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沙撒的筵席--墙上显出指头写字】5:1-31

2014-04-23 23:52:22 陈达长老 人次浏览 来源 字号:T|T

【伯沙撒的筵席--墙上显出指头写字】
&【神毁灭巴别伦帝国】
5:1-31

读经:但5:1-31
   耶50:1-3,51:1-14
   约 8:3-11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叫她站在当中,就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他的把柄。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还是不住地问他,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

【伯沙撒的筵席--墙上显出指头写字

&神毁灭巴别伦帝国

5:1-31

 

读经:51-31

耶50:1-3,51:1-14

约 8:3-11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叫她站在当中,就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他的把柄。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还是不住地问他,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于是又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地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耶稣就直起腰来,对她说:“妇人,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吗?”她说:“主啊,没有。”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引言:复习

    尼布甲尼撒相信自己是巴比伦生命之树的代表。众神通过尼布甲尼撒祝福巴比伦国中的各族人民。看起来巴比伦是蒙福的。它的文化繁荣,和平发展,非常兴盛。尼布甲尼撒认为他正在恢复乐园。

    但神在梦中告诉王他会被砍伐。巴比伦的文化是抵挡、背叛神的。它推动暴力,腐败,谋杀,偷窃,压迫和不义。最终会招致神的审判。它的宗教是拜偶像的,尼布甲尼撒想要与神同等。因此神拿去他的国位,使他失去理智。

    但是神显明他的忍耐,使尼布甲尼撒恢复理智。王宣告说“现在我尼布甲尼撒赞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因为他所作的全都诚实,他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动骄傲的,他能降为卑。”(但4:37)尼布甲尼撒不得不承认天地的神拥有绝对的主权。

    但以理书5章概要

    在这章当中我们会看到伯沙撒,巴比伦最后一任王(摄政王)。尼布甲尼撒是他的祖父,伯沙撒的父亲继承了王位伯沙撒是替父摄政5最后面是记载巴比伦帝国灭亡。

    当我们读完这章后我们会摇头叹息:难怪他们会灭亡。当他们的敌人玛代人和波斯人在城门口时,伯沙撒和他的臣子还在举行宴会。王为他的一千大臣摆设宴席。这不是普通的宴会,而是欢饮醉酒。这种不敬虔的精神我们今天也可以看到:让我们吃喝快乐吧,因为明天我们就死了。实际上他们每天晚上都有可能死。这场宴会也是宗教性的。在觥筹交错之间,他们称颂巴比伦的神,羞辱以色列的神。甚至当手指在墙上写完字,但以理解释完这令人惊恐的信息之后,宴会还在继续。没有人关心在门口的敌人。

    因此帝国毁灭是不奇怪的。但是不只是有了这种不负责任的领袖,使之灭亡。要知道巴比伦帝国毁灭的真相,我们要聆听神的启示。但以理书5章告诉我们帝国灭亡的原因。我们看待世界历史要有不同的眼光。伯沙撒和他的朋友们轻视历史教训,忽视给真神予尼布甲尼撒的警告。他们不但不敬畏神,反而用耶路撒冷圣殿中的器皿饮酒,赞美他们的偶像。这是亵渎上帝圣名的最后的愚蠢的举动,使得巴比伦恶贯满盈。现在到了审判的时刻。巴比伦灭亡是因神的忍耐已经到头了。巴比伦罪恶滔天,一定要有所了结。因此我们看到,这不仅仅是由于伯沙撒的亵渎,也是由于巴比伦所有的罪(耶51:34-35

    以色列的全能者现在就要毁灭巴比伦(耶50:1351:36。神用公开的令人难忘的方式做成这事。今天我们从圣经中读到这些。神要确保他所行的大事不被遗忘。

 

一;伯沙撒亵渎神(5:1-4)

1;伯沙撒的筵席。

    但 5:1伯沙撒王为他的一千大臣,设摆盛筵,与这一千人对面饮酒。

巴比伦国的历代

 

国王

在位期

关系

事迹

1

尼布甲尼撒(Nebchadnezzar

606-562B.C.

尼布甲尼撒作王43年(包括他的狂期),于562B.C.去世。

但:1-4章

2

以未米罗达(Evil-Merodach又称Amel-Marduk

562-560B.C.主前562年继登基作王。主前560尼甲沙利薛所弑。

尼布甲尼撒之子,

王下25:27-30,耶52:31-34他善待被掳之约雅斤王,

3

尼甲沙利薛(Nergal-sharusur) 

559-556B.C.

以未米罗达异父兄弟。杀兄弟抢了王位。

可能是耶39:3、13所说的那人。

4

拉巴西马德(Labashi-Marduk)

556B.C.

尼甲沙利薛(Nergal-sharusur)之子

尼甲沙利薛的儿子拉巴西马德作王,但只作了九个月,就被拿波尼度一团杀害。

5

拿波尼度Nabonidus

556-538B.C.

尼布甲尼撒的女婿,以未米罗达夫,拿波尼度就是巴比伦最后的王。

他的长子伯沙撒(Belshazzar)于主前553年,被他封为迦勒底王与他一同摄政。

    

    拿波尼度(Nabonidus他是巴比伦帝国最后之王。他有二子,次子拿波乃得二世,被他封为哈兰王;而他的长子,就是本章中的伯沙撒(Belshazzar)于主前553年,被他封为迦勒底王与他一同摄政。

拿波尼度是一位杰出的王,经常在外地奔跑。他在阿拉伯的提玛(Tema)建造了他的别宫,长久住在那里,甚至约14年都没有来过他的首都巴比伦。历史记载告诉我们,当拿波尼度住在提玛的时候,他的长子伯沙撒作摄政王。伯沙撒在巴比伦代理他父亲作王是事实。按照所谓的拿波尼度年代志(Nabonidus Chronicles)记载,最后时期拿波尼度在位的第17年,国王刚从提玛回到巴别伦,可是不久,于主前539年10月10日,在西帕(Sippar,位于巴比伦北方100公里,靠近幼发拉底河边)被波斯的居鲁士军吓跑了。于主前539年,巴比伦陷落。

    “伯沙撒王为他的一千大臣,设摆盛筵”“伯沙撒虽被称为迦勒底王,但他并非巴比伦帝国之王,在他那个时代的碑文之中,没有一处称伯沙撒国王,只是简单的称他为王之子所以他只能应许但以理若能读文讲解就在巴别伦国(迦勒底的部分)位列第三。

巴比伦城被围,即将落入敌人手中。帝国的其他部分已经落入玛代和波斯人手中。他们的军队兵临城下。当时敌人已经在城外包围了巴比伦。但是伯沙撒王并不担心,他以为巴比伦城是难攻不落的要塞,他深信敌军绝不可能攻进来,为要安定民心,所以他设摆盛筵;

