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灾:水变血】 (7:14-25)

2017-12-20 13:00:45 陈达长老 人次浏览 来源 字号:T|T

【第一灾:水变血】
(7:14-25)

读经:出 7:14-25
约 2:1-11第三日,在加利利的迦拿有娶亲的筵席,耶稣的母亲在那里。耶稣和他的门徒也被请去赴席。酒用尽了,耶稣的母亲对他说:“他们没有酒了。”耶稣说:“母亲(原文作“妇人”),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他母亲对用人说:“他告诉你们什么,你们就作什么。”照犹太人洁净的规矩,有六口石缸摆在那里,每口可以盛两三桶水。耶稣对用人说:“把缸倒满了水。”他们就倒满了,直到缸口。耶稣又说:“现在可以舀出来,送给管筵席的。”他们就送

 【第一灾:水变血】

7:14-25)

 

读经: 7:14-25

2:1-11第三日,在加利利的迦拿有娶亲的筵席,耶稣的母亲在那里。耶稣和他的门徒也被请去赴席。酒用尽了,耶稣的母亲对他说:“他们没有酒了。”耶稣说:“母亲(原文作“妇人”),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他母亲对用人说:“他告诉你们什么,你们就作什么。”照犹太人洁净的规矩,有六口石缸摆在那里,每口可以盛两三桶水。耶稣对用人说:“把缸倒满了水。”他们就倒满了,直到缸口。耶稣又说:“现在可以舀出来,送给管筵席的。”他们就送了去。管筵席的尝了那水变的酒,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只有舀水的用人知道。管筵席的便叫新郎来,对他说:“人都是先摆上好酒,等客喝足了,才摆上次的;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这是耶稣所行的头一件神迹,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显出他的荣耀来;他的门徒就信他了。

 

引言:

7章一开始的会面,是两方敌对的神明第一次交锋,结果是亚伦的杖吞了他们的杖(7:12)。这次短暂的事件包含随后十个灾的主要元素:神施展大能,法老不敌以色列的神。但法老却刚硬到底,结果借来悲惨的灾祸。

神每次都是警告法老,法老刚硬不听,神就要执行他的审判。神为法老所预备的审判共有十个灾殃。

首先:十灾显示出假神的无能,

十灾的情形在下列表中清楚列出。

经文

神迹

为期

结果(法老的态度)

针对神祗zhi

7:14-25

1.水变血之灾

7

法老心刚硬,不放在心上

河(尼罗河) 神(Hapi)

8:1-15

2.蛙灾

2

法老硬着心

生产女神 (Heqt)

8:16-19

3.虱灾

1

法老心里刚硬

沙漠之神 (Set)

8:20-32

4.蝇灾

2

法老又硬着心

太阳神 (Re)或 Uatchit神

9:1-7

5.畜疫之灾

2

法老的心却是固执

牛神(Apis)、保护牛之神(Hathor)

9:8-12

6.疮灾

1

 

神使法老的心刚硬

金炉 (Shekhmet) 或医治之神 (Isis)

9:13-15

7.雹灾

1

愈发犯罪,臣仆都硬着心

天空之神 (Nut)、庄稼之神 (Osiris)

10:12-20

8.蝗灾

1

神使法老心里刚硬

同上

10:21-29

9.黑暗之灾

3

神使法老心里刚硬

太阳神 (Re, Horus)

12:1-36

10.杀长子之灾

1

依你们所说的,……

法老:众神之神

 

上述图表清楚看到,神给埃及人的灾害全因他们的心硬与神对抗。他们以为那些偶像是他们的“靠山”,神给他们的灾害乃是针对那些偶像--河神(1.水变血);生产之神(2.蛙灾);沙漠之神(3.虱灾);太阳神(4.蝇灾);牛神,或保护之神(5.畜疫之灾);金炉或医治之神(6.疮灾);天空之神及庄稼之神(7.雹灾;8.蝗灾);太阳神 (Re, Horus)(9.黑暗之灾);神要向以色列人及埃及人宣告:所有的偶像只是假神。

最后一灾(10.杀长子之灾)直指法老(众神之神)--世界的王(撒但的预表),他始终要失败的。

 

