣更深了解第四兽,是最自然不过的。所以但以理切切的想知道那第四兽为何如此。第四兽指罗马帝国。它的情形在7:7已经说过。甚是可怕”:第四兽形状恐怖,叫人不寒而栗。

    铜爪”:这是第七节没有提及的;是他所补充的。但以理在这里更详尽地描绘第四兽这些可怕的情形表示罗马帝国可怕的侵略行为。

    但 7:20头有十角和那另长的一角,在这角前有三角被它打落。这角有眼,有说夸大话的口,形状强横,过于它的同类。

    此节的内容在7:7-8已经说过了。但以理特别注意“另长的一角”,是从“十角”之后出来的。这另一角打落三角,(意思是)把三王吞下(参考7:8、24的解释)。这一角是敌基督的,“形状强横,过于他的同类”,是但以理所补充的内容。

    但 7:21我观看,见这角与圣民争战,胜了他们。

此节的内容不是天使的说明部分。当但以理愿知道一角的启示时,梦中的异象还在进行,他又观看一角与圣民争战的事,结果一角临时胜了圣民,表示在罗马的逼迫之下,主耶稣的教会要一时受苦的事,敌基督暂时的胜了

    但 7:22直到亘古常在者来给至高者的圣民伸冤,圣民得国的时候就到了。

此节说神的两大圣名,是罕有的表现。“亘古常在者”,和“至高者”,都指神。“至高者的圣民”表示上帝藉着弥赛亚救赎百姓,因为“圣民”是人子基督所赎的教会(启1:5、6)。

“伸冤”的原文(dina yehib,judgement was given),意思是神为基督的教会施行审判。“亘古常在者”自己是法官,大法官宣判:至高者的圣民赢了官司,得了胜诉(申10:18;诗140:13)。

当敌基督逼迫教会的时候,神为他的教会伸冤,慈爱的神绝对不容许敌基督继续逼迫他的教会。

   圣民得国”:圣民不但获胜诉,且得到赏赐,“得国”回应第14节。表示他的圣民得产业的时候到了。

4;天使解释第四兽(7:23-28)。

    但 7:23那侍立者这样说:“第四兽就是世上必有的第四国,与一切国大不相同,必吞吃全地,并且践踏嚼碎。

天使说,第四兽就是第四国。第四国就是罗马

与一切国大不相同,”因为“必吞吃全地,并且践踏嚼碎。“吞吃”指毁灭(赛9:12;耶10:25),“践踏”有如牛在场上踹谷(弥4:13),“嚼碎”原作“粉碎”,多指把东西搅磨成粉末(赛28:28)。

    “有大铁牙,吞吃嚼碎,用脚践踏”(7)“铜爪”(19),“吞吃  践踏嚼碎”(本节等句充分证明第四国就是极度残忍的罗马帝国。

全地(all the earth)。“全地”一词在第7、19节没有出现(这两节也是有关第四国的预言)。在此,天使补充此句来预言罗马帝国征服世界的历史。当代罗马所占领的庞大版图证明第四国就是罗马帝国。

吞吃全地,证明第四国与其他三国(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的情形大不相同。不同之处不是指种类,而是指他厉害的强度。罗马所向无敌,战无不胜;它吞灭、蹂躏、粉碎所有敌对的势力。

    但 7:24至于那十角,就是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后来又兴起一王,与先前的不同,他必制伏三王。

 至于那十角,就是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十角  十王”指罗马帝国(7、22)。“从这国”的“国”是第四兽,既是第四国罗马。第四兽头上的十角代表从罗马帝国到主再来之前世上各样的国家和强权。

此节的“十”字是象征性的数字,又是满数,表示许多王和分裂的意思。

“后来有兴起的一王”,与从十角(十王)之后“又长起一个小角”(7、8)相同,是从罗马(世界)出来的敌基督小角代表末后世界性的王(伟大领袖

    何谓敌基督?约翰说:不认父与子的就是敌基督。

约壹 2:22谁是说谎话的呢?不是那不认耶稣为基督的吗?不认父与子的,这就是敌基督的。

启示录说,敌基督是兽,从“海”上来(启13:1)。这海就是指无常的世界。无论如何,敌基督是属地的敌人。他无法胜过从天上来的基督(启19:20),在此我们要知道“罗马”的含义。本卷和启示录所说的敌基督,是指着世界末日的教会的仇敌而言。这罗马不是早就灭亡了吗?没错,历史上的罗马于A.D.395年分裂为东西罗马。于A.D.476年,西罗马被德国人打败而灭亡了。所剩的东罗马则在A.D.1453年,被土耳其人消灭了。