    “一千大臣,设摆盛筵,”“一千人”的筵席不算是大的。请看所罗门每日所用的食物(王上4:22,23)和亚哈堕鲁的筵席(帖1:1~8)。按历史所说的,亚述王於主前879年立宁录为首都,曾宴请69574人;波斯王每日的食客约有15,000人;亚历山大大帝所举办的国际婚礼的贺客约有10,000人这些例子都证明古代的筵席何等隆重。他花费巨资举办晚宴,邀请一千位大臣赴宴。他准备了丰盛的食物和美酒。

    “与这一千人对面饮酒”的意思是他在一千人面前喝酒。席间他们谈论帝国的伟大和巴比伦众神的优越性。其他的神都被打败,包括以色列的神。但以理章中,接第四章对尼布甲尼撒的骄横的描述之后,便对他的儿子伯沙撒的傲慢,也作出生动的描绘。

 

2;伯沙撒亵渎神(2~3)。

    但 5:2伯沙撒欢饮之间,吩咐人将他父(或作“祖”,下同)尼布甲尼撒从耶路撒冷殿中所掠的金银器皿拿来,王与大臣、皇后、妃嫔,好用这器皿饮酒。   

“欢饮之间”表示伯沙撒受酒的影响,已经开始有些醉意了。他在第一节,已经喝了酒。

    “吩咐人将他父尼布甲尼撒……”“他父”指尼布甲尼撒,其实尼布甲尼撒不是伯沙撒的父。“父”字(11、13、18、22),也有祖的意思(参考经文的小字)。伯沙撒是尼布甲尼撒的外孙,他父亲拿波尼度是尼布甲尼撒的女婿。所以“伯沙撒”可以称尼布甲尼撒为他的祖。而且无论有怎样的血缘关系,继承王权的人都被称为先王的儿子,是当代的传统(撒缦以色 Ⅲ的 Black Obelisk)。

    “从耶路撒冷殿中所掠的金银器皿”原来放在国王的神库中(1:2),是于主前606年约雅敬在位时(代下36:7)、597年约雅斤在位时(王下24:13)、587年西底家在位时(王下25:15)掠来的。

    王与大臣、皇后、妃嫔,好用这器皿饮酒。伯沙撒认为这是一个向众神感恩的好机会。最好的方式就是轻视其他的神。因此伯沙撒欢饮之间,吩咐人将他父(或作祖下同)尼布甲尼撒从耶路撒冷殿中所掠的金银器皿拿来,王与大臣,皇后,妃嫔好用这器皿饮酒。尼布甲尼撒虽然是个暴君,但他没有用那器皿来喝酒。现在伯沙撒要用从耶路撒冷圣殿拿来的器皿饮酒,表示伯沙撒比尼布甲尼撒更骄傲(5:22、23)。甚至叫他的皇后(wives,妻子,复数)妃嫔(concubines,妾,复数)都来参加,为的是夸耀自己的威势,正如希律王一样(徒12:20~23)。骄傲是自灭行为的根源(箴15:25,16:18)。

 

    但 5:3于是他们把耶路撒冷 神殿[库]房中所掠的金器皿拿来,王和大臣、皇后、妃嫔,就用这器皿饮酒。

但以理特别反复强调“耶路撒冷 神殿库房中所掠的金器皿”(2、3)这句话,表示他心里痛苦。当以色列神之名,在外邦人和外邦人偶像面前受羞辱时,对于作他先知的人而言,就是痛苦的事

“金器皿”可能包含银器皿在内,因为金器皿的数目不多(拉1:9、10)。

 

3;他们饮酒赞美偶像。

    但 5:4他们饮酒,赞美金银铜铁木石所造的神。

在那个时代整个的东方世界,常见类似的大宴会,那些宴会──正如这里所记的──有时会邀请妇女参加。在具有宗教性的宴会,皇后妃嫔是不准参加的伯沙撒王这一次所举行的特别宴会,它可能含有一种尊崇巴比伦人之神玛尔杜克(Marduk)的宗教崇拜,或者这只是一次国宴而已。但即使是举行国宴,仍然会有明显的宗教内涵,他们要在宴会之中向诸神奠祭。

不管怎样,这班狂饮之徒赞美金、银、铜、铁、木、石所造的神他们欢庆以色列神的没落,嘲笑他的软弱。这是对神圣名的极大亵渎。伯沙撒公开向神宣战,亵渎神的圣名。这表明王和他的哲士没有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神对尼布甲尼撒所做的事,他们都完全忽略了,反而沉浸在吃喝作乐当中。

这是伯沙撒摆设的亵渎神的大筵席,又是败坏他们国家的最后大筵席。这几节经文清楚启示撒但动员偶像、酒、淫乱,来叫骄傲的世人灭亡的过程。我们在这里只要注意到,但以理书的作者相信,以色列虽然是一个被打败了的民族以色列的神仍然在掌权,不单单管理他们自己的事,也照样管理征服他们的国家。人嘲笑神的君尊,并且瞧不起祂的权威,只带给本身迅速且必然受到的审判。

我们看见伯沙撒的傲慢态度,以及亵渎圣物的行为,有一个突然的、戏剧性的后果--伯沙撒就在他饮宴的那一夜被杀,他的国度也归于别人(见5:30以下)。这里所提的是波斯的居鲁士王,在主前539年攻占巴比伦。

 

二;神公告审判--墙上显出指头写字(5:5-9)

1;神的审判的指头写字

    但 5:5当时,[忽]有人的指头显出,在王宫与灯台相对的粉墙上写字。王看见写字的指头,

“当时”(In the same hour),表示当他们醉酒、亵渎神的时候。就在宴会进行的时候突然一阵沉默,因为“当时,忽有人的指头显出,在王宫与灯台相对的粉墙上写字。王看见写字的指头”

“有人的指头显出”,这是是神要刑罚暴君伯沙撒的神迹。此节的“指头”,指手掌和指头,不包括手臂。

“神的指头”最早出现在神的创造上。

诗 8:3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

“神的指头”出现在神对法老的刑罚上。那时和合本翻译为“神的手段”,吕振中译本译作“神的手指头”。

出 8:19行法术的就对法老说:“这是 神的手段。”法老心里刚硬,不肯听摩西、亚伦,正如耶和华所说的。

在出埃及记还记载神用他的指头写了十诫。

出 31:18耶和华在西乃山和摩西说完了话,就把两块法版交给他,是 神用指头写的石版。

约 8:6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他的把柄。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

“灯台相对”表示当场最亮的地方,就是灯台的前面。在灯台旁边的王最容易看见的地方就是灯台相对的地方。

“粉墙”是涂上白石灰的墙。在王宫旧址挖掘考古的房间中,最大间的宽度约17公尺,长度约52公尺。这个房间可能是伯沙撒设筵的场地。那些房间的墙壁只有一面装饰“蓝色琳琅砖所排的图案”(可能是王坐的地方),其他的墙是用白石灰涂上的,所以被称为粉墙。

“写字”(wrote),是神要审判伯沙撒的条文,其内容记在第25节。

王看见写字的指头,在平静的气氛下,在灯光的映照下,突然有一只好似神灵的手指,在粉刷了的白色墙壁上开始写字。王单独(其余的人看不见)看见了神写字的指头。众人只是看见文字(7节

 