 

其次,十灾显示出耶和华乃天地的主宰

十灾消极方面,是说明了偶像、假神的无能。积极方面,却宣告了神乃是全地的主宰(出7:17,9:15-16)--他不单是以色列人的神,乃是世上所有人(包括埃及人)的神。十灾显示了受造之物是不可能与造物主抗衡的,一切都掌握在神手中,神要他们怎样,他们便要怎样。

当主耶稣来世时候,他又以具体行动证明他是全地的主,在众目睽睽下,使水变酒;医治大麻疯;使风平浪静;赶鬼;用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以上,还剩下十二篮子;叫死人复活等。

神乃是宇宙万物的主宰,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神说:“我若伸手用瘟疫攻击你和你的百姓,你早就从地上除灭了。其实,我叫你存立,是特要向你显我的大能,并要使我的名传遍天下”(出9:15-16)。

 

并且,十灾显示人的悖逆与灾祸有关(出 22-23,八15、19、32,九7、12、34-35,十20、27)

从上述经文中,我们可以清楚看到,每次灾祸之前,圣经都清楚记载了一件事,就是“法老硬着心”,“法老心里刚硬”,“法老的心却是固执”,“神任凭法老的心刚硬”(参出四21 小字)。圣经不独记下法老的心刚硬,而且记下了神十次要法老“容我的百姓去”(五1,六1、11,七2、16,八1、20,九13,十3),但法老却屡次不听,“不容以色列人去”(八32,九7、35,十20、27等)。硬心抗拒神的结果,必会带来神的审判。

图片1.jpg 

 

最后,十灾显示出神对人用心良苦

十灾带来的影响依次如下:

血灾——水变血,带给埃及人不方便、震惊;但生命、健康,甚至牲畜、财物不受影响;

蛙灾——带来震惊,埃及人不吃青蛙,也不售卖青蛙,因此不会有财物损失,只是带来环境污染问题,要清理;

虱灾——带给人及牲畜不舒服的感觉;

蝇灾——带来痕痒、疼痛,但没有生命危险;

瘟疫——在田野之牲畜(牛)死去;

疮灾——令人肉体受苦楚;

雹灾——令人、畜肉体受伤;

蝗灾——开始威胁到人有“粮慌”;

黑暗之灾——令人损失经济,极大的惧怕。

但是到了第九灾,神的审判仍未直接取去顽固不信者之生命,显然,神仍在给予人各种机会,让人有机会回转归向他。出埃及记的十灾与启示录所载灾难之情形有很多雷同之处,开始的时候,灾难均属警告,与人性命无关,但当人仍然不肯悔改的时候,灭亡,失去永生便是咎由自取。

 

【第一灾:水变血】

 

一;神指示摩西对法老的警告14-19)

1;神指示摩西去警告法老

7:14耶和华对摩西说:“法老心里固执,不肯容百姓去。

前面摩西两次见法老,从法老的态度行为,看出法老心里固执,不肯容百姓去。神的百姓是神的子民,神怎么肯让自己的子民一直在法老的手下受苦呢。神必定施展自己的大能,去拯救他的百姓。法老因着自己的刚硬固执,受到神的审判。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思想自己的心里固执的人吗?我们有愚妄的心吗?

 

7:15明日早晨他出来往水边去,你要往河边迎接他,手里要拿着那变过蛇的杖,

这里所说的河边就是尼罗河。埃及人的生存和繁荣都要靠尼罗河,因此尼罗河是他们最大的神,也是他们神的居所。尼罗河是埃及人一个非常重要的偶像,所以每天早晨法老都要到尼罗河边祭祀尼罗河神。

摩西或许现在不易进入法老的宫中对他说话,因此神吩咐他们到河边去找法老,神差遣他的仆人,叫他在法老祭拜偶像的现场,攻击法老所依靠的偶像,也就是那河神、水神。

 

摩西明早要在那里给法老以新的警告,如果他拒绝,神的审判以及降下的灾殃就会遍及他们所在岸边的河流。这样事先告诉法老,使他毫无借口说那临到的灾殃只是偶然,或是由于任何其它的原因;而只是由于那希伯来人的神的大能,以及神对他的顽梗的惩罚。摩西要带上他的杖,使法老应明白前面神迹的含义。