不过圣经继续用罗马来启示罗马以后的世界历史。其原因如下

a、此节的“十王、一王”,都包含有关末世论的启示(启17:12、16)。

b、有史以来,罗马帝国的逼迫算是最可怕的(7、19、23),所以把它当作所有敌基督国的代表。

c、人子耶稣基督正是在罗马时代受苦难,是末的开始(来1:2,9:26,彼前1:20,林前10:11)。从此以后,罗马成为新约时代的通称。我们可以看到伊斯兰帝国曾扩张到欧洲;还有法兰西帝国,德意志帝国,苏俄帝国,美帝国,日本帝国以及中东的强权等等。他们设定扩张性的政策并抵挡神。

d、圣经用“四”这个数字来象征属地的世界历史(2:39、40,7:3,启7:1),所以神藉着第四国(罗马和罗马国)来结束世界,这是他的旨意。

e、人子弥赛亚的国是第五国,是永远的(2:44,4:3、34,6:26,路1:33)。这个世界就是罗马,那敌基督是属这世界的。

“与先前的不同,”他是篡位者,他的言语行为更亵渎(25节)。

    他必制伏三王”表示这“一王”敌基督的好战行为。他的国是制服了三个王才得到的,他虽然是后来兴起的,但他的力量比其他的更强。启示录说,他有“十角七头”(13:1),是一种怪物。“有三角”被这怪物“连根”拔出来(7:8),表示他是撒旦的大工具。

但 7:25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

“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表示敌基督的骄傲。此句中,“向”字的原文(lechad,at the side of)意思是在旁边。敌基督把自己提高到神的旁边,就是与神对等的地方。“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的原文意思是,说许多敌对的话(shall speak words against  )。这是敌基督的大罪,就是亵渎神的罪(7:8,11:36,帖后2:4,启13:5,诗12:3)。

但以理书2章尼布甲尼撒梦中看见的巨像所代表的是同样的政权。对比2章和7章你就会发现:但以理书2章只是简单叙述历史上会兴起一系列帝国,但是对这些帝国的特点没有过多的描述。但是我们可以知道像的金头代表尼布甲尼撒,他的帝国被认为是极荣耀的。但以理书4章尼布甲尼撒梦见的大树代表他所建立的令人惊叹的国家,有伟大的文化和惊人的财富。他的威势渐长及天,他的权柄管到地极。(4:22)古代的帝王都认为他们的成功是由于他们所拜的神明的帮助。现今的很多政府也是这样。很多世俗的历史书都称赞古代文明的伟大。

   “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折磨”历代志上179节作“扰害”,此词本描述一件衣服因穿旧了而渐渐破烂,不能再用;后有用来形容人身体因年老衰败像被虫蛀的衣服一样破烂(创18:12;伯13:28意思是叫人耗尽

这“一王”逼害圣民,正如一件衣服渐渐破烂,他折磨玩弄他们,叫他们因受蹂躏,变成像废物一样破烂毫无价值。是敌基督逼迫神的教会的罪。

敌基督不择手段的逼迫所留下来的流血史,充分证明他的确是启示录所说的那兽类(启13:1)。我们知道罗马帝国曾经严酷的逼迫教会。

“圣民”就是神的教会,尤其是处于末日的教会。敌基督逼迫教会的行为实在是自灭行为,因为摸教会就是摸神眼中的瞳人一样的无知行为(亚2:8)。

    “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这“节期”和“律法”(times and laws)表示神赐给人类的基本原则和规定(Calvin)。“节期”指宗教的节日,或一般的时序季节(如春夏秋冬四季)。“律法”的原文(dat)只在本卷出现八次(2:9、13、15,6:5、8、12、15,7:25),其中只有一次(6:5)表示宗教方面的律法,其他几次都表示一般的法则(朴允善)道德标准但以理在第二章指出:有上帝才可以“改变时候、日期”(2:21),但此王(敌基督)以自己和上帝平等,敌基督要改变神所定的法则(包括自然法则),是何等无知和骄傲行为。

    “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载”原文是“期”“一个时期、两个时期、半个时期”(吕本,思高),指一段时间

此句证明两项真理:

a、神仍然照顾他的圣民(教会)。他把他的圣民交付敌基督,证明神在掌握自己的教会,正如他保护他的圣徒约伯一般(伯1:12)。而且时间都已经设定好了。

b、神审判敌基督。“一载、二载、半载”产生了许多不同的说法。看起来,好象是三年半,其实不是。此句有象征性的意思。此句的英文是until a time ,and times,and one half time.until意思是直到神把他的圣民交付敌基督直到一段时间。“一载”表示敌基督逼迫的开始,“二载“表示他逼迫的强化,“半载”表示他逼迫的忽然结束(朴允善)。

一载、二载、半载的结束时期,就是审判敌基督的逼迫行为。

在启示录,论及传道活动时,用1260“天”(11:3,12:6),论及逼迫时,用42个“月”,和“一载”、“二载”、“半载”(11:2,13:5,12:14)。对传道工作,用大数字“1260”日来督促教会,对苦难,用小数字“42”个月,“一、二、半”载来安慰教会。在本卷也是如此。

当教会面临逼迫的时候,只要靠着被钉死的基督来忍耐一下(启13:10)。时候到了,敌基督(兽)就要被真基督擒拿,活活的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了(启19:20)。

    这些兽什么时候出现?