2;伯沙撒的惧怕

    但 5:6就变了脸色,心意惊惶,腰骨[好象]脱节,双膝彼此相碰。

伯沙撒惊得魂不附体,就变了脸色,“脸色”原文(ziy,color,brightness,splendour,beauty)意思是颜色、光彩、华丽等(4:36,5:9、10)。多数的高官都有光亮的好脸色,是他们骄傲的心和享乐的生活所产生的。伯沙撒也不例外。现在他的脸色就变了。

(里面的)“心意惊惶”的原文意思是他的心意搅乱他,心中及其的害怕

(外面的表现)“腰骨好象脱节”的意思是他腰的关节摇动了。双膝彼此相碰,意思是他及其惧怕浑身发抖而无法站得住。

此现象证明伯沙撒已经感觉到他个人的终末和他国权的灭亡。亵渎神是自灭的行为。

主耶稣基督是“石头”,“谁掉在这石头上,必要跌碎。这石头掉在谁的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稀烂”(太21:42,44)。若人不信耶稣,他就是亵渎神的人。有一天他会惊惶、哀哭切齿直到永远(太24:51,25:30)。

 

    但 5:7大声吩咐将用法术的和迦勒底人,并观兆的领进来,对巴比伦的哲士说,谁能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我,他必身穿紫袍,项带金链,在我国中位列第三。

大声吩咐”反映出伯沙撒的惊慌,希望立刻找到人将文字的意思讲出来。圣经虽然还没有告诉我们,他所看见写在墙上的是什么字,但总可以确定,那是奥秘而骇人的字。

伯沙撒这么焦急的原因是:

a、因他的罪恶感。人亵渎神是大罪。伯沙撒若有良心,现在他无法脱离神的压力。

b、因神的动手。他向神挑战,现在神向他挑战。伯沙撒所看见的“人的指头”,就是神挑战的开始。

c、因他的无知。因他不懂神所公布的审判文,所以他很焦急。他所说的,“谁能读这文字”,

将用法术的和迦勒底人,并观兆的领进来,对“用法术的”和“迦勒底人”参考2:2的解释。对“观兆的”参考4:7的解释。

对巴比伦的哲士说,谁能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我,对“哲士”参考4:6的解释。这一班哲士的任务,正如在第二章的尼布甲尼撒的梦,是要他们做两件事。他们首先要讲出他所做的梦,然后要解释这个梦的意义。这里,行法术的人,首先要读出这个指头所写的字,然后再解释它的意义。

他必身穿紫袍,项带金链,在我国中位列第三。对凡能够解释这奥秘之人,提供极大的赏格。这个人必身穿紫袍“紫袍”是一种王服(有如以斯帖记的末底改,斯8:15)。并且项上戴上金链“金链”并不是王族专用的,而是王所高举的人都能戴的(好似古时的约瑟一样,创41:42)。除此之外,还要使他在国中位列第三按照加尔文(Calvin)的解释说,是第三高位。(the third in rank)。约瑟是在国中位列第二,这里的位列第三,是因为伯沙撒的父亲在国中是国王第一,伯沙撒是摄政王位列第二,因此这里最大的赏赐也是位列巴别伦帝国的第三。

 

    但 5:8于是王的一切哲士都进来,却不能读那文字,也不能把讲解告诉王。

此节说,“于是王的一切哲士都进来”,他们到了王宫的筵席的现场,就是神把他的审判文写在粉墙上的地方。他们虽然到了,却不能读那文字(参15节,就是晓得字的读法,却不晓得字的意思),更无人能解明写在墙上的字是什么意思。

其原因是什么呢?神奥秘的启示,一般人不会懂(赛29:11)。神所用的文字是罕见的,需要神的照明(Keil)。因此无人能把讲解告诉王。

 

    但 5:9伯沙撒王就甚惊惶,脸色改变,他的大臣也都惊奇。

    因为无人能懂神的启示,所以整个皇宫变成“惶宫”。无论是王,是大臣,不是脸色改变,就是惊奇。刚才还是欢乐畅饮,得意忘形,转眼就是恐惧战兢,手足失措。没有人可以帮助他们。伯沙撒能安然面对围城大军,仍然饮食作乐;但在神的审判手下,全然丧失傲劲,既恐惶又无所适从。这样的惊惶证明,当场的人实在意识到神的审判已经临近了。

    巴比伦的陷落是神局部性的审判,但当时的人变色而惊惶。在末日,天地都要接受神审判时,当时的人会怎么样呢?

    启 6:15-17地上的君王、臣宰、将军、富户、壮士,和一切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岩石穴里,向山和岩石说:“倒在我们身上吧!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因为他们忿怒的大日到了,谁能站得住呢?”

 

三;但以理的讲解(5:10-31)

1;但以理被太后推荐(5:10-12)

    但 5:10太后(或作“皇后”,下同)因王和他大臣所说的话,就进入宴宫,说:“愿王万岁!你心意不要惊惶,脸面不要变色。

经文现在向读者介绍这一位王后,或者不如称之为王太后,一位显然在朝廷有地位之妇人,因为她有权柄前来参加筵席,别人皆要恭候听她的话,并且随时照她的建议去行。为支持这里的经文所指的是王太后,所以有人指出:国王的妻子们,已经在宴会场所(参见3节),而她的风度和她对伯沙撒讲话的样式,更像是出于母亲之口,而不像是妻子!尤其是在她讲到尼布甲尼撒。如果按照这种情形,她就是前王的遗孀,因她知道但以理和尼布甲尼撒时代的历史(有人推测说,她尼布甲尼撒的妻子,伯沙撒的外婆。似乎不可能,因为她在拿波尼度第九年去世。更合理解释,这太后是拿波尼度的妻子,尼布甲尼撒的女儿李道葵斯,伯沙撒的母亲,)在旧约以及圣经以外的许多资料,皆证明这里所给的尊祟和地位是给王太后的。

“因王和他大臣所说的话,就进入宴宫,”这位王太后听到,或者有人把宴会厅中所出现的奥秘的事,以及巴比伦国中专业的哲士,皆不能成功解释的事告诉了她。“太后”,她现在才进宴宫,是因为她的年纪老迈。因为太后地位崇高,故不必等候皇帝召见,亦可直接入宫向王进言。

“说:愿王万岁!你心意不要惊惶,脸面不要变色。”

她进宴宫的目的是:一要安慰在宫内忧虑满面而变色的国王。她说,“你心意不要惊惶,脸面不要变色”,这实在是无用的请安。神所施行的审判,无人能更改。二要把但以理介绍给国王。她知道但以理是先知。

 

    但 5:11在你国中有一人,他里头有圣神的灵,你父在世的日子,这人心中光明,又有聪明智慧,好象神的智慧。你父尼布甲尼撒王,就是王的父,立他为术士,用法术的,和迦勒底人并观兆的领袖。