这里我们看见:

神的审判,神自己都事先知道。神知道自己在愤怒中做什么;以及在恩典中做什么。

10:23因为主万军之耶和华在全地之中,必成就所定规的结局。

人不会听不见关于神的愤怒的警告,因为他们不会听不见自己良心中的声音。

神的审判之前,必有警告;因为他是忍耐愤怒的神,他不愿人灭亡,唯愿人悔改。

 

7:16对他说:‘耶和华希伯来人的 神打发我来见你,说:容我的百姓去,好在旷野事奉我,到如今你还是不听。

此节证明摩西的宣教主题就是耶和华,因为他是希伯来人的神。摩西来见法老绝不是他个人恩怨的事,乃是为了耶和华的事。他唯一的任务就是对法老宣布耶和华为审判主。“耶和华神”在本卷出多次(3:18;7:16,9:1,13,10:3)。

 

7:17耶和华这样说:我要用我手里的杖击打河中的水,水就变作血;因此,你必知道我是耶和华。

耶和华仍然是摩西的宣教主题。他就是以色列的救赎主。“我要用我手里的杖”的“我”是耶和华本身。“杖”原是摩西的(4:17),后来称为“神的杖”(4:20),

这里是说这根杖是拿在谁的手里呢?是拿在亚伦的手里,但是神说是拿在祂自己的手里。耶和华说“用我手里的杖”,因为神用这杖显出他的大能。我们再多看15节,神告诉他们去见法老的时候,神特别告诉他们“手里拿着那变过蛇的杖”。拿另一根手杖是不可以,只能拿昨天变成蛇的那一根,就是原来的那一根。那根杖曾经显明过神的权柄,现在仍然是带着这一根杖去。你们见到法老的时候,杖是拿在亚伦手里,但是神在那里说:“我要用我手里的杖击打河中的水。”

弟兄姊妹,这的确是能看见一件很宝贵的事情。人若果是按着神的话来跟上,那根杖虽是在人的手里,但实际是已经成了神的见证,是神自己的见证,神要借着这一根杖去见证祂自己。耶和华使用一根杖来击打法老和假神,而不需要任何武装部队。

“水就变作血”,是神审判的内容。神为何执行这样的审判呢?为什么这是第一个灾?尼罗河的水变成血有什么特别,成为神向埃及施行审判的第一灾殃?

A;因为尼罗河是埃及人的神,也是法老的神,埃及文明所以伟大,完全有赖尼罗河这个埃及的母亲河。攻击尼罗河等于攻击埃及。埃及将尼罗河人格化,当作神明去敬拜。(神明的名字叫哈皮 (Hapi),(这河水泛滥对埃及的农业相当重要)攻击尼罗河等同攻击埃及的神明。因此,这也反映出那推动着整个出埃及记故事发展的冲突。这不是以色列人与埃及人之间的事战,也不是摩西与法老之间的事战;这是耶和华与法老之间的事战。我们在第一章已经看到,出埃及记里的法老是个敌对神的人物。事实上,他被人们视为某种神/人的“混合体”。

29:3说,主耶和华如此说:埃及王法老啊!我与你这卧在自己河中的大鱼为敌。你曾说,这河是我的,是我为自己造的。

埃及人认为尼罗河是他们生命的根源,现在看到河中死的鱼(21),才知道生命的根源不是尼罗河,乃是耶和华。尼罗河的水不再为埃及带来繁荣安稳,反而成了埃及败亡的根源。所以神击打河水好使埃及人知道耶和华才是真神。

B;因为尼罗河吞来了许多无辜的犹太人小孩,所以神要如此审判它,使流圣徒之血的人喝血(启16:6)。涉及尼罗河的这灾祸也应该连结到第一章。第一个法老将以色列人丢进尼罗河,试图藉此消灭对埃及构成威胁的以色列人(1:22), 如今,尼罗河也成了埃及人的祸患之源。我们可以说,尼罗河现在转过来要对付他们了。(次经《所罗门智训》(可能于公元前100年至公元50年间写成)指出,第一个灾是对出埃及记第一章“杀死婴孩的谕令的一种谴责”( Wisd.So1. 11:5-7) )第一灾既是埃及从前企图杀灭以色列男孩的实时报应,也是有关埃及最终结局一声刺耳的预告。