旧约教会在大流放之后到耶稣降生前的这段时间曾遭受猛烈的攻击。最严重的逼迫发生在安提阿古4世(主前175165年)统治时期。

但以理的预言适用于从耶稣降生到他再来的这段时间。对教会的攻击仍将继续,直到末后的日子。攻击的高潮就是小角所代表的强有力的,有国际影响力的人物出现的时候。那时很多人受欺骗跟随他。他会亵渎神,说夸大的话。这正是兽的工作。这个人物的特征记载在帖撒罗尼迦后书当中:

    帖后 2:2-4我劝你们:无论有灵、有言语、有冒我名的书信,说主的日子现在(或作“就”)到了,不要轻易动心,也不要惊慌。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 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 神的殿里,自称是 神。

    帖后 2:8那时这不法的人必显露出来,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

    帖后 2:9-12这不法的人来,是照撒但的运动,行各样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并且在那沉论的人身上行各样出于不义的诡诈;因他们不领受爱真理的心,使他们得救。故此, 神就给他们一个生发错误的心,叫他们信从虚谎,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爱不义的人,都被定罪。

    很多解经家都认为这个强权人物就是末后的敌基督。他会践踏神的律法。他会反对一切正常之事。其他的的敌基督会在他之前出现。斯大林和希特勒等伟人就是这样的恶魔,在欧亚很多国家你仍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影响。但是末后的敌基督会是世界性的人物。今天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对神律法的抵挡已经越演越烈。实际上世界各国当中偶像崇拜,堕胎,同性恋,通奸,欺骗都很盛行。文化包括电影,书籍,电视和音乐都日趋邪恶。现代先知,像摇滚明星通过电子传媒超越国家,语言,宗教和文化的界限,在世界范围内推广魔鬼的教义和生活方式。

    但事情远不止于此,这末后的敌基督会潜入教会。他或他的随从在教会当中散布异端,鼓励放纵的生活。 约翰加尔文在帖后3章的注释中说:“直到世界陷入混乱,敌基督潜入教会掌权的时候,基督才会再来。”

    在马太福音24章耶稣引用但以理的预言说教会将会遭遇极艰难的时刻,只是为选民的缘故,那日子减少了。难怪但以理会说:“我心中甚是惊惶,脸色也改变了”。是无论是但以理还是我们都无需绝望,因为神坐着为王。

但 7:26然而审判者必坐着行审判,他的权柄必被夺去、毁坏、灭绝,一直到底。

然而审判者必坐着行审判,”当这可怕的王亵渎神,迫害神的百姓一段时间之后,上帝干预,敌基督逼迫教会的罪行必被神停止。魔鬼的权势并不会长久。但以理也看见这些兽受到了审判。施行审判的是至高者,他是全能者,满有荣耀的神。千万天使侍立在神面前,这让我们看见神的威严。

诗 29:10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耶和华坐着为王,直到永远。

神审判敌基督公义的审判如下:

    a、他的权柄必被夺去

    按原文说,“他的权柄他们要夺去”(his dominion they shall take away)。中文圣经只说“他的权柄必被夺去”。此句落了“他们”,又加了“被”字,结果使意思不清。对此句,有人说,“他们夺去了他的权柄”(And they shall take off his dominion),意思是天使们夺去了敌基督(24、25的一王)的权柄。加尔文(Calvin)不反对把“他们”解释为天使们。事实上,当神审判的时候,差遣天使们来处理恶人,耶稣却亲自来收割自己的人(太13:49,启14:16、19)。

我们若继续保留经文的被动词“必被夺去”,那么可以参考7:12的内容,因为是同一案件。他的权柄被神夺去了。

    b、毁坏、灭绝,一直到底。”

    敌基督不但被夺去权柄,第四只兽会被杀,身体毁坏。(但7:11,12)。想毁坏教会的人被神毁坏了。看“一直到底”(until the end)就可知道这次的审判乃是神末日的大审判(7:11)。“毁坏、灭绝”为不定词(to exterminate, and to destroy),表示夺去敌基督的权柄,目的就是要把他扔在火湖里(启19:20,帖后2:8)。

但 7:27国度、权柄,和天下诸国的大权,必赐给至高者的圣民。他的国是永远的,一切掌权的都必事奉他,顺从他。”

国度、权柄,和天下诸国的大权,必赐给至高者的圣民。“国度”(the Kingdom),“权柄”(the dominion),“天下诸国的大权”(the greatness of the kingdoms under all the heavens),就是神赐给至高者的儿子(基督)的权柄。信实的神,按照他的应许,使基督在他的国度里作王。圣徒因着基督也在地上作王(得胜的基督徒),在天上仍作王(启22:5)。

基督权柄的范围是“天下诸国的大权”,比敌基督的权柄还要大得多。

太 28:18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

他的国是永远的,“他”指13节的“像人子”(太28:18);基督的国是直到永永远远的这是一个属灵的国度,是主第一次降临时所开始成型,在祂第二次再临才完全神把这国赐给他的圣民,使他们享受,是何等大的赏赐啊!