太后告诉伯沙撒,有一位名叫但以理的,他在尼布甲尼撒的时候,就证明了在解释这一类奥秘的事情上,心中光明,有才干。她描述但以理蒙尼布甲尼撒亲自使用的情形。

他里头有圣神的灵,“圣神”(holy gods)的“神”字是复数,是外邦人的神观(参4:8、18)。但以理就是属圣灵的人,否则他怎能讲解神的启示。

这人心中光明,又有聪明智慧,好象神的智慧。”这三项是被圣灵光照的结果。“这人心中光明”的原文意思是,在他里面有光明(参2:22。她说,但以理好象有神的智慧,是当时她所听见的事实。

他是尼布甲尼撒的忠臣。节所说的“父”字有祖的意思(参5:2)。但以理被立为外邦人哲士的总管,与他的信仰完全无关,只是那国王的政治行为。

因为在他里头显然有圣神的灵,又有聪明与智慧,所以尼布甲尼撒王立他为术士、用法术的,和迦勒底人并观兆的领袖。

 

但 5:12在他里头有美好的灵性,又有知识聪明,能圆梦、释谜语、解疑惑。这人名叫但以理,尼布甲尼撒王又称他为伯提沙撒;现在可以召他来,他必解明这意思。”

在他里头有美好的灵性,“美好的灵性”(excellent spirit),表示思想方面优秀,先知有敏捷的洞察力。

又有知识聪明,也是他卓越的思考力

王太后提到但以理的三种特别的能力或是技巧──能圆梦、释谜语、解疑惑。

能圆梦是自行解释,并且在第二章与第四章给尼布甲尼撒解梦

释谜语谜语,或称为难懂的话语谜语是隐藏又充满神秘的,如参孙的谜语(士十四)和示巴女王试探所罗门王的问题(王上十)。谜语是一种难以回答的人生问题。解谜也需要无比的智慧,这是但以理的第二种能力。

解疑惑照字面就是解开难解的结。有人认为这个字,在别的地方是用来指行魔术的用的符咒,捆绑受害之人,所以这里但以理的恩赐,可以指他有粉碎行魔术之人所用的符咒之力量,并使被害者得释放。但是在另一方面,这句话可能指解开多节的问题──正如在这一章里写在墙上不久将解答的情形。

这人名叫但以理,表示太后把但以理的身份告诉王。这名字就表明他是被掳的犹太人。因为王正在亵渎犹太人的神,所以叫王事先知道但以理的身份。同时说,“尼布甲尼撒王又称他为伯提沙撒”,表示王的先王也信任这位犹太人。

现在可以召他来,他必解明这意思。无论如何,但以理很特殊。他是神的人。“他必解明这意思”。“这意思”是神审判文的意思。“这意思”就是王最大的问题。这位太后的话不但有程序,也有说服力,表示但以理在巴比伦传教的成果是好的,因为神与他同在。

 

2;但以理被召(5:13-16)

    但 5:13但以理就被领到王前。王问但以理说:“你是被掳之犹大人中的但以理吗?就是我父王从犹大掳来的吗?

在太后的建议下伯沙撒立刻召见但以理,但以理当时约82岁参1:21注释。他已经经历了5代的巴别伦国王(参1节的表格)但以理本来是大臣,是尼布甲尼撒王和以未米罗达王的宠臣;可是他们逝世之后,巴比伦历代的王,可能不太重用他,甚至把他遗忘了,除了太后以外,没有人能想起来

王问但以理说:“你是被掳之犹大人中的但以理吗?就是我父王从犹大掳来的吗?如此怀疑的原因是:

国王好似不太认识他似的,虽然他早已听闻但以理的名声。因为。尼布甲尼撒于主前562年去世,现在巴比伦帝国陷落的终末已在眼前,是尼布甲尼撒去世后过了约25年了,但以理若不在王宫里,伯沙撒大概不会认识他。

从伯沙撒见但以理时所说的第一句话:“你是被掳之犹太人中的但以理么”,反映出伯沙撒的偏见,若不是到了最后关头,仍没有出路,他也实在不想借助于一个外籍人。无可否认,他偏向于倚靠自己的哲士,多过倚赖掳回来的外籍人。

 

    但 5:14我听说你里头有神的灵,心中光明,又有聪明和美好的智慧。

伯沙撒首先重复太后所提出的有关但以理的超人才能。“神的灵”之“神”字仍是复数,只是他把第11节的“圣神”的“圣”字删去)。是外邦人的神观。王不愿意承认但以理侍奉的是独一的真神,以色列的神。他固执的维护他自己的神明。

 

    但 5:15现在哲士和用法术的,都领到我面前,为叫他们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我,无奈他们都不能把讲解说出来。

    王把先前的过程告诉但以理,表示他国内的哲士是无用的。主耶稣说,“因为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太11:25)。

 

    但 5:16我听说你善于讲解,能解疑惑;现在你若能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我,就必身穿紫袍,项戴金链,在我国中位列第三。”

    王在反复第12节的两句话,(伯沙撒也是只字不提但以理本是尼布甲尼撒时代的哲士领袖)也反复强调第七节的赏赐。若但以理能读神所写的文字,把讲解告诉王,他要把三项赏赐赐与但以理(意思参考第七节的解释)。“位列第三”可能是拿波尼度(王的父亲)为第一,王本身为第二,讲解的人为第三。

 

3;但以理讲解这事发生的原因(5:17-29)

1但以理的责备(17-24)。。

    但 5:17但以理在王面前回答说:“你的赠品可以归你自己,你的赏赐可以归给别人;我却要为王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王。

在名誉和财物面前,但以理把话说得很清楚,表示他没有表里不一的贪心:“你的赠品可以归你自己,你的赏赐可以归给别人;“赠品”(gifts),就是礼物,“赏赐”(presents),是报酬。目前但以理不在乎礼物,只在乎宣教,而一切荣耀归给天上的至高神。他在财富面前,亚伯拉罕(创14:23),又以利沙(王下5:16)一样清廉,是作神仆人的好榜样(路12:15,弗5:3,西3:5,帖前2:5)。

我却要为王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王。”他为神讲道不是为了发财升官。纵然没有奖赏,他都要讲解,这是他荣耀神的责任。传道之后,他们所拿的东西他都接受了(29),因为是国王的命令。

现在但以理站立在王前,预备讲解。

 

a、责备伯沙撒忽视历史(18-21)。

    但 5:18王啊!至高的 神曾将国位、大权、荣耀、威严赐与你父尼布甲尼撒。

    

神将伯沙撒带到审判台前,但以理代表神进行审判。但以理将提供证据,提出指控,宣告判决。但以理也是先知和教师将神的真光带给处在黑暗王宫当中的王,1000位大臣和其他宾客。

但以理解释写在墙上的字之前,他指出很多过去的证据。他提醒王有关他父辈尼布甲尼撒的事迹。

先知用过去的历史来教训伯沙撒王。他说“至高的神”(3:26,4:2),是他传教的开头。在外邦人暴君——这个正在亵渎以色列人神的敌基督面前,首先高举“至高的神”,先知说“至高的神”是掌管宇宙,掌权世界各国的主宰。