C;因为人看到血,就会联想到死亡而害怕,所以神以此警告人。留意,水变血与埃及的军队葬身红海(出14-15章)两件事相似的地方。以色列人获拯救的开始末日终结都涉及神藉着水施展大能。换句话说,第一灾和红海事件形成一个记述框架,框住以色列人获拯救的故事。换句话说,这是个凶兆,预示将要发生的事情,第一灾那神奇的血,不久将变成葬身红海的埃及军队的血。

7:18河里的鱼必死,河也要腥臭,埃及人就要厌恶吃这河里的水。’”

此节三次提到的“河”原文为yeor,意思是河、尼罗河、运河等。在此把yeor翻译成尼罗河比较恰当。

一般建设城市,城市旁边要有一条淡水河,可以养育人们,人们称它为母亲河或生命河。

伊甸园就有一条河,分开成四条河流。巴比伦有自己的生命(母亲)河: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中国也有自己的生命河:长江和黄河。温州也有自己的母亲河:瓯江。

尼罗“河里的鱼必死”证明那河不是生命的源头“河也要腥臭证明那河也死了;

“埃及人就要厌恶吃这河里的水”,也证明他们已经放弃了那(河)神。古代埃及人和那河为“哈皮”因为他他认为那河是由哈皮神所管的,所以他们制造它的偶像来祭拜。

法老早晨往河边的目的,是要参加祭拜那尼罗河神或哈皮神的宗教节会。现在耶和华神要击打尼罗河,结果不但导致人大受烦恼,同时他们的诸神也大大的受羞辱。

尼罗河虽然是一道大河(全长6690公里),但它不是人类生命的根源,更不显类崇拜的对象。

 

2;神指示亚伦用杖击打河中的水(19

 

7:19耶和华晓谕摩西说:“你对亚伦说:‘把你的杖伸在埃及所有的水以上,就是在他们的江、河、池、塘以上,叫水都变作血。在埃及遍地,无论在木器中,石器中,都必有血。’”

“耶和华晓谕摩西说:‘你对亚伦说:把你的杖伸在埃及所有的水以上。’”摩西和亚伦当时神的仆人,要听神的命令行事。这时神的杖拿在亚伦的手中。神要用这杖要行使神迹。

36612614_5.jpg 

前面(17,18)已经提过罗尼河,在此说到“所有的水”指埃及境内水的总称;“江”是尼罗河;下流的支流“河”指运河;“池”、“塘”是由泛滥的尼罗河所挖的水池或湖类。此节的“所有的水”、“以上”(按原文说,江以上、河以上、池以上、塘以上),“叫水都……”、“遍地”、“无论”等,都表示广阔的范围。因为是第一个灾殃,又是血灾,所以神预告的内容特别详细。

读者在这段记述看到的一个问题,关乎这个灾祸的范围:埃及所有的水都变成血吗?英文译本NIV第 19节肯定给人这个印象:耶和华对摩西说:“你对亚伦说:‘拿起你的杖,把你的手伸到埃及的源水之上--在江、河、池塘,以及所有蓄水的地方之上--它们就变成血。在埃及一切地方都必有血,甚至在木器中,石器中。'” (另参第 21 节)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有两个难题。 (a) 埃及的术士照摩西复制这个灾祸(以及其后两个灾)。假如摩西和亚伦已经将所有的水变成血,那么术士们往哪见找水去变成血呢? (b) 第25节似乎暗示这个灾祸持续了7日。我们是否认为这段时间连以色列人也没有水喝吗?当然,或者他们会得着奇妙的供应。但作者肯定不会错过这样的细节,尤其是在第四、五、七、九和十灾,作者都明确讲述以色列人和埃及人所面对的情况有分别。
    不过,假如我们仔细一点看第19节,就可以解决这个难题。这节经文的希伯来文这样说:“把你的手伸到埃及的众水之上,在他们的江、他们的河、他们的池塘、他们的蓄水的地方之上”作者用了第三人称阳性复数的后缀 (NIV没有反映出来),似乎特别指明这个灾殃只影响埃及人。    