基督的国与“毁坏、灭亡”的敌基督的国完全相反。敌基督的国是灭亡“一直到底”(26)

一切掌权的都必事奉他,顺从他。”神拯救教会脱离苦难和逼迫。他听到他们的祈求。圣民通过了试炼之后,终于得胜。这些重生得救之后得神赐权柄的圣民(约 1:12他就赐他们权柄,作 神的儿女。)特别是将来复活之后,我们都必侍奉,顺从基督,直到永远。这是最美好的结局:神胜过一切邪恶。神的国度冲破重重阻力,从天降临。

    腓 2:10-11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 神。

但 7:28那事至此完毕。至于我但以理,心中甚是惊惶,脸色也改变了,却将那事存记在心。

    那事至此完毕。”本节是结语,不仅结束了天使的解说,同时也结束了整个事件的记载。

     “至于我但以理,心中甚是惊惶,脸色也改变了,在此,但以理介绍自己为本卷的作者。

“心中甚是惊惶,脸色也改变了”但以理被扔在狮子坑也没有这样紧张的描述。这里这样说表明但以理所见的异象并不是平凡的事。在不同的各时代,那无数的敌基督起来逼迫神的教会,甚至胜了圣徒,但公义的神审判恶人,完全灭绝,一直到底,而建立弥赛亚国度。但以理在这里就好比我们看了一部超级的恐怖片,惊惶的不得了。

    但以理见异象后立刻焦虑不安,现在听完天使的解释,不但惊惶,连脸色都变白,可能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同胞(“圣民”)会遭遇被折磨的厄运。

    他所见的异象如下:

       见了四个大兽和他们的恶行(7:1-8)。

       见了神的宝座和他的审判(7:9-12)。

       见了一位象人子和他的国度(7:13-14)。

“却将那事存记在心”表示先知虽然有惊惶,脸色也变为苍白,但他仍然默想神奇妙的启示,记在他的灵(7:15)里面。神默示他先知的过程是远超过人的想象。

总结

但以理从神领受的异象向我们表明人类历史就是争权夺利的历史。那些世上的王和邪灵的驱使,想要得到国度,权柄和荣耀。他们攻击教会的教义和基督徒的生活,软硬兼施,威逼利诱。教会被攻击和动摇我们多么需要安慰这样的事在历史当中随处可见。世界的君王想要建立自己永世的美好江山。

然而他们的国度必然败坏,人子得着永远的国度。我们大受安慰。

 我们得安慰的根源如下:

    1;)耶稣基督坐在高天宝座上,超越一切从海中来到的兽,就是地上的列国。不同于地上动荡不安的列国,基督的宝座坚如磐石。他要用铁杖辖管万国。

    诗2:1-4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他的受膏者,说,我们要挣开他们的捆绑,脱去他们的绳索。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主必嗤笑他们。

    (2;)我们的天父也看顾保守他的教会。经管教会受到逼迫,但逼迫教会的不是全能的。只有我们的天父才是全能的,因此信徒的灵魂是安稳的。

    使我们得安慰的是,神会保守他的教会。事实上他摧毁所有抵挡他和教会的权势和国度。兽被审判的情景令但以理和所有信徒都得安慰。

    3;末了耶稣基督会将我们带进他的国度。神将统治的权柄赐给基督,基督又将这权柄分享给神的圣民。我们将会与他同在直到永远,不再犯罪,不再有眼泪。这些圣徒将承受天国和永生。

    感谢神,赐给我们这是多么大的安慰啊!愿一切的颂赞归于神。

    阿门!

   

改革宗长老会温州教会

陈达长老

2014.5.21-6.12于温州利府花苑

 

资料来源:

绝大部分是以韩国刘焕俊牧师的但以理书注释为大纲(经他本人书面授权了);

澳大利亚约翰长老对但以理书的讲课内容。

    圣经研读版新译本

另外

丁道尔旧约圣经注释《但以理书》包德雯 著  校园(2003)初版 p157-178

天道圣经注释《但以理书》邝炳剑 著 天道书楼 (1996.12三版) p200-229

比较短的一段受苦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