尼布甲尼撒的“国位、大权、荣耀、威严”,都是“至高的神””赐与他的。换句话说,巴比伦不是尼布甲尼撒的,也不是伯沙撒的,因为地上一切的国权都在至高神耶和华神的手中。

 

    但 5:19因 神所赐的大权,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在他面前战兢恐惧。他可以随意生杀,随意升降。

    开头的“因”字原文(min,from)意思是“从”。“神所赐他的大权”是从神而来的,结果“各方各国各族”(参3:4、7、29),都在暴君尼布甲尼撒面前战兢恐惧。因为如此,他就骄傲,变成古代罕见的暴君。

    他可以随意生杀,随意升降。”尼布甲尼撒既是有绝对权柄的君王,他有莫大的权柄,也暗示伯沙撒的权势远不如尼布甲尼撒。连大权在握的尼布甲尼撒也不可在神面前狂傲自夸。

    至高神才有掌握人生死祸福的权柄(申32:39,撒上2:6、7,诗75:7)。

 

    但 5:20但他心高气傲,灵也刚愎,甚至行事狂傲,就被革去王位,夺去荣耀。

    但他心高气傲,灵也刚愎,甚至行事狂傲,”尼布甲尼撒王的心,和他的灵骄傲到极处,结果行出来的事都是狂傲的,把他自己当作神!

“就被革去王位,夺去荣耀。”尼布甲尼撒不仅不谦卑他自己,反而心地刚硬。这是被革去王位,夺取荣耀的原因。先知如此批评尼布甲尼撒的目的,就是要指出伯沙撒比他更傲慢的情形。先知的意思是,他(尼王)骄傲,你(伯王)比他更骄傲,他被革去王位,夺取荣耀,你也必然如此(参耶48:29)。

 

    但 5:21他被赶出离开世人,他的心变如兽心,与野驴同居。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湿;等他知道至高的 神在人的国中掌权,凭自己的意旨立人治国。

    “他被赶出离开世人,他的心变如兽心,与野驴同居。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湿;”神已经指示他,他不仅一点也不像神,并且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尼布甲尼撒还是狂傲。上一章所记载的,神对他的审判,“与野驴同居”以前没有提到野驴4:32,-33野地的兽),这里是更详细的指出。伯沙撒的情形,没有从过去的历史学到功课,也没有把临到尼布甲尼撒身上的事当作自己的鉴戒。

    他不单像他的父亲以前所行的,高抬他自己,他更犯了一种亵渎圣物之罪,他竟敢使用圣殿中的圣器皿,他又敬拜那不能回应的偶像(请参看:申四28;廿八36,64;诗一一五4-8;一三五15节以下),他又不尊重那赐他一切之神。

    “等他知道至高的 神在人的国中掌权,凭自己的意旨立人治国。”尼布甲尼撒知道神在人的国中掌权,因此谦卑了自己。神“在人的国中主权,凭自己的意旨立人治国”暗示伯沙撒被至高神撤消的时刻已经到来。当天晚上至高的神把巴比伦帝国交给别国的人(28,30,31)。

    此节的重点是:a)高举至高的神。b)强调至高神绝对的王权。

    这些是都是真实的历史,同时但以理的信息也保存在圣经当中,这样各族各方的人都可以学习。

 

b、责备王现今的犯罪(22-24)。

    但 5:22伯沙撒啊!你是他的儿子(或作“孙子”),你虽知道这一切,你心仍不自卑,

但以理毫无畏惧的告诉听众伯沙撒王不听神在历史中的教训。“伯沙撒啊!你是他的儿子(或作‘孙子’)”。“儿子”这个词也可作“孙子”,参考经文的小字。伯沙撒在本章称尼布甲尼撒为父共有五次(21118),可是称伯沙撒为尼布甲尼撒儿子的地方只有一次。”,你是他的儿子(或作“孙子”)强调他们关系密切,伯沙撒本受警惕

“你虽知道这一切,你心仍不自卑,”但以理说伯沙撒王其实是知道这些事。尼布甲尼撒和以色列神之间的争战是众所周知的。王对这些故事耳熟能详,他非常熟悉尼布甲尼撒的事迹。伯沙撒王知道尼布甲尼撒被降卑以及他呼吁国中的百姓要侍奉以色列的神。这些事迹都记载在巴比伦的国史当中。伯沙撒很清楚“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伯沙撒没有任何借口违背以色列的神。他很清楚最好不要得罪耶和华全能的神。

    伯沙撒虽知道他祖父尼布甲尼撒王的一切,不过他的心仍不自卑,是他灭亡的原因。先知责备伯沙撒说,你的心比你先王的心更骄傲。

 

但 5:23竟向天上的主自高。使人将他殿中的器皿拿到你面前,你和大臣、皇后、妃嫔用这器皿饮酒。你又赞美那不能看,不能听,无知无识,金银铜铁木石所造的神,却没有将荣耀归与那手中有你气息,管理你一切行动的 神。

    先知用直言来责备王的罪。

    “竟向天上的主自高。”王虽然熟悉过去的历史,但他仍然继续公然羞辱以色列的神。他公开向神挑战。“天上的主”(the Lord of Heaven)在本卷头一次出现,表示在地上的伯沙撒不是主,那在天上的神才是主,所以人不可这样自高。

    “使人将他殿中的器皿拿到你面前,你和大臣、皇后、妃嫔用这器皿饮酒。”这是亵渎真神。当时他们所用的器皿不是饮酒用的,乃是敬拜神用的。他们如此以集体的行动亵渎神,就是神立刻审判他们的主要罪目。

“你又赞美那不能看,不能听,无知无识,金银铜铁木石所造的神,”他和大臣,皇后,妃嫔用圣殿的器皿饮酒来亵渎神,嘲笑天地的主宰。他们赞美偶像,“不能看、不能听、无知无识”的东西,而不是神。他们用真神专用的器皿来拜偶像,“赞美假神”是受神审判的祸根(赛42:8,48:11)。

“却没有将荣耀归与那手中有你气息,管理你一切行动的 神。”他们不荣耀神,也是神处罚他们的原因。这位神是维持伯沙撒生命气息的神(回应创世纪2:7)。又是管理伯沙撒一切行动的神。“你气息”、“你一切行动”,这两句说明国王的生命和行动都在神的手中。他亵渎这样的真神,表示他不想存活的意思。既然如此,当天晚上,神就把他们处理了(30)。伯沙撒不虔不义的行为不是孤立偶然的事件,而是巴比伦悖逆不信文化的一部分。他们偏行己路,成为愚拙。巴比伦不在乎神的警告,反而不断亵渎神的圣名,从它们的文化中就可以看出来。巴比伦的恶贯满盈,现在神要施行审判。整个巴比伦的文化都这样对待神的圣名,因此巴比伦注定要毁灭。了解这一背景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当我们结合但以理书5章上下文,看到神的圣名被亵渎,我们就能清楚的理解神为什么要施行审判。

 