“木头和石头”这短语跟前面短语“让埃及全地”是平行的。换句话说,这是用另一种方式表达“遍地都有血”。此外, NIV说“在埃及一切地方都必有血”,这只是对这希伯来语句其中一种可行的译法。我们也可以译作“在埃及各地都必有血”;换句话说,埃及那地没有地方不受灾害。这不一定表示在整整7天内每一滴水都变成血。
    这样看这个灾祸所涉及的范围,有助我们了解第24节: “埃及人全都在河的周围挖掘,寻找水喝,因为他们无法饮用河里的水。”我们不应假定他们挖掘徒劳无功。我们完全有理由假定,虽然尼罗河的水变成血,地下水并没有变成血。因此,第一个灾祸的影响范围似乎只限于埃及人和他们的能力和生命力之源--尼罗河(以及它的支流)。

还有一个问题关于第 19节的“所有的水”或作“蓄水的地方”。我们曾经谈及,创造的主题明显出现在出埃及记的故事里(参1:7,2:2其诠释)。第 19节“所有的水”miqweh这个词,指水“积累”在一处,而在创世记19节(天下众水要“汇聚”在一处)用了同一个词。出埃及故事的各处都明显展示出创世的色彩。作者用 “所有的水”miqweh这个词肯定使人联想起创世记。

可以这样说,在出埃及记719节“所有的水”的地方变成有害(水变了血),可视作“颠覆创造”(creation reversa1 ) 的一个例子。在创世记第一章,神将混沌的状况变得井然有序,这秩序对埃及人而言,再次变得混沌。事实上,十灾和红海事件就是将创造的秩序逐一颠覆。神发出创造的力量去审判埃及,却用同样的力量去造福以色列。神分开红海,是颠覆的高峰,这是新的创造举动;他再一次将水汇集在一处,让陆地显现出来(参创1:9-10 ),结果海水冲倒埃及人,却让以色列人安然走过。

 

二;神的审判(20-25)

1;水变作血(20)。

 

7:20摩西、亚伦就照耶和华所吩咐的行。亚伦在法老和臣仆眼前举杖击打河里的水,河里的水都变作血了。

“摩西、亚伦就照耶和华所吩咐的行。”圣经没有详细记载摩西、亚伦见法老的情景。摩西顺从了耶和华的吩咐(命令),将耶和华的警告告诉法老时,法老的反应我们不难想象,他可能的心里刚硬,不能听从耶和华的命令。

“亚伦在法老和臣仆眼前举杖击打河里的水,河里的水都变作血了。”每谈到圣经里任何神迹时都会出现的问题真有其事吗?虽然一些圣经学者彻底驳斥水变血等事迹纯属幻想,也有一些人即使承认这些事迹是历史事实,却认为可以用自然的现象去解释。一个普遍的解释是将尼罗河的血理解为一些红色泥土沉积物,它们偶尔会使河水变色。有人认为这尼罗河有几种颜色。它平常的颜色是白色,当泛滥时变成红色,然后变成青色;当水退后,又变成红色,然后变成白色。而目前非洲一些地方的居民所喝的水是像番茄汁一样红的(因土质的关系),因此圣经批评家说,摩西所说的水变血是不可靠的。

以如此简单的答案来回应这个问题,难以自圆其说。没错,神可以使用自然现象去达成他自己神圣的目的。换句话说, 即使尼罗河变得像血那样红是自然现象,是与据称以前曾发生的现象相同,这也不会因此就不是神的作为。