但 5:24因此,从 神那里显出指头来,写这文字。

但以理在王的充满人的傲慢和撒旦统治的宴会厅中宣讲神的话语。但以理对伯沙撒作了责备之后,现在叫他注意到墙上所写的字本身,以及写那些字的神秘之手。

“因此”的原文意思是“那时“(then)。这词表示两个意思:“因此”首先表示因果,就是因为他们犯了第22:23节的罪,所以神就开始了审判。“因此”又表示时刻,就是他们正在亵渎神的时候,神就开始了审判。

“从 神那里显出指头来,”“显出”的原文(shelica,was sent)意思是差遣。写字的指头是神差遣的。他对于这只手的解释,是清清楚楚地──那是由神所发出来的。“指头”的原文意思是手的掌部(palm of the hand),表示比手指头更大的手部。他宣布神的审判,以及对伯沙撒王所要施行的刑罚。也就是这一只神的手,管理他的一切动作存留(请看23节)。

“写这文字”神所写成的审判文是要改变历史的,神公开的在1000的大臣和众人面前写出他的审判。为要叫国王清楚看见,他用手指头在粉墙上写出文字。从上面的证据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伯沙撒是有罪的。但以理现在就要宣布写在墙上的判决:

 

4;但以理解释这些文字(25-28)。

    但 5:25“所写的文字是: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

    先知但以理把神所写成的文字念出来了,这是迦勒底的专业哲士所不能读出来的。他们读不出那文字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但很可能亚兰文是无母音,由于这一个事实,那就是说,他们的文字只有子音,并不包括表示母音的记号。这种习惯直至今日,就如希伯来文和阿拉伯文的报纸都是这样。他们的文字,通常是没有母音子母。只是在对于字义深表怀疑的时候才写出母音。除此以外,在墙上所写的字,在字与字之间也没有空处,这对巴比伦的哲士来说就是乱码。但以理则能把所写的字断开,区别可认识的字,并把它读出。那些字是mn'mn'tql and prsn这些字可读作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mene mene tekel and parsin(在英文钦定本的最后一个字之前,是英文字母U字,表示字)。这样分开来读,对于希伯来和亚兰的读者而言,自然有其意义。

“弥尼、弥尼”,是同一词,表示强调,意思是数算。“提客勒”,意思是被称在天平。“乌法珥新”的“乌”字是连接词,意思是以及或并。“法珥新”意思是,他们(把巴比伦)分裂,是复数动词,“毗勒斯28)”是单数。

“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可被翻译为“数算,数算,称重和分裂”

对于王和众人来说,难就难在这些字到底有什么意义,而非字典中一般的定义。

psb.jpg 

 

    但 5:26讲解是这样:弥尼,就是 神已经数算你国的年日到此完毕。

    但以理马上讲解这些字的意思:“弥尼”的原文(MENE,has numbered)意思是数算。

    “就是 神已经数算你国的年日到此完毕。”“年日到此完毕”的原文(wehashelemah,and finished it)意思是,神在“数算”巴比伦国的年日,结果因他们的罪,所以现在要结束它的历史。根据5:5的“灯台”,当天的盛筵是在晚上举行的。结果按照神准确的时间表,“当夜”(5:30)的深夜,伯沙撒被杀而完毕了他骄傲的一生。伯沙撒的气数已尽。他国的年日到此完毕了。神在数算恶人的年日,难道他不数算属他自己人的年日吗?(诗37:18,40:17,139:17,144:3)。

 

    但 5:27提客勒,就是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

“提客勒”的原文“TEKEL,you are weighed”意思是你被称。神把伯沙撒王称在天平里,被称的结果,发现亏欠,他的罪行过重。至高的神永远在人间掌权。外邦的宗教可能描绘人的灵魂被放在天平里,称它的重量,就如埃及人的宗教,就有这个习惯。但神也把国家放在天平里称;祂把他们当成虚无

神有公义的天平(伯31:6)。若人不在主基督里,他就是亏欠的人(罗3:23、24)。“下流人真是虚空,上流人也是虚假。放在天平里就必浮起。他们一共比空气还轻”(诗62:9)。在圣洁而公义之神的天平里亏欠,是必然的结局。

 

    但 5:28毗勒斯(与“乌法珥新”同义),就是你的国分裂,归与玛代人和波斯人。”

    “毗勒斯”的原文(PERES,is divided)意思是被分裂。“法珥新”是复数动词(“乌”字是连接词25节),在此的“毗勒斯”是“法珥新”的单数动词,所以意思是相同的。

    在这些国家不遵行的旨意、轻蔑祂的时候,就将他们分开,并当作掠物赐给别人。先知说,巴比伦国被分裂“玛代人和波斯人”。按照先知的讲解,巴比伦国首先被玛代人吞灭(539B.C.),两年之后,玛代和波斯人居鲁士来统治(536B.C.)。圣经称这国为玛代和波斯(6:12、15,8:20)。如此证明“你的国分裂,归于玛代人和波斯人”,是神的真理(4:17、32,5:21)。

经文

弥尼

提客勒

毗勒斯

原文

MENE

TEKEL

PERES

英文

Numbered

are weighed is

is divided

中文

数算

被称

被分裂

 

上述的粉墙的文字证明几项重要教义:

    其一、神的主权是绝对的。他掌管世界历代各国的国权和各人的终末。无论是何国何人,都要赞美至高神的权柄,和他绝对的作为(4:35)。但以理在巴比伦宣教的主题,乃是至高的神和他的主权(5:21)。

    其二、弥赛亚的国度是永远的。世人的国都是无常的。唯独弥赛亚主耶稣的国度是“永不败坏,也不归别国的人,却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这国必存到永远”(2:44),因为主耶稣基督是神所立的永远的君王(徒5:31)。基督的国度是藉着他的宝血所立的(启5:9、10)。

    其三、神的先知是正确的。先知但以理讲解尼布甲尼撒两次的梦,和粉墙上的文字,都是正确的。先知是神所差遣的使者。他们所传的话,是绝对无误的神的话,圣经就是他们所写成的,是永远的真理(约17:17)

    其四、神的审判是公义的。暴君的灭亡,各国的败坏,都是按神的公义而处理的。甚至暴君尼布甲尼撒说:“他所作的全都诚实,他所行的也都公平”(4:37)。他又说,无人能“向他说,你作什么呢”(4:35)。先知但以理靠着公义的神,向一国的暴君预言公布他即将灭亡的信息,实在是可尊敬的。但以理不怕世人,只怕审判主,即天上的神。

 

④ 但以理荣耀神(29)。

    但 5:29伯沙撒下令,人就把紫袍给但以理穿上,把金链给他戴在颈项上,又传令使他在国中位列第三。

    伯沙撒并不悔改

但是写字的手,墙上的字以及但以理的讲解都没有使伯沙撒的宴会停止。王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国王虽然受到被掳的犹大人责备,但是按照他的话,把三项(紫袍、金链、第三)都赏赐与他,传令使但以理在国中位列第三。言下之意好像巴比伦会继续存在下去。城门口的敌人会自动消失,但以理会继续在巴比伦宫中任职。伯沙撒王盲目固执。他和他的百姓没有惊恐,撕裂衣服,悔改呼求怜悯。他们没有离弃偶像。他们其实不相信神的话。相反他们给予但以理奖励,他们继续吃喝,以致大醉

关于巴别伦灭亡的情景,先知以赛亚和耶利米早已得到神的默示:

赛 21:5-10他们摆设筵席,派人守望,又吃又喝。首领啊,你们起来,用油抹盾牌。主对我如此说:“你去设立守望的,使他将所看见的述说。他看见军队,就是骑马的一对一对地来;又看见驴队、骆驼队,就要侧耳细听。”他象狮子吼叫,[说]:“主啊!我白日常站在望楼上,整夜立在我守望所。看哪!有一队军兵骑着马,一对一对地来!”他就说:“巴比伦倾倒了!倾倒了!他一切雕刻的神像都打碎于地。”我被打的禾稼,我场上的谷啊!我从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那里所听见的,都告诉你们了。

    耶 51:39他们火热的时候,我必为他们设摆酒席,使他们沉醉,好叫他们快乐,睡了长觉,永不醒起。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 51:57君王,名为万军之耶和华的,说:“我必使巴比伦的首领、智慧人、省长、副省长和勇士,都沉醉,使他们睡了长觉,永不醒起。

在新约我们听到在这些话中的另一个回音:无知的人哪,今夜就要你的灵魂(路12:20)。

神的指头在墙上写字没有引起伯沙撒王和大臣们的重视,神指头写的字是圣洁、公义、良善的律法(罗 7:12),对照这律法如同我们在天秤中称出我们的亏欠(5:27;罗 3:23)。

约 8:3-11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叫她站在当中,就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他的把柄。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还是不住地问他,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于是又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地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耶稣就直起腰来,对她说:“妇人,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吗?”她说:“主啊,没有。”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神的指头写的字,应当引起我们的重视,成为我们得救之后感恩生活的准则,我们要像诗人那样。

诗 119:97我何等爱慕你的律法,终日不住地思想。

 

四;巴比伦灭亡(5:30-31)

1;伯沙撒灭亡(5:30)。

    但 5:30当夜,迦勒底王伯沙撒被杀。

“当夜”就是伯沙撒摆设盛筵的那天晚上的深夜,。“迦勒底王伯沙撒”,参考第5:1的解释。“被杀”,是先知但以理所讲解的神的启示的应验。因为伯沙撒极度恶劣地亵渎神,所以神的审判也立刻执行了(徒12:23)。

希腊的作家告诉我们,巴比伦城墙虽然高大坚固出奇玛代波斯的联军把幼发拉底河改道,引入一新河道,然后沿河床而上,乘巴比伦人狂欢饮宴之时突击,夺取了巴比伦。

  巴别伦的记录是主前539年10月12日当天深夜,巴比伦帝国的文武百官,首先被酒政打了,不满统治者拿波尼度和伯沙撒的政权的人,包括当地的祭司,开城门欢迎波斯和玛代联军(这是根据拿波尼度年录Nabonidus chronicle c.f. Ancient Near Eastern Texts pp. 305 ff. 。这也是后来执政的居鲁士王不像巴别伦的王对各国的神明不敬重,他反而尊重以色列人的信仰,支持以色列人回国(参1:21注释)。

对于当天晚上的情况,历史家希罗得特斯(Herodotus,484-430B.C.)说,当敌军入侵王宫时,在场的人都喝醉了。因此居鲁士部队不必打仗,也不必流血,就能顺利占领伯沙撒的王宫

当天晚上的深夜,骄傲的伯沙撒被杀,结束了他亵渎神的恶劣行为。夸大自己而骄傲的人是可怜的(诗62:10)。伯沙撒被杀是至高神的审判(参徒12:23)。    

难攻不落之要塞城,竟一夜之间被攻陷。大巴比伦帝国就如此灭亡了。

psb (1).jpg 

2;巴比伦也灭亡(5:30-31)。

    神毁灭巴比伦

    巴比伦帝国灭亡,被神归给玛代人和波斯人。

    但以理书章在这方面谈论较少。但神在其他地方给了我们更多启示。我们看到耶利米书说到神兴起玛代和波斯人攻打巴比伦:

    耶 50:9-10因我必激动联合的大国,从北方上来攻击巴比伦,他们要摆阵攻击他。他必从那里被攻取。他们的箭,好象善射之勇士的箭,一枝也不徒然返回。迦勒底必成为掠物;凡掳掠他的都必心满意足。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 50:14-15“所有拉弓的,你们要在巴比伦的四围摆阵,射箭攻击他。不要爱惜箭枝,因他得罪了耶和华。你们要在他四围呐喊。他已经投降,外郭坍塌了,城墙拆毁了,因为这是耶和华报仇的事。你们要向巴比伦报仇;他怎样待人,也要怎样待他。

    耶 51:25-26耶和华说:“你这行毁灭的山哪,就是毁灭天下的山,我与你反对;我必向你伸手,将你从山岩滚下去,使你成为烧毁的山。人必不从你那里取石头为房角石,也不取石头为根基石;你必永远荒凉。这是耶和华说的。”

    神胜过巴比伦

敌人的士兵闯入王宫,杀死国王。你能想象王宫中的血腥场面。但以理在这一切的混乱当中,他身穿新的紫色长袍,正像一个巴比伦的官员。但是我们看到神对但以理奇妙的保守,使他免于刀剑。这是出于神的护理。神保守他的先知,因他还有很多工作要交给但以理。巴比伦的哲士要么被杀或者被囚。他们的口停止说话。但是神的先知依然健在。此外在6章中,但以理在玛代和波斯帝国的王宫中被委以重任。神再次得胜,不但胜过傲慢的伯沙撒,也胜过整个巴比伦拜偶像的文化。最根本的是胜过撒旦。

 

     但 5:31玛代人大流士,年六十二岁,取了迦勒底国。

此节引起了一些问题。因为“玛代人大流士”这句话,只在此出现,在属世历史上,都找不着这个人的资料

“玛代人大流士,年六十二岁,取了迦勒底国”就是巴比伦国。“取了”的原文(qabel,took over)意思是接收了。这里连年龄也记录呢,表示重要的事实。当时居鲁士王正率大军,忙于北方及西方的战事,所以率兵攻进巴比伦城的乃是玛代人大流士

加尔文(Calvin)根据泽挪奉(Xenophon)希腊历史家(430?-355?B.C.)的话说,这位将军可能是居鲁士王的岳父赛阿迦列(Cyaxares)他就是玛代人大流士,也称为大利乌。因为居鲁士王版图广阔,所以叫他的岳父玛代人大流士负责巴比伦地区的总督,当时他的岳父大流士年六十二岁,取了迦勒底国(539B.C.)。大流士暂时代他统治了巴比伦地区,大概有二年多(主前539-536年)于主536,居鲁士本身得了玛代波斯(包括巴比伦)“全地王”的荣誉。居鲁士统治巴比伦的元年(拉1:1,536 B.C.),至高神耶和华神,透过这位居鲁士王,释放了在巴比伦暴君手下受苦的以色列百姓,同时叫他们把神的金银器皿,按数目全部带回(拉1:11)。