然而,经文说这件事发生“在法老......的眼前”。

 

timg.jpg 

这件事那样戏剧性,在瞬间发生,的确令人惊讶。解释这件事为自然现象,并不能正确说明这段经文的神学要旨。而且,对于摩西此举,法老即叫他的术士跟摩西照样做(他们也这样做了)。假如这只是一个自然现象,法老可以反唇相稽说:“摩西,这样的事时常发生,有啥希奇!你的神可作些更大的事吗?”但那些术士要用“那术”照样做 (22节),显示这不纯粹是红色的泥土沉积物冲到尼罗河。
    最直接解答这个问题的方案,就是这个现象的发生是出于神的命令。重点不是尼罗河发生了什么事,而是所发生的这件事是显明神要审判埃及人。这个灾祸的目的--更确切地说,摩西和法老整个对抗的过程--就是要让埃及知道“我是耶和华” (5,17节)。

“水变血”本来是三个神迹之一,给以色列人做证据的。这里将水变血并不是向法老行的神迹,而是第一灾。这实际上就是一个灾祸。神吩咐他们用杖击打河水,那些河水就变成血,“击打”就是追讨,“水变血”就是死亡,那是很清楚的说明神的追讨一来,人的结局必定是死亡。尼罗河是埃及的生命,神一追讨的时候,尼罗河再不能供应他们生活的需要,反而加速他们的死亡。

这是一个极其令人恐惧和悲哀的灾殃。这满眼所见的血流成河,血腥的红色,给人以极大的惧怕和震撼。没有什么比水更普通常见:神的意旨安排把它供应给人的生活,对人的生命和舒适如此必要有用,却又是如此便宜,几乎到处可以找到。但是现在埃及人却不得不或者饮血,或者渴死。

 

0905a_0.jpg 

 

埃及很大程度地依靠水,因而对水的攻击也是在警告他们这个国家的物产都会被毁灭,甚至最后他们所有头生的都会被毁灭;这血色的红河是一个可怕的征兆,埃及法老和他的军队将都会淹没在红海之中。这埃及的灾殃表明了那新约教会的仇敌必将被毁灭(启16:3-4)。在那里不仅是河流和泉水,更有海,都会被变为血;因为在属灵里面的审判,比暂时的地上的审判,更深更远。

从此,十灾就开始了,“水都变作血了”(20)。是第一灾。与第一灾相联系的话语是“血”,共出现了5次(17,19,19,20,21)。

这是对摩西职分的象征。而摩西使水变为血;主耶稣却使水变为葡萄酒。

1:17律法本是借着摩西传的;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稣基督来的。

摩西代表律法,律法无法拯救人,却要审判人。基督是赐下律法的,又是拯救人的。他能在人的尽头,无能为力的时候,实行恩典。

2:1-11第三日,在加利利的迦拿有娶亲的筵席,耶稣的母亲在那里。耶稣和他的门徒也被请去赴席。酒用尽了,耶稣的母亲对他说:“他们没有酒了。”耶稣说:“母亲(原文作“妇人”),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他母亲对用人说:“他告诉你们什么,你们就作什么。”照犹太人洁净的规矩,有六口石缸摆在那里,每口可以盛两三桶水。耶稣对用人说:“把缸倒满了水。”他们就倒满了,直到缸口。耶稣又说:“现在可以舀出来,送给管筵席的。”他们就送了去。管筵席的尝了那水变的酒,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只有舀水的用人知道。管筵席的便叫新郎来,对他说:“人都是先摆上好酒,等客喝足了,才摆上次的;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这是耶稣所行的头一件神迹,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显出他的荣耀来;他的门徒就信他了。

让我们比较摩西的这第一个大神迹:使水变成血;与耶稣基督所行的第一个神迹:使水变成酒。律法是借着摩西给的,代表了死亡与惧怕;来自耶稣基督恩典与真理,如醇酒的芳香、使人的心得到更新和幸福。将摩西和基督对比,我们知道,摩西只是基督的预表,真正的实体基督是我们所羡慕,所投靠的。

 

2;鱼死了,证明21)

7:21河里的鱼死了,河也腥臭了,埃及人就不能吃这河里的水,埃及遍地都有了血。

尼罗河的鱼特别多,鱼是埃及人的一种主要食物(民11:5)。“鱼死了”证明那“血”不是自然的变色,乃是神的神迹。“河也腥臭了”鱼死了发臭了。鱼死证明河死,表示河神是死的。这次耶和华的攻击目标是击败法老的神,就是尼罗河神或称哈皮神(12:12)。