    神成就他的应许

    这里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神通过先知耶利米预言他将审判巴比伦(耶25:12)并且要使他的百姓流放70年(耶29:10)但以理书5章发生的事恰好就在犹太被掳70年后。神用这样的方式引导历史,巴比伦被打败,被毁灭。神刑罚了选民的敌人。神将国权交给玛代波斯帝国的居鲁士。居鲁士分批释放犹太人,帮助他们回归重建圣殿。这里我们清楚的看见,神不仅掌管历史进程,而且还保守成就他的应许。这将坚固我们的信心。

    神掌管历史

    神曾在尼布甲尼撒的梦中启示耶稣基督,那块石头将会摧毁巨像。这个预言的第一部分已经应验了。像的金头已经被砸的粉碎,在风中飘散。现在巴比伦所剩下的只是沙漠中的废墟,成列的博物馆中的遗物。巴比伦的荣耀逝去,不再恢复。巴比伦现在被银胸的玛代波斯帝国取代。根据神的计划,还有3个时代会出现。我们看到铜和铁的时代已经过去。我们现在生活在铁泥混合的时代。

    神完全掌管历史的运行。历史就像但以理书5:21节所说的“至高的神在人的国中掌权,凭自己的意旨立人治国。”这对我们而言是极大的安慰。若不是出于神的旨意和计划,什么都不会发生。不管教会处于什么境况,神都会保守看顾。任何的政府和国家元首的立或废都出于神的手,按照他定的时间。不是撒旦是神在掌权。

 

结论:

    神是公义的

    神对巴比伦的审判是不是太严厉呢?神是不是气过头了?神的审判公正么?很多人都认为神不公正。有些人说神在旧约中显明他的忿怒和公义,而在新约中显明他的慈爱怜悯。甚至还有人说新约的神不是旧约中的神。我们凭信心相信神所说的:神是全然公义的。正如诗篇334-5“因为耶和华的言语正直。凡他所作的,尽都诚实。他喜爱仁义公平。遍地满了耶和华的慈爱。”

    从神对巴比伦的审判当中我们可以看到神的公义:第一,伯沙撒亲耳听到神要审判他的罪。神在王宫的墙上写下“提客勒”意思就是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神在天平上称伯沙撒。我们知道天平是一种精确测量物体重量的工具。当神称伯沙撒王的时候,他并没有审判过重,也没有不公义。相反,神公平的称量,做出公正的裁决:伯沙撒有亏欠。实际上上神向伯沙撒显出证据。神审判巴比伦全然公义的第二个原因是:我们看到这个帝国邪恶的历史。我们要知道巴比伦王和他的军队所行恶事。在之前的课程中我们看到巴比伦凶狠残暴,侵略成性。巴比伦杀害,折磨,囚禁各族的人,并非出于正义。它的背后是,是撒旦的灵。   神在耶利米书中提到他为什么要毁灭巴比伦:

    5011“抢夺我产业的阿”就是它毁坏教会50:14“因她得罪了耶和华。”耶50:17“末后是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将他(以色列)的骨头折断。”也51:24“耶和华说,我必在你们眼前报复巴比伦人和迦勒底居民在锡安所行的诸恶。” 在耶利米书50:23节中神说巴比伦是全地的大锤以赛亚书14:17提到尼布甲尼撒时说“使世界如同荒野,使城邑倾覆,不释放被掳的人归家,是这个人吗。”

    还有更多的经文显明巴比伦的罪恶。耶利米书50:29节尤其显明神的公义:“她怎样待人,也要怎样待她”第三个原因是:神已经多次警告巴比伦,已经足够忍耐了。他曾给他们很多悔改的机会。他许可几位王接续尼布甲尼撒,给他们时间悔改。但他们都拒绝了。

    因此无人能说神太过严厉或不公义。相反,但以理书向我们显明神完全的公义。

    神继续他的工作

    尽管巴比伦被毁,但是巴比伦抵挡神的精神依旧还在。对神的圣名的亵渎还在继续。今天很多人公开反对神和教会。今天神同样会降下灾害或惩罚,但人还是不悔改。在启示录中神告诉我们巴比伦之灵会持续到末了。当我们看到这些的时候不要灰心丧气,神会继续保守他的教会。我们需要不断的传福音,将结果交给神。神是掌管历史的主宰。他按照自己永恒的计划和旨意引导历史的进程。

    我们在神的手中是平安的。愿神施恩的手带领我们。

    阿门!

 

 

改革宗长老会温州教会

陈达长老

2014.4.16-23于温州利府花苑

 

 

资料来源:

绝大部分是以韩国刘焕俊牧师的但以理书注释为大纲(经他本人书面授权了);

澳大利亚约翰长老对但以理书的讲课内容。

    圣经研读版新译本

另外

丁道尔旧约圣经注释《但以理书》包德雯 著  校园(2003)初版 p137-145

天道圣经注释《但以理书》邝炳剑 著 天道书楼 (1996.12三版) p156-173

 

 

 

 

 

附录:

五章31.另外的说法:

1;这里提到玛代人大流士年六十二岁作王。从其他的历史资料之中,没有提到这个时代有国王用这个名字。虽然有人想大胆的把他认作古亚沙里士二世(Cyaxares II居鲁士王的叔父),居鲁士王本人,戈布拉士(Gobryas他是攻占巴比伦的居鲁士的大将),金比斯(Cambyses他是居鲁士的儿子),以及阿特雅奇夫(Astyages他是玛代族的最后一个君王),但是其中没有一个与大流士的身分相同的。

我们不妨依照两种原则,找出对这个名字的解释。第一种是要求圣经预言逐字不误的应验,就必须有玛代人征服巴比伦这件事(参看:赛十三17;廿一2;耶五十9,41;五十一11,28),并且有玛代王国建立(参见二31-45的注释──巨像与石头)。但以理书的作者深信,预言必须应验,并且他所记载的这件事,是确实发生的,这是从一个事实获得证明,那就是波斯王居鲁士,以前曾经做过玛代人的君王,而以后将玛代并入他的波斯帝国之中。

得出结论:玛代人大流士就是波斯王居鲁士。

玛代人大利乌”:即是波斯王居鲁士。居鲁士王曾详细记下他攻陷巴比伦城的过程;ANET, 315-316.  

 

2;圣经说,这位“玛代人大流士”是“玛代族亚哈随鲁的儿子”(9:1)。不要将这位大利乌与以斯拉记、哈该书和撒加利亚书中提到的大利乌一世以及在尼希米记中提到的波斯王大利乌二世混淆。这个玛代人大利乌仅在但以理书中出现。根据其他历史记录,在伯沙撒与塞鲁士之间并无其他国王。这个大利乌可能是(1)由塞鲁士王派来管辖成为了波斯帝国一个省份的巴比伦的人;(2)塞鲁士王本人或其子坎布希斯的另一个名字;(3)薛西斯一世的后裔。──《灵修版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