“埃及人就不能吃这河里的水,”但是现在水的改变使水中的鱼大批死亡;河水腥臭( 105:29)。很久以后,当预言埃及被毁的时候,也特别提到埃及那些打渔人的失望灰心。

19:5-8海中的水必绝尽;河也消没干涸。江河要变臭。埃及的河水都必减少枯干,苇子和芦荻都必衰残。靠尼罗河旁的草田,并沿尼罗河所种的田,都必枯干。[庄稼]被[风]吹去,归于无有。打鱼的必哀哭;在尼罗河一切钓鱼的必悲伤;在水上撒网的必都衰弱。

神所造的埃及本是宜人的土地,但是现在其中的血河与死鱼,那遍地的腐败使之成为令人厌烦之地。这灾殃是神以公义施加于埃及人的。因为尼罗河,那埃及的河流,就是他们埃及人的偶像;他们以及他们的土地,从中得益甚多;他们对尼罗河的服事和敬拜尊崇,远胜于对他们的造物主。他们不知道那尼罗河的真正泉源是谁,而把所有的敬拜奉献给那河中的水:因此神在这里惩罚他们,使他们所用来当作偶像神、向之敬拜的水变成了腥臭的血。

另外他们曾把希伯来人的孩童的血冲进河流,现在神使河流全部变成血腥。神这样把血给他们喝,因为他们就是如此。注意,那凶残嗜血的人,或早或晚,会喝得够够。

16:5-6我听见掌管众水的天使说:“昔在、今在的圣者啊,你这样判断是公义的;他们曾流圣徒与先知的血,现在你给他们血喝,这是他们所该受的。”

“埃及遍地都有了血。”借着这句重复记载河的状况,经文强调摩西和亚伦行的神迹,事情重大,影响也非常严重:埃及遍地都满了血。

0905e_0.jpg 

我们当思想,我们自身有没有偶像和假神。我们有在意我们的美貌、金钱、子女、房屋等等,胜过仰望我们的神,这就成为我们的偶像。对于那我们所当作偶像假神的,神公义地把它从我们面前除去、或神把它变为我们的刑罚。

 

3;法老刚硬(22-23)

7:22埃及行法术的,也用邪术照样而行。法老心里刚硬,不肯听摩西、亚伦,正如耶和华所说的。

法老竭力敌挡这个神迹,因为他决意绝不谦卑;哪怕是如此灾殃也不能改变他的顽梗。法老叫来那些行邪术的,照样而行。上次行法术的叫自己的杖变成蛇,谁知亚伦的杖吞了他们的杖。这次他们也行了邪术,使水变血,以后还行一件,使青蛙上来。法老手下行法术的跟着摩西行了三样神迹(蛇,血,蛙),以此对抗摩西。使徒保罗将这些术士与对抗真理的假教师相比较,说:“从前雅尼和佯庇怎样敌挡摩西,这等人也怎样敌挡真道。他们的心地坏了,在真道上是可废弃的”(提后3:8)。由此可见,他们就是“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太24:24)这话中所说的假先知的祖先。

摩西和他们之间的差别并不在于效果,重要的是产生这效果的方法。他们藉“邪术”达到目的,以色列则单单倚靠神:两者的分别实在于此。

这邪术给了法老心里的借口,心底仍然刚硬,不把这灾殃放在心上;而这是一个多么可鄙可怜的借口:他们并不能把血变回成水来表明自己的权柄能力;他们所作的,就是在水已经稀少的时候,把更多别处的水也变成血,显示他们的邪术技巧;我们就看见一件事情了,人如果不肯服在神的权柄下,自己要去模仿神的时候,就会把事情弄得更糟糕。

显明魔鬼的意图就是欺骗和取弄人,而非有任何友善恩惠给人;只是竭力阻止人悔改和回到神那里去;在那里人才能真正得到恩惠。

 

7:23法老转身进宫,也不把这事放在心上。

法老不把神所行的神迹或释放以色列人的事放在心上,甚至他不将自己本地埃及人的事放在心上,表示他心里刚硬。

这是神典对独裁者不顾人民死活的清楚写照。就是摩西在尼罗河水边讲话和施行神迹后,法老虽然知道事态严重,却不理一切的打道回宫,不把这事放在心上。

 

4;埃及人挖地(24)

7:24埃及人都在河的两边挖地,要得水喝,因为他们不能喝这河里的水。

埃及人都在河的两边挖地,要得水喝,”也暗示以色列人不用这样行,这灾殃只降在埃及人身上。或许以色列人用的水都是干净的。从后面的一下灾殃可以看出,唯独以色列人蒙神眷顾,没有受灾。这次水变血的灾殃也会是这样,以色列人没有受灾。

“埃及人都在河的两边挖地”这是目击者生动的描述。在河边沙土挖“井”可以有“滤水器”的作用。因为厌恶河里腥臭的水(18节),所以要“在河的两边挖地,要得水喝。”虽然要花很大的力气,但是或许他们已挖到了一些水。神在他的愤怒之中仍存有恩典。

在《古代近东文献》(见 ANET 第三版441页)中,有一段极饶兴趣的记载,一篇大概写于第十九至二十朝(约主前一三五○至一一○○年)的埃及神谕,述说古王国至中王国某一时期(约主前二三○○至二○五○年)的情况。在这神谕的第二章第十段有这么几句:

何以真的,(尼罗)河(水)成了血,

人倘若喝它,就自认为不是人,

且仍渴(想喝)水?

这文献所记的神谕,若是借古说今的话,就可能正是主前第十三世纪以色列人出埃及前所发生的事迹。这个灾难性的神迹,是耶典、神典和祭典都有记述的事。--《中文圣经注释》

“在河的两边挖地”证明以下真理:

a耶和华是全能的神。他所说所行的,都是真的。

b尼罗河神、哈皮神都死了(血象征死),且被人离弃了。

 

5;七天无水(25)

7:25耶和华击打河以后满了七天。

此节启示耶和华神是永远配得称颂的。尼罗河神是不配得人的祭拜;至少这七天法老要暂停祭拜它。去拜变成血的河神有何意义呢?赞美耶和华的慈爱直到永远,因为“满了七天”表示神使河水复流。

这七天之中法老的心竟仍然傲慢顽梗刚硬。

36:13“那心中不敬虔的人,积蓄怒气; 神捆绑他们,他们竟不求救。

 

结论:

弟兄姊妹,神公义的审判,何等可怕!现在一件真实的事情发生了,神开始为以色列人开路好离开埃及,很多人将要面临苦难,这是否一位慈爱的神应有的表现呢?弟兄姊妹,我们要切记神不是暴虐的神,祂有充分的理由行事,而这些事也给我们重大的功课学习:

 当神要开始行动时,是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扰祂的。在你的事奉岗位上或信徒的生活中,是否有什么不能挪去的拦阻呢?请记:神必要成就祂的工作。

 神对于罪恶及反叛的事情是严厉的。很多人以为可以放纵自己,为所欲为;但事实却非如此,假如他们继续以反叛神的态度过活,他们就只有越来越看不见自己的缺点,越来越以为自己所作的不要紧--这是极大的错误!

人终必得到应得的报应(14)。因为法老拒绝听从,神就使用更有权力的方法对付他。虽然神不愿意看见人类遭受痛苦,但是有时候人却自讨苦吃。

感谢神,我们是有福的,我们不是埃及人,却是真以色列人,成为蒙恩的人,似乎在迦南宴席上与主一同坐席的人。我们何等欢喜快乐。

感谢神对我们的眷顾和拯救。

阿们!

 

 

 

 

 

改革宗长老会温州教会

陈达长老

2017.11.3-12.16 温州

 


参考书目:

1.出埃及记注释 刘焕俊(韩)

2.“丁道尔圣经注释出埃及记

3.亨利马太圣经注释简本

4.出埃及記上NIVAC国际释经应用系列

5.出埃及记——出死入生之路  苏颖智

6.用救赎史的观点看 出埃及记全景  刘道